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老公婚后出轨,和小三上演活春宫,还让我观摩学技术

发表于:2016-12-02 21:09:32   

    老公婚后出轨,和小三上演活春宫,还让我观摩学技术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苏洛嫣的脸色又白了几分,一旁的管家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说道:“少奶奶,不等了,我们先去吧。”

    再看一眼墙上的钟表,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苏洛嫣狠狠地攥紧了拳头,却又不得不强迫自己放开。

    “算了,我们先过去吧。”

    这是她嫁到夜家第一次聚餐的场景。

    她的那个所谓的丈夫,让她一个人等了快一个小时,也没有出现。

    果然是没有任何感情……

    看苏洛嫣站了起来,管家松了一口气,忙将苏洛嫣的披肩递上来,一边还说道:“少奶奶不必紧张,虽然是第一次家宴,但是夫人和老爷子都挺喜欢您的……”

    听着管家的话,苏洛嫣有些心不在焉,是啊,伯母和爷爷都喜欢自己,如果不是伯母和爷爷,自己怎么会嫁过来,自己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相夫教子,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只是没想到,嫁过来之后竟是这样一番场景,如果不是……

    看苏洛嫣的脸色又开始变了,唯恐她反悔,管家忙将她请上了车,关好车门,才松了一口气,原以为在少爷新家做管家会轻松一些,没想到,一来就有这么个大难题,可没办法,谁让他是管家,也只能苦笑一声任劳任怨了。

    夜家,底蕴深厚,商场巨头,因为是家宴,巨大的别墅添了几分人气与温馨,可惜,这些并没有让苏洛嫣的心里感觉到一丝温暖。

    夜家老爷子,年纪大了,不怎么管事了,却依旧是夜家的主心骨。

    夜夫人,老爷子最喜欢的儿媳妇,就是这两个人促成了苏洛嫣的婚事,但此时,坐在上位上的两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

    另一边,原本应该在一个小时前去接苏洛嫣过来一起参加家宴的苏洛嫣的丈夫夜泽天,正温柔小意地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眉眼温柔。

    苏洛嫣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别的人她都已经看不见了,她只能看见这两个人眉来眼去,目送秋波。

    杨雪晴,夜泽天的初恋情人,眉眼如画,大病初愈的脸微微发白,更叫男人有保护欲,苏洛嫣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抓了一把,只能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当场失态。

    “爷爷,母亲。”

    “洛嫣来了,快来坐吧,早说叫泽天去接你了。”看到苏洛嫣,夜夫人的脸色好了些,伸手招呼苏洛嫣过去,顺带瞪了夜泽天一眼。

    “公司有事。”

    夜泽天淡淡地回了夜夫人的话,抬手,却扶了扶杨雪晴歪掉的披肩。

    “泽天,我饿了。”大概是刚出院不久的缘故,杨雪晴看起来弱弱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别人的心神。

    夜泽天没有回话,却抬头看向了苏洛嫣的方向,只是目光透过了苏洛嫣落到了夜夫人身上,仿佛苏洛嫣只是个妨碍到了他目光的可有可无的摆设。

    “好了,开饭吧。”

    老爷子年纪大了,对年轻人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只是抬头吩咐时,轻轻瞥了杨雪晴一眼。

    随着老爷子的吩咐,厨房将饭菜接连摆了出来,看着一道道摆出来的菜,杨雪晴似乎心情不错。“泽天,都是你喜欢的菜呢,还记得吗,你最喜欢我做的里脊了,等我身体好些了,我给你做啊。”

    夜泽天没有回话,只拥着杨雪晴落了座,在离苏洛嫣最远的地方,仿佛看苏洛嫣一眼就会污了他的眼睛。

    没有得到回答的杨雪晴一点也没影响到好心情,看着桌子上的菜眉眼含笑。

    “泽天,我们回去也把餐具换成新的一套吧,果然这样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呢。”一边说着,还一边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夜泽天的碗里,催促着叫他赶紧吃掉。

    从头到尾,仿佛杨雪晴才是那个和夜泽天结婚的人,苏洛嫣压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吃完这顿饭的,只是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过着两个名字,夜泽天,杨雪晴,夜泽天,杨雪晴……

    结婚,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的大事,没有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婚姻不心存幻想,苏洛嫣也是,所以,那一天,她穿着精心挑选的能够完美衬托自己姣好身材的婚纱站在照身大镜前,一面检查着自己的衣着妆容,一面心里也如小鹿乱撞般的幻想着自己的丈夫,幻想着自己未来的婚后生活。

    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着新郎到来,没想到,她等到的,是自己的新郎,未来的丈夫,在医院陪着别的女人生孩子的消息。

    一夜之间她苏洛嫣成为整个上层社会的笑柄,她生生掰断了自己用来盘头的簪子,却又因为她的教养不得不去医院看望那个由她的丈夫陪着生孩子的女人。

    “洛嫣,委屈你了。”

    夜夫人的话打断了苏洛嫣的思绪,她微微抬眸,语气淡然,“没有,母亲说什么呢。”

    “洛嫣,母亲都知道,放心,你是我的儿媳妇,这个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苏洛嫣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她也想好好做夜夫人的儿媳妇,夜夫人对她好,她知道,她这样忍耐着,也不乏有夜夫人的原因在里面。

    食不知味地吃过晚饭,看着夜泽天与杨雪晴互动,只觉得自己多余。虽然为了这段婚姻她选择了忍耐,但也并不意味着她就是一个没脾气没自尊的人,若不是她的教养,恐怕早就夺门而出了,坚持到现在,她一点也不想再坚持下去了。

    “爷爷,母亲,我不太舒服,想先回去。”

    “怎么,哪里不舒服?”是老爷子开的口,苏洛嫣多少有些吃惊。

    “也没什么大事,可能是这几天没睡好。”

    “孤枕难眠吗?”人多口杂,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苏洛嫣脸色更不好了,不,应该说,这几天,她的脸色就没好过。

    “既然这样,你就先回去吧,回头我有些东西叫人给你送过去。”

    “多谢母亲。”应了夜夫人的话,苏洛嫣低头就走,这里,她一分一秒都不想多待。

    “站住!”

    苏洛嫣身体一僵。

    夜泽天?

    他叫住自己做什么?

    难道……

    较为传统保守的家教让苏洛嫣对于夫妻关系还是很看中的,否则也不会忍了这么久都没跟夜泽天说过一句重话,此时听夜泽天叫自己,虽不大确定是在叫自己,却心中迅速升起一丝期望。

    转头,确定夜泽天是在和自己说话,压下心中的喜悦,苏洛嫣尽可能平静地说道:“有事吗?”

    夜泽天冷冷地看着她,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那眼神,让苏洛嫣心中一痛。

    “我也回去。”

    “好,我等你。”勉强控制住自己,却忽视不掉夜泽天的眼神,苏洛嫣的心中百感交集。

    在杨雪晴温柔的目光中,夜泽天关上了车门,确定司机会安全地将杨雪晴送回去,然后一言不发上了苏洛嫣所在的另一辆车关上门,仿佛没有看到坐在一旁的苏洛嫣,一直到回到他们夫妻二人的家,两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看着夜泽天换好拖鞋之后径直回到房间关上房门,苏洛嫣也不至于自我轻贱到去爬夜泽天的床,她这个少奶奶,第一次和丈夫共处一个屋檐下,竟是睡在客房里。

    夜半,一个人躺在床上,手上握着一枚戒指,一枚,她自己给自己戴上的结婚戒指。狠狠地将戒指攥住,仿佛要将戒指捏碎。

    她苏洛嫣要的,不是这样的婚姻。

    紧紧攥着手中的托盘,她已经在书房外站了十几分钟了,再不进去的话,手上的饭菜都凉了。

    一碗米饭,两盘菜,很普通的家常饭,苏洛嫣原本不想来的,但饭菜都是夜夫人吩咐准备好的,只是让她拿来给夜泽天,她明白夜夫人的意思,她也想和夜泽天缓和关系,可是,只是一顿午饭,真的有用吗?

    再不进去,就真的凉了,若是送凉了的饭菜进去,恐怕两人的关系就更差了吧。咬了咬嘴唇,苏洛嫣终于还是敲响了房门。

    “进。”

    这么快就得到回应,苏洛嫣反倒犹豫了一下,愣了有十秒钟,才推门进去。

    “泽天,吃饭吧。”

    “出去。”夜泽天连头都没抬,依旧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仿佛屋子里并没有多出一个人来。

    “是母亲给你准备的。”

    夜泽天的手指似乎顿了一下,很快又重新开始敲打。

    “饭放下,你出去。”

    攥着托盘的手不自觉的用力,指尖都有些泛白,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苏洛嫣上前走了两步,将托盘放到桌子上。

    “没说你,文件打好连同财务报表拿到我办公室。”

    没头没脑的两句话,苏洛嫣一愣,仔细一看才发现夜泽天带着蓝牙耳机,一边敲击键盘一边与什么人在通话。

    “下星期的竞标由mey负责。”

    夜泽天依旧盯着电脑屏幕,仿佛没有听见苏洛嫣在说什么。

    苏洛嫣一阵尴尬,转身就往外走,才走几步,门外又传来敲门声。

    “泽天,你在里面吗?我进来了呦。”

    苏洛嫣正好快走到门口,杨雪晴正好从门口进来,两人来了个面对面,距离不超过一米,两人都有些愣住了。

    “呀,苏姐姐也在呀。”

    还是杨雪晴先反应过来,笑眯眯地和苏洛嫣打了招呼,也不等苏洛嫣回话,又笑眯眯直接就绕过苏洛嫣去了夜泽天面前,仿佛就是因为被惊吓到了顺便自言自语一番。

    “泽天,你不是说想吃我做的饭吗,我亲手做了呦,你看。”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餐盒,一脸阳光灿烂。

    “是吗?做了什么?”依旧是不咸不淡的话,苏洛嫣却仿佛从里面听出来愉悦。

    “我跟你说,我做了好多呢,有糖醋鱼,有里脊,还有……呀!这是什么?”似乎是刚刚看到桌子上的饭菜,杨雪晴惊呼了一声。

    “这都是什么呀,没有一样你爱吃的,哪个下人做的吧?”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将托盘推到了一边,将自己带来的餐盒放到了桌子上,又将托盘拿起来。

    “泽天,不要吃这些了,快来尝尝我做的。”说着,随手就将托盘直接塞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苏洛嫣当时就愣了,夜泽天的脸色也变了变。

    若这饭是苏洛嫣做的,她扔了也就扔了,可这饭是夜夫人吩咐送来的,不说还不知道是不是夜夫人亲手做的,即便不是夜夫人亲手做的,但是夜夫人吩咐送来的,夜泽天也说了他会吃,杨雪晴就这么直接扔掉……苏洛嫣抬头悄悄看了一眼夜泽天,果然脸色不太好。

    杨雪晴却没发现夜泽天脸色变了,仍旧背对着他自顾自地将餐盒一层一层摆出来,一边摆还一边说着:“泽天,你快来尝尝啊,你好久不吃我做的饭了呢,肯定比下人做的好多了……”

    她还敢提下人,苏洛嫣心里一咯噔,直觉大事不妙。

    果然。

    “出去!”

    “呀!”杨雪晴受惊似的惊呼一声,随后转过身来:“泽天,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你别生气……”

    “别碰我!”杨雪晴刚刚碰到夜泽天后背的手一僵。

    “你,你凶我。”后边两个字出口已经带上了哭音,小嘴一扁,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

    杨雪晴旁若无人地撒娇哭泣,苏洛嫣却是又羞又怒,走吧,打扰两人提醒他们自己还在这里?不走,难道看着他们亲近?

    夜泽天正为杨雪晴对夜母的不敬生气,一看杨雪晴要哭的样子,又想起来她并不知道这饭是夜母送来了,心里又一软。

    “没事,刚刚有些工作上的事。”夜泽天关上了电脑,轻轻的拍了拍杨雪晴的手背,杨雪晴立刻破涕为笑。

    看着两人的互动,苏洛嫣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什么揪住了,果然,是不能让夜泽天对自己改观的吧,看看人家,哪里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默默自嘲一番,苏洛嫣走了出去,还帮里面的两人带上了房门。

    自从那次关上房门之后,有多久没和夜泽天说过话了?好几个月了吧,即便是擦肩而过也只能见到他的背影,这样不相往来,倒是相安无事,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苏洛嫣冷笑一声,看着面前的双人大床,这张夜夫人特意为他们夫妻挑选的大床,自始至终就只有她一个人睡在上面,夜泽天从来没在上面睡过,哪怕是她睡在客房的时候,夜泽天也不曾睡在这张床上,他是有多讨厌自己啊!

    看看墙上的钟表,已经十点多了,应该不会回来了吧,自己还在抱着什么希望啊,真是可笑。

    抬手顺了一把面前的散发,苏洛嫣直接扑在了床上。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想了,睡吧……

    “咚咚咚,咚咚咚。”

    “少奶奶,少奶奶,你睡了吗?少奶奶。”

    “咚咚咚。”

    “少奶奶。”

    还没完全睡着,迷迷糊糊地,苏洛嫣仿佛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少奶奶?哼,自己这样算什么少奶奶,还不如一个放在家里的摆设。

    等等!少奶奶!真的有人在叫自己!苏洛嫣瞬间睁开了眼。

    “少奶奶睡了吗?少奶奶!”

    苏洛嫣一脸无语,这样的叫门方法,就算睡了也会被叫醒吧,还不如直接喊“少奶奶快醒醒吧”。

    “来了。”

    苏洛嫣一出声,外面立刻就安静了,果然是为了把她叫醒,苏洛嫣一脸生无可恋,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睡衣很好地穿在身上,于是直接就去开门了。

    “哎呀,少奶奶,您可出来了,您去看看少爷吧。”

    “他怎么了?”

    苏洛嫣心里突然一紧,这么长时间没见面,突然说出事了,难道真的出事了?

    “哎呀,少爷喝多了。”

    苏洛嫣:……

    喝多了?喝多了很严重吗?她自己也曾喝多过,这么紧张干什么?

    “管家。”

    “哎,少奶奶。”

    “既然他喝多了,你就给他洗洗伺候他睡吧。”

    “少奶奶,您不去吗?”

    “我?恐怕他不想看到我吧。”

    “哎呀,少奶奶,您不知道,少爷一喝醉了就不动了,我一个人弄不了啊,您帮帮忙吧。”

    “可是,我……”

    “哎呀,少奶奶!”

    “……那,好吧。”

    生怕苏洛嫣反悔似的,管家转身就走,还回头催促苏洛嫣,苏洛嫣没办法,只能跟着去了。

    已经是深夜了,大厅里却像白昼一样,天花板上的大灯统统亮着,夜泽天就摊在沙发上,看上去神智不太清醒。

    “少奶奶,帮帮忙。”

    管家架起了夜泽天的一条胳膊,然后很明显地示意另一条胳膊是留给苏洛嫣的。苏洛嫣踌躇好久,终于架起了另一条胳膊,两个人摇摇晃晃地将夜泽天驾了上去。

    不得不说,一个喝醉的成年男人,真沉。

    “少奶奶,您照看一下少爷,我去放洗澡水。”

    将夜泽天放在床上,管家示意苏洛嫣帮夜泽天脱衣服,然后就不管不顾地放洗澡水去了,留下苏洛嫣不知从何下手。

    抻抻左胳膊,不动,右胳膊,还是不动,这怎么脱?

    一咬牙,一狠心,苏洛嫣使出吃奶的劲将夜泽天翻个身,然后从背后直接将他的西装扒了下来。

    衬衣……好像,有扣子……

    再把人翻过来,一个扣子一个扣子解开,再翻过去,再扒下来……

    上身脱光,苏洛嫣已经满头大汗,看看下身,这满头大汗立刻就变成了满身冷汗。

    裤……裤子?脱……还是不脱?

    伸手,收回来,伸手,再收回来。管家从浴室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少奶奶,我来吧。”

    “啊?哦。”

    苏洛嫣仿佛被烫了似的收回了手,管家忍着笑,脱了夜泽天的裤子,脱到最后只剩一条内裤,苏洛嫣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少奶奶,我们把少爷带到浴室去吧。”

    “啊?哦哦。”

    扶着夜泽天的胳膊,苏洛嫣用力忍住才没在他胳膊上掐两把,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接近别的男人,用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要力气失控,只是脸上发烫却控制不住,越控制越烫。

    “少奶奶,你先站到池子里,我们把少爷放进去。”

    “哦。”

    苏洛嫣现在有点神智不清醒,脸红的迷糊,管家说什么她就怎么做。

    然后,管家出去了,出去了,出去了……

    苏洛嫣穿着睡衣,几乎全身湿透地坐在浴池里,夜泽天全身只剩内裤,神志不清地躺在苏洛嫣身上,管家美其名曰他是男人不方便看少奶奶现在的样子,就出去了,她苏洛嫣呵了个呵。

    “泽天?泽天?”

    试探着推了推夜泽天,很好,没反应。苏洛嫣开始思考自己现在跑出去可不可以。

    “嗯?”

    夜泽天不合时宜地哼了一声,吓得苏洛嫣立刻就不敢动了,夜泽天似乎躺的姿势不太舒服,翻了个身,手直接拍在了水龙头上,本来正在往浴池里放水的水龙头立刻就不流了,上方的喷头却如脱缰的野马,将两人浇了个通透。

    本来眯着眼找舒服位置的夜泽天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直盯着苏洛嫣,头上不断地流下水柱,就像一头雨夜里警惕的孤狼。

    “我,我,那个……”

    想解释,又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不需要解释,一张嘴,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

    盯着苏洛嫣一直在动却说不成话的嘴唇,夜泽天似乎发现了什么好东西,眼睛又眯了起来,将视线锁定在苏洛嫣的嘴唇上。

    本来就没想好要说什么,被这样一盯,更不知道说什么了,索性就闭上了嘴,倒是要看看夜泽天想干什么。

    而且,夜泽天这个样子,看起来也不是很清醒。

    一直盯着的东西不动了,夜泽天不乐意了,真是该死,随后一口咬了上去……

    继续阅读下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xjzww,回复数字:17。阅读精彩全文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