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艺故事/烟台故事之轶闻——黄县成化斗彩杯传奇

发表于:2016-12-12 23:04:40   

    艺故事/烟台故事之轶闻——黄县成化斗彩杯传奇

    上世纪30年代,老烟台古玩行里流传着一个故事,说黄县(今龙口市,下同)有一人家有个小瓷杯,是值万元的天价国宝,被老婆一块大洋卖掉了。守着宝贝自不识货,卖得一元大洋非常高兴,还以为捡了便宜。当听到这个传说时,有人羡慕有人叹息。

    这个传奇故事我少时听老人们讲过,但有多种版本,我在偶然的机会,读陈重远老先生的《古玩谈旧闻》中也讲了此故事,同老烟台的传说有所相似,今整理辑录出来,聊作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

    话得从北京“祥和成古玩店”经理、黄县人王殿臣说起。

    王殿臣十几岁进京在古玩店学生意,出徒后干了几年长了见识,民国初年在北京前门大街开了个挂货铺(也属古玩店),叫祥和成。后来自己专门到胶东跑货,十几年间往来烟台等地,与烟台聚宝斋大掌柜逄丰实是同乡又是同行,关系十分密切。每次来烟他都到聚宝斋进货,还通过逄丰实与烟台各古玩店和当铺联系购买古董,并存货于聚宝斋。有时对所进的货,王殿臣也多请逄丰实“掌眼”把关。

    八年前王殿臣在黄县丁百万的后人那里买得“鹭鸶卧莲缂丝挂屏”,镶着红木的框子,是乾隆年间常州所制,非常典雅精致。这都是逄丰实帮着掌的眼。逄掌柜的说:“到北京找着懂行的,此挂屏能卖个大价钱。”王殿臣拿到北京后,400大洋卖给了鉴古斋经理周杰臣,王殿臣挣了300大洋。而周杰臣倒手卖了1000大洋。王殿臣从心里佩服逄掌柜的有眼力,自己本该卖个大价钱,倒让周杰臣捡了漏。从这时起,俩人关系就更好了。

    话说1937年的5月,王殿臣又到烟台聚宝斋来收购货,与逄掌柜的和其他同行验货后,那时回北京要等烟台到天津的船期,乘着有时间便回老家黄县看看。这天早上闲来无事,便到黄县城街里转转。见一中年女人在大门楼里坐着梳头,对面的小方凳上有个盛皂角的小瓷杯子,色彩鲜艳,煞是好看。此时那女人见他站在门口,便问:“你找谁呀?”他说:“我谁也不找,刚看到你那盛皂角水的杯子颜色很好看,我想看看好吗?”这女人一听他说话是本地口音,就说:“想看就拿去看呗!”“那就谢谢大嫂了。”王殿臣边说边拿起了小瓷杯。因里面有皂角水,便高高举起,见杯底有青色双蓝圈楷书款“大明成化年制”。见此字款,他忙把小瓷杯放在自己手中细细观看釉和彩,是斗彩,上面有松鼠偷葡萄的图案,那紫色的葡萄犹如真的一样。釉细腻,彩艳丽,美轮美奂,不由得心头惊喜。

    放下杯子,就和那女人攀谈起来:“大嫂子,大城市里的女人梳头都用桂花油,咱黄县女人还用皂角水梳头,你这杯子这么好看,盛皂角水可惜了,换个杯子用不行吗?”

    那女人说:“俺用过桂花油的,可还是皂角水梳头好,既不脏衣领又不脏枕头。你要说这小瓷杯子,是俺当家的在外做生意带回来的,用它泡皂角水正合适呢!”

    说到这里王殿臣就插了一句:“大嫂子,你这杯子卖不卖?”那女人看了看他,心里想我如果不卖,还要和他多说话,干脆跟他要个高价,把他吓跑了算了,便说:“你给一块大洋我就卖给你!不要你就走吧!”这女人心里算了一笔账:买个吃饭的大花瓷碗儿也不过五个铜子,俩大铜子能买一套烧饼油条,一块大洋能换四百六十个大铜子。花一块大洋买个小瓷杯子,就是个“彪子”“傻蛋”也不能买呀。

    谁知王殿臣二话没说,掏出一块大头洋,交到女人手中,连连作揖道谢,拿起小瓷杯就走了。只留那女人在原地发懵。

    王殿臣回家后,即回烟台到聚宝斋找逄丰实帮忙掌眼。可巧逄掌柜的有事不在柜上,王殿臣拿出小瓷杯满脸的喜色,对二掌柜的和大伙计们讲了来龙去脉。由于这些人不懂成化瓷,也都拿不准是真是仿。王殿臣便取了存在柜上的货,回到客栈等候上船。

    第二天下午,逄丰实回来后,二掌柜的把王殿臣来的事向逄大掌柜的回禀。当听到王殿臣手捧成化小瓷杯欢喜异常时,不等对方说完,逄掌柜的马上问:“王殿臣走了吗?”答说“让小伙计去送了”,又问“是不是还住顺泰客栈?”答“是”,逄丰实拉着二掌柜就说:“快!快!叫洋车去顺泰客栈!”到了顺泰客栈一问,说去码头了,又赶往码头,可船已开了。

    回柜上后,二掌柜的说:“大掌柜,您回黄县城时好好访听访听,是哪家的败家娘们,把宝贝一块大洋就卖了。”逄丰实没有说话。

    艺故事/烟台故事之轶闻——黄县成化斗彩杯传奇

    (二)

    话说王殿臣自天津回北京后,与自己的徒弟伙计把成化斗彩杯研究了一番,款上写的是“成化”不错,可这路货的仿品也是很多的,能不能是真品还是看不准。当时北京古玩商会有串货场,有好东西可以拿到那里让行家自己选货。大家商量好了:开价八百大洋。

    这天,祥和成的伙计们把自家的不少货摆到了串货场的摊位上,王殿臣披上了大袖的褂子,准备好来和买主“袖中谈价”。那天开张,生意真不错,卖了不少铜器、玉器。傍晌时,鉴古斋经理周杰臣走过来看货,都是多年的老相识了,周杰臣看了看小瓷杯子问:“王二爷,你这成化斗彩杯子要多少钱?”说完就把手伸到他大袖口里讲价。王殿臣摆出个“八”字的手势,周杰臣便问:个、十、百、千?王殿臣说:百!周把手从王的袖子里抽出来,用眼看着王殿臣说:“王二爷,这东西我留下了!”王殿臣当场愣住了,从来没看到这样的买主,要多少给多少,连价都不还。肯定是自己漏货了!回到柜上同徒弟们讲:“咱们的斗彩杯子卖漏了,周杰臣连价都不还就买走了!”大家劝慰说:“周杰臣对缂丝看得准,对瓷器不是很懂,咱们不去管他了,不是还赚了七百九十九块大洋嘛!”王想想也对呀,可是心里不自在。

    (三)

    周杰臣感觉是很好的东西,才敢下决心买下。可他的确是看瓷器眼力不太够,心里很不踏实。但周杰臣很谨慎仔细,找自己的好朋友安溪亭,又找到了萧书农和范岐周。这三人当时在北京,是研究明清官窑瓷器和成化斗彩的实力人物,都很有眼力。

    周杰臣请他们掌眼,三人仔细鉴定。看这小瓷杯子口径8厘米,高不到5厘米。造型口稍外敞,底稍內缩。胎质细腻洁白,白釉如脂,白中微闪牙黄,秀美至极。

    再配有松鼠偷葡萄的图面,色彩柔和,绘工精细:葡萄粒和叶子并茂,紫色葡萄上还挂着一层霜,松鼠活灵活现。确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是国宝珍品。鉴定完后,三人异口同声说:“道喜道喜,杰臣呀!你可真捡着了。绝对是成化真品,没错!”周杰臣说:“我是壮着胆子,冒险花八百大洋,如果是民间仿品我可就赔大了,心里真没底啊。”范岐周说:“这回心落到底了,可别卖少了,最起码开价要五千大洋!”

    周杰臣把那成化斗彩杯拿回店里,请人仿照宫廷的式样,做了一个团龙锦匣,把成化斗彩杯盛装里面,更显高雅艳丽。标定价格五千大洋,绝不能少。然后便坐等买主。

    周杰臣要价太高,许多人都知道他是花八百大洋买到手的,有很多想买的最多给价两千大洋。过了两个多月也没卖出去。此时,上海陆吴公司大古玩商吴启周在上海知道了这件事,便来到北京周杰臣的鉴古斋,要买成化斗彩小瓷杯。吴启周给他三千五百大洋,周仍绷着少了五千不卖,坚不落价。过了几天,吴启周又找到周杰臣说:“我要回上海了,今天来给你开个最高价,四千大洋卖不卖呢?再多我也不要了,你过了这个村可也就没这店了!古玩行给你的价是两千,我给你翻了一番,别人是不会出这么高的价钱的,不信你等着瞧吧!”周杰臣低头一想,吴启周是大上海最大的古董商,在巴黎都开着公司。他实在是绷不住了,同意四千大洋成交。

    周杰臣心满意足地赚了三千二百大洋。这些钱当时能购置近一百亩良田。

    吴启周回上海后,据传说1938年春,将成化官窑斗彩松鼠偷葡萄的小瓷杯,拿到美国的纽约拍卖,价格达一万美元,当时约合三万多大洋,能买近千亩土地。

    这些消息传到烟台古玩行后,人人打听聚宝斋掌柜的逄丰实,到底是黄县城哪家的女人,把宝贝给一块大洋卖了。逄掌柜的摇头不语。二掌柜的和大伙计们问他时,他说:“不能怨那女人,那是她家中没有识宝人。咱们学做古董的生意人,要有真学问。”他长叹一声说道:“无学无识不识宝,摆在眼前不知道啊!”到了年底,聚宝斋关门停业了,谁也不知道个中原因。

    老烟台古玩行说,这是个传说不一定真,老北京古玩行说是个真实的故事。可谁也不知道这个成化斗彩小瓷杯的来历。算起来快有八十年了,这个成化松鼠偷葡萄斗彩杯一直没有露面。可与它相似的瓷杯子在拍卖会上多次出现过。1980年香港拍卖会上有成化斗彩鸡缸杯一件,被一位马先生以528万港币拍得。第二次是1999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类似的成化鸡缸杯拍出2917万港币。最近一次是2014年4月8日在香港拍卖的,是玫茵堂珍藏的成化鸡缸杯,被上海藏家2.8124亿元拍得,真是天价国宝。如果黄县这个成化松鼠偷葡萄斗彩杯是真存在的话,一定比这个价格要高得多了,那更应该是奇珍国宝。

    艺故事/烟台故事之轶闻——黄县成化斗彩杯传奇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