首页>>故事 >>正文

特种兵退伍后进入企业上班,得罪小人被报复,他却怡然不惧22

发表于:2016-11-21 06:03:04   

    特种兵退伍后进入企业上班,得罪小人被报复,他却怡然不惧22(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前言:李国是一名退伍军人,在入伍五年之后,他终于回到自己的家乡,却发现家人生活十分艰难,被各种势力压迫,为了家人,为了生存,他已然决定反抗,与恶势力斗争到底……

    林曼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当她睁开眼醒来时,看见的是白色的床,白色的墙壁,白色的人,自己还打着点滴。

    这里是医院?

    “我怎么到医院了?”林曼瑶疑惑。

    “呀,曼瑶姐,你醒了哇!”突然,一个熟悉的、尖细娇嫩的女孩声音在耳旁响起。

    林曼瑶轻轻扭头朝那个说话的人望去,只见一个娇小玲珑的小护士几乎是跳着冲到了她的床前。

    这是一个很萌的女孩,护士帽下梳着一条可爱的马尾,一张俏生生的小脸萌态十足,两边脸颊总能看见两个若有如无的小酒窝,

    她站在旁边,看着像是个没长大的小女生,但是胸前凸起的两只鸽乳造型优美,颇有规模,证明着她已经长大了。

    看到这个萌女孩,林曼瑶微微一笑:“萌萌,我怎么在医院?”

    叫萌萌的女孩一嘟小嘴,道:“还说呢,人家都快被你们吓死了。竟发生了那么严重的车祸,怎么开车不小心点呢。”

    她的语气带着责怪,但是那萌萌的样子,却看不到丝毫责怪的意思,反倒觉得很可爱。

    “车祸?”林曼瑶猛然反应过来:“萌萌,你表姐呢?”

    “喏,在这边呢。为了方便照顾你们两个啊,我把你们安排在一个病房了。”萌萌说着,朝另一张病床望去。

    这是一个双人间病房,另一张病床上躺着的是沈若冰。

    沈若冰安详地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手上的点滴正在一点一点地缓慢滴落。

    “冰姐的情况怎么样,她还没醒吗?”林曼瑶担心地问。

    “放心吧,她比你醒得早,现在睡着了而已。”萌萌安慰道。

    两个人刚说到这里,沈若冰突然有了动静。

    “不,不……,李国,你别管我,你快救曼瑶……,曼瑶,你不能有事,不,不……。”

    沈若冰嘴里说着话,头在不停地摇晃,但就是不醒来。

    “表姐姐做噩梦了。”萌萌急忙冲过去,一边轻抚沈若冰的胸口,一边轻轻拍打她的脸:“表姐姐,表姐姐,表姐姐。”

    在她的呼喊声中,沈若冰醒过来,额头上尽是汗水。

    “表姐姐,你没事吧,做噩梦了吧。”萌萌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拿出手帕帮沈若冰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呼哧,呼哧。”沈若冰喘着气:“我,我没事。你曼瑶姐怎么样了,醒了没有?”

    “醒了醒了。”萌萌急忙回答。

    “冰姐,我在这呢,我没事。”林曼瑶这边急忙开口。

    沈若冰扭头看到旁边病床上的林曼瑶果然醒了,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总算放下心来。

    “哎呀呀,你们都没事就好,人家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萌萌拍着自己的胸口,也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萌态十足。

    “萌萌,我们是怎么到医院的?对了,我们那个司机李国呢?”林曼瑶想起了李国,急问道。

    萌萌一翘小嘴:“到医院这事啊,你们还得感谢人家姚经理。”

    “你们早上去西山县,晚上都没见到人影。姚经理打电话回总集团询问,总集团回复你们早出发了。姚经理当即怀疑你们可能路上出事了,于是大家赶紧一边报警,一边派人沿路寻找。在半路果然发现了你们掉落在路边的车牌和翻下山坡去的痕迹。”

    “大家找了你们一个晚上,第二天天亮才在一个岩洞里找到你们,然后将你们紧急送医院咯。”

    萌萌简单地说完了事情的经过。

    “至于你们那个司机李国嘛,哼!”提到李国,小丫头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曼瑶姐,这个人你们是怎么招进去的嘛,太可恶了。”

    听到萌萌这话,林曼瑶和沈若冰都皱起秀眉,不明白这丫头干嘛对李国这么生气。

    “萌萌,李国他怎么了,你这么生气干什么?”沈若冰不解地问。

    “都是他害你们出的车祸,害得我差点都见不着你们了。”萌萌更加生气了。

    “什么?谁说是他害我们出的车祸?”林曼瑶的声音猛地提高。

    “你们那个专职司机韦涛,韦师傅说的啊。”萌萌回答。

    “韦涛没事,他还活着?”林曼瑶和沈若冰脸上都出现一丝惊喜和欣慰,人都活着就好。

    韦涛的确没事,受的伤反倒比林沈二人还轻,不得不说他狗屎运很好。

    当时车子翻滚下去的时候,他被甩出车子挂在一棵树上,而李国、林曼瑶、沈若冰三人则随着车子一路翻滚到下面,导致受的伤更严重。

    救援人员也是先发现他,最后才发现的林曼瑶几人。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林曼瑶和沈若冰都为韦涛庆幸,可他为什么说是李国害他们出的车祸呢?

    如果要追究车祸的责任,首先就是他韦涛,当时李国还阻止他在那个位置停车呢,结果他没听,这才造成了翻车的后果。

    当然,这场车祸也不能全怪他,而是谁也没有想到后面会有一辆车子撞击他们。

    林曼瑶怎么说也是个有经历的女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坐上永盛集团董事长的宝座,这件事,她已经隐隐感觉出,这是一个针对她的阴谋,有人要除掉她。

    具体是谁要这么做,她心里有怀疑的对象,但没有证据,她现在也不好多说什么。

    “曼瑶姐,表姐姐。听韦师傅说,是他在开车的时候,李国对他进行殴打,这才导致的翻车。”萌萌继续说道。

    “胡说八道。”就连很维护韦涛的沈若冰也听不下去了,这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

    “表姐姐,怎么是胡说啊?”萌萌一撇小嘴:“韦师傅确实被殴打了,两颗门牙都被打掉了呢,鼻子也被打破了,我都亲眼看到了的。难道不是那个李国打的?”

    “那的确是李国打的,但是……。”

    沈若冰想解释,却被萌萌打断。

    “你看,你们都确认是他打的了,这场车祸就是他的责任。活该他被警察带走!”

    “你说什么?”

    林曼瑶和沈若冰同时惊问,同时猛地起身想起来。

    然而,刚起来一半,她们又同时“哎哟”一声痛叫,倒下床去。

    “呀,你们这是要干嘛啊,你们现在不能动,知不知道?”萌萌大叫。

    沈若冰秀眉深深皱起,表情有些痛苦:“萌萌,我的胸为什么这么痛?”

    “我的也是。”林曼瑶同时说道。

    “你们的胸部肌肉都被拉伤了,包着药呢,所以不能动,一动就痛。”萌萌很严肃地警告道。

    胸部都被拉伤?

    林曼瑶和沈若冰对视了一眼,都想到了昨晚上尴尬羞人的一幕。

    二女这个关键部位被拉伤,都是李国的杰作。

    当然,那是为了救人,她们自然不会怪他。

    “咦,曼瑶姐,表姐姐,你们干嘛脸红成那样。这里又没有其他人,更没有男人,不就胸部受伤嘛,用不着害羞滴,嘻嘻!”小丫头嘻笑着道。

    二女无奈的白了她一眼,如果她要是知道她们是怎么受的伤,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死丫头,敢取笑我们,看以后我怎么收拾你。”林曼瑶佯怒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快把你的手机给我。”

    “你要手机干嘛?”萌萌嘴上虽这么问,但已经把手机拿出来递了过去。

    “我要给警局的黄局长亲自打电话,这场车祸和李国没有关系。”林曼瑶一边说着,一边接过电话拨通了黄局长的电话号码。

    她和警局局长算是老熟人了。

    ……

    李国走出警局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

    此时此刻,华灯初上,夜色阑珊,万家灯火倒也将整座城市点缀得美轮美奂。

    李国走进街道的人流中,来到街边,准备打一辆的士回家。

    一辆黑色的轿车好像早就等着他似的,缓缓朝他开过来,在他身边停下。

    “李国,上车。”驾驶座的车窗摇下,露出一张俏脸,是贝彤。

    李国一看是贝彤,稍稍愣了下后,迅速上前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上。

    待他坐好,贝彤开车,驶入大街上的车流中。

    “你怎么会来接我?”李国望着外面繁华的街道问。

    “除了我,还能有谁来接你啊,在庆江市,你还有其他熟人吗?”贝彤不答反问。

    李国苦笑了下,还的确是如此。

    “这么说,是你帮忙,我才能出来的咯?”

    想起今天的事,李国心情很不爽。

    因为韦涛诬陷,他被带到警局关了一个白天,天黑之后又被莫名其妙地放了出来,现在看到贝彤,他估计应该是贝彤帮的忙。

    贝彤摇了摇头:“听说你被带进警局,我自然是很想帮你出来,可是之前老鹰的命令,在熟人面前,我们要当做彼此不认识的人,所以……。”后面的话,她不好说下去。

    “所以,你就没有帮我,是吗?”李国的语气有些不满:“贝彤,老鹰的话有时候你完全可以当做是放屁,那只老狐狸就知道下这样那样的命令束缚住别人的手脚。”

    贝彤苦笑摇头:“李国,你可以不听。但是,我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是我的首长,我没得选择。”

    李国神色一僵,最后愤愤地吐出一口气:“呼……,算了,懒得说了。那你告诉我,到底谁帮的我?”

    “永盛集团的董事长林曼瑶亲自打电话给黄局长澄清了误会,你没有罪,自然就被放出来了。”贝彤说到这里,语气里略带些醋意道:“混得不错啊,才上班一天,就得到美女董事长的青睐了,为了你的事,她竟然亲自给黄局长打电话。”

    李国则不以为然地道:“我救了她,这是她应该做的。”

    “你救了她?到底怎么回事?”贝彤亲自来接李国,也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

    李国随即便将昨天发生的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当然,救林曼瑶和沈若冰的具体细节略去,尤其是弄伤二女胸部的细节,只字不提。

    听完事情的经过,贝彤秀眉皱起来,眉头上出现一丝凝重:“李国,你刚进永盛集团就得罪韦涛这么一个小人,以后可要多加小心。”

    “放心,我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的。”这话说出,李国身上散发出一丝令人心颤的寒意。

    (李国能够让韦涛付出代价吗?点击下方“阅读全文”抢先阅读后续)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