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民间故事:信义陀螺

发表于:2016-12-13 00:08:48   

    乾隆年间,云奇镇上住着个怪人王守义。别人盖房都要请泥瓦匠,而他却请来木匠,把一棵重金买来的十几人才能合抱的大树削成了一个巨型陀螺,然后在上面开了门窗掏空其内部,就这么住了进去。

    在陀螺屋中住了一段日子,王守义又请来一个铁匠,按照陀螺屋的尺寸打造了一个巨型铁陀螺。铁陀螺制成那日,王守义还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并当众大声宣布:“谁能用鞭子抽动这个大陀螺,将得赏银千两。”此事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大江南北。一连十年过去,虽然也曾有武林高手前来尝试,但无一人能抽动那个陀螺。

    这天,有一个自称冯易的小伙子找到了王守义。王守义瞅了一眼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冯易,便不屑地摇了摇头,随手取出几文钱命管家送客。

    冯易被激怒了,接过钱往地上一摔,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玉制小陀螺在王守义眼前晃了晃。王守义接过玉陀螺愣了片刻,突然泪流满面地拉着冯易的手嘘寒问暖起来。接下来,王守义又命管家陪着冯易,而他则亲自下厨备饭。

    管家陪着冯易整整等了近一个时辰,王守义才把一盘盘美味佳肴端了进来。令人意外的是,这些盘子并未摆在桌子上,而是很随意地放在了地板上,王守义瞅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冯易,用一只脚在一盘菜前晃了晃:“贵客远来旅途劳顿,怕是早就饿了,请慢用!”

    冯易被王守义的无礼行为气得浑身颤抖:“是我父亲冯铁山错交了你这个朋友!像你这样无信无义的人迟早会遭报应的!”

    不等冯易说完,王守义冷哼一声,命管家把那个玉陀螺还到冯易手里,喊了声:“送客!”

    转眼三年过去,有天夜里,王守义刚出陀螺屋,突然远远地看到有个白影悬在两棵大树中间转个不停。他走近一看,险些吓得尿了裤子:那竟是一颗凌空旋转的骷髅头。

    失魂落魄的王守义回到屋中,一直熬到很晚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他刚睡下不久,突然陀螺屋的窗户被一物击碎,紧接着那个骷髅头就旋转着飞到了屋中。骷髅头在地板上转了一会儿后,从眼窟窿里喷出烟火。随后,骷髅满地游走,片刻工夫,木制的陀螺屋就燃起了大火。王守义被火惊醒,还没来得及跑几步,就被浓烟呛得晕倒在地……

    王守义昏迷了三天三夜,幸亏那晚有个夜行人恰巧路过他家,才喊来了人扑灭了大火救了他。大火中,王守义被烧得面目全非,还熏瞎了一只眼,残了一条腿。虽然郎中再三保证他并无性命之忧,他还是十分顽固地认为自己将不久于人世。

    他把独子王尚叫到床前,说出了一个深藏于他心中多年的秘密。20年前,他是一个走南闯北贩卖名贵药材的商人。有一年,他带着一批药材和两个伙计途经一处人迹罕至的荒山,突然遇上了五个强盗。就在强盗们挥刀欲砍时,突然从远处先后飞来五个陀螺,依次击落了强盗们手中的兵刃。不等强盗们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壮汉就飞奔而来,挥起皮鞭对着强盗们一顿狠抽。伴着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强盗们抱头鼠窜般逃走了。

    自称冯铁山的壮汉一路护送王守义他们走过了几处常有强盗出没的地方。王守义感念冯铁山的义举,恳请冯铁山与他结为异姓兄弟,冯铁山十分爽快地答应了。自那以后,两人时常来往,感情日益深厚。

    多年后的一天,浑身是伤的冯铁山突然找到王守义,把一个用几层布包裹好的盒子交到了王守义手中,称他遭到几个恶人的追杀必须暂且找个地方躲起来。如果他遭遇不测,他会让儿子取回盒子。

    王守义再三苦劝冯铁山在自家养伤,冯铁山却怕给王家带来祸患执意不肯。王守义无奈,只得与冯铁山约定,若冯铁山不能亲自来取盒子,就让冯家后人以玉陀螺为信物来取。王守义建造陀螺屋与巨型铁陀螺便是为了吸引世人眼球,好叫冯铁山后人来相认。

    自冯铁山与王守义挥泪而别后,便再无消息。王守义建好陀螺屋后,日盼夜盼,终于盼来了怀揣玉陀螺的冯易。但是,冯易带来的竟是一个赝品——真玉陀螺上有一暗迹,冯易带来的却没有。

    讲清事情的原委后,王守义吩咐王尚张榜重金寻找知道真玉陀螺下落的人。为让赏金足够诱人,王守义命王尚变卖了一半家产。

    榜文贴出去半年,这天,终于又有一个自称冯易的壮小伙带着一枚玉陀螺找到了王守义。身体也已康复得差不多的王守义仔细端详了玉陀螺半天,这才喜形于色地命儿子快去备饭准备招待贵客。

    不知不觉天色渐晚,王守义一边陪着壮冯易饮酒,一边与壮冯易闲聊。当壮冯易提及冯铁山多年前不幸离世一事时,伤心地落下了泪。见时候不早了,王守义便命儿子取出许诺的五千两银子与他藏了多年的盒子打算交到壮冯易手中。

    壮冯易客套了几句,开始小心翼翼地拆开一层层紧裹在盒子外面的布。当拆完最后一层时,一个精致的小木盒展现在他的眼前。就在壮冯易打算打开盒盖时,突然灯被一物打灭。紧接着,一团萤光破窗而入,一个小陀螺十分精准地打到了壮冯易手上,手中的盒子落到桌上的空盘子中。不等屋中几人反应过来,一条长鞭袭来,将盒子卷出了窗外。壮冯易怔了片刻,踹开房门就追了出去,王尚也紧随其后出了屋。

    壮冯易刚一出门,就发现有三枚小陀螺快速地朝着他的面门飞来。早有准备的他,快如闪电般甩出了四枚捏在手中的小铁陀螺。三声金属撞击声外加一声人的惨叫过后,壮冯易就跑过去把已受了伤的袭击他的人制服了。

    壮冯易一手拿着刚才的盒子,一手推搡着那人回到了屋中。让王守义惊讶的是,那人正是三年前带着赝品玉陀螺的“瘦冯易”。瘦冯易一进到屋中就放声大哭:“老天啊!你太不公了,我爹错交了朋友,连我也是有眼无珠认贼作友!”

    壮冯易听得有些不耐烦,便从瘦冯易身上撕下一块布堵住了他的嘴,然后把瘦冯易捆绑好,准备第二天一早让王尚送交官府处理。王守义拉着壮冯易的手,又请他入席再饮几杯,以示庆功。

    壮冯易也不客气,端起酒杯就与王守义闲聊起来。聊着聊着,王守义叹道:“再过三天就是令尊生辰,当年就是那一日,我与你爹八拜为交的。”

    壮冯易长叹一声:“先父在世时,每到寿辰都要提起伯父,说您是天下第一守信重义之人。”

    王守义似乎沉浸在了对往事的回忆中,过了一会儿才道:“贤侄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取来家藏的老酒,我们再对饮一番。”不一会儿,王守义手捧着一坛酒走了进来。在王守义的热情劝说下,壮冯易连干三杯后,突然喊了声:“这酒有毒!”接着便不省人事了。

    当壮冯易从昏睡中醒来,发现自己被捆了个结结实实,而瘦冯易正坐在饭桌上与王守义谈笑风生,顿时破口大骂起来。王守义冷哼一声:“无耻之徒,要不是老夫灵机一动,试你真假,故意错报故人寿辰,不然就被你骗了!”

    见阴谋已被拆穿,壮冯易痛哭流涕地恳求王守义不要报官,并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真名叫薛镇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冯易相识成为莫逆之交。一次两人开怀畅饮,喝得酩酊大醉的冯易把盒子一事说给了薛镇云听了。薛镇云暗想盒子里必藏着稀世珍宝,便动了邪念。他暗中盗取了冯易的玉陀螺,又请了一位能工巧匠伪造了一个调了包,然后千方百计地想从冯易口中得到王守义的下落。但令他失望的是,冯易却守口如瓶。直到王守义重金张榜寻宝,他才带着玉陀螺来见王守义。

    事情真相大白后,王守义对着冯易深深地鞠了一躬:“都是老夫太武断了,一见到假玉陀螺就认定贤侄是骗子!”冯易慌忙把王守义扶起,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搧了自己两耳光,接着,他说出了一段令王守义做梦也想不到的话。

    自冯易在王家受辱后,他便下定决心要报复王守义,经过三年的苦练,他终于练成了陀螺绝技。半年前的那天夜里,王守义看到的旋转骷髅头和烧了他陀螺屋的烟火骷髅,都是他弄出来的把戏……

    瞅着王守义目瞪口呆的表情,薛镇云阴笑着对王守义道:“冯易把您老害成这样,难道您老还要将盒子交给他吗?盒子一事,只有在此屋中的人知道,只要您老把盒子据为己有,顺便放了小人,小人是决不会把此事外泄的。”

    王守义冲着薛镇云冷哼一声,当着他的面把盒子递到了冯易手中。冯易眼含热泪地打开了盒子,从里面取出的竟是十几张借据。

    王守义也愣了好半天,不由感慨道:“我一直认为盒中必藏着稀世珍宝。至今我才明白,冯铁山兄弟任侠好义,为了行善还多次借债助人,他手中怎么可能有珍宝呢?看来冯铁山兄弟之所以要把这些借据托付给我保管,目的就是如他遭遇不幸,希望父债子偿啊!”

    第二天一早,王守义就把薛镇云交给了官府处理。在他临行前,冯易也打算到官府投案自首。王守义点了点头:“贤侄敢作敢当,好!你父所欠债务就由我来偿还!”

    数年后,冯易从牢笼出来,为还清王守义替他还的那些债四处卖艺。当那些曾受过冯铁山资助过的人知道此事后,纷纷慷慨解囊,帮着冯易还清了王守义的债。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