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未按规矩送碟仙引来诅咒,两人命丧黄泉,碟仙现身告知真相

发表于:2016-12-13 16:06:01   

    未按规矩送碟仙引来诅咒,两人命丧黄泉,碟仙现身告知真相

    夕阳西下,黑暗将会统治一切。

    充满生机的世界,瞬间会陷入恐慌。黑暗中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我们所熟悉的鬼神,是否会降临在某个角落,静静的注视着我们?

    晚上十一点半,大多数人早已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释放心中的压抑,归回美梦之中。

    当然也有人在这个点,正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A市一中老教室楼前,一男一女隐藏在边上的小树林里。

    胖子看了看时间,有些焦急的说:“都十一点半了,小邪怎么还没来?不会是放我们鸽子吧!”

    同样着急的还有赵晓雪,不过并没有像胖子那样站立不安。她轻声细语着:“再等等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十一点四十,我终于来到了老教室楼前。

    胖子跑了过来,一拳打在我胸口,咬牙切齿着:“你还知道来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你瞧瞧几点了?”

    我揉了揉胸口,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一下子忘记时间了。”

    “你....”胖子还想说点什么时,赵晓雪打断了他的话:“好了别闹了,还有正事要做了。”

    我点了点头说:“恩,我们先进去吧!”

    来到让我们窒息的教室,当目光注视在里面时,仿佛回到了几天前我们几人初次来这里的场景。

    当晚的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桌子上的道具,还整齐的摆放在原地,只是蜡烛早已灰烬了。

    把蜡烛放在桌子的四角,我们三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火苗吞噬蜡烛。

    此刻所有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不安、恐惧等一切负面情绪全都涌了出来。

    没有谁知道,再次请仙的我们究竟会遇见什么事情。到底是生还是死,毕竟已经死去了两人。

    我点上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大口。看着跟前的两人说:“马上到十二点了,究竟我们的命运如何,接下来的几分钟将为我们揭晓。所以这次绝不能出任何差错,一定要送走碟仙,就算是死也不要松开手指。”

    胖子也也点上一支烟,无比沉重的点了点头。

    紧闭双目之后的赵晓雪,睁开双眼,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虽然感到惶恐脸色发白,牙齿还微微的打抖。但是她知道关系到自己生命的事情,就算在害怕,在恐惧也得打碎牙齿往里吞。

    时间快到了,我伸出手看着其他两人。胖子与赵晓雪将手搭了上来,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异口同声道:“加油,一定要成功。”

    接着我们便把手指放在了碟子上面,等待着十二点钟的降临。

    滴答一声,赵晓雪的手机响了一下。

    再次深吸一口气后,我们三人开始念出咒语。

    “碟仙,碟仙,快从深夜的彼岸来到我身边。碟仙,碟仙,快从寒冷的地底起来,穿过黑暗,越过河川……”

    不寒而栗的咒语回荡在教室里,烛光倒影出我们的影子在墙上摇摇晃晃。

    当咒语念完后,教室里再次安静了下来。静到令人发麻,让人感到绝望。

    十几秒过去,碟子没有一丝反应。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开始轻微的抬了抬手指,看看是否能够松开。

    此时我满头大汗,不停的吞着口水。快速的呼吸来调节自己的情绪,边上胖子两人也被了带入紧张,两人早已满头大汗,瞪大双目。

    在内心鼓起巨大的勇气后,轻轻的把手指朝上抬了抬,最后发现轻而易举的就松开了碟子,看来碟仙并没有请上来。

    “呼。”

    我吐了一口气,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一边胖子两人也是一样,擦了擦脸颊上的汗水问道:“现在怎么办?”

    我一咬牙:“继续。”

    接着连续请了五次碟仙都没有成功,渐渐的仅存的一丝侥幸也熄灭了。

    看来真的只能等死了。

    “怎、怎么办?”

    胖子打了个哆嗦:“碟仙没有请出来,难道我们、我们真的要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谁能救救我、谁能救救我.....”

    赵晓雪身子猛烈打抖,满头的虚汗,脸煞白煞白。恐惧完全占据了她,左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脑袋,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我皱紧了眉头,五官挤在了一起。咬紧牙齿在心里咆哮着,紧握右拳,满脸不甘。

    “再来一次。”

    “碟仙,碟仙,快从深夜的彼岸来到我身边。碟仙,碟仙,快从寒冷的地底起来,穿过黑暗,越过河川……”

    又是十几秒钟的时间过去,我苦笑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还是不行,只有等死了。”

    话音刚落,突然密封的教室吹来一阵阴风。桌角上的烛光摇摇晃晃,差一点就熄灭了。

    紧接着室内的气温骤然下降,一股寒意慢慢的从脚底开始渗透,眨眼间脊骨开始发凉。

    与此同时,手指上的碟子轻轻动了一下。

    “成功了,成功了。”

    我抖着身子,激动的呐喊出来。

    说来可笑,原本畏惧碟仙,巴不得将其人道毁灭,此时竟激动起来。

    毕竟两条活生生的性命被其带走,令人感到恐惧。

    或许心中的那份侥幸,再次燃烧起来的关系,所以才感到激动。

    看见碟子动了以后,我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看了看身边的两人点了点头:“千万不要松开手指,一切看我的。”

    “恩”

    两人应答了一声后,便开始提心吊胆起来。

    “你是碟仙吗?”我哆嗦的问了一句。

    下一秒,碟子开始动了,拖动着我们的手指,漫无目的的游走,最后定格在了‘是’。

    看到这里,我早已满头大汗,汗水如雨滴一样,哗哗直流。

    但我却不敢用手去擦掉,怕在擦汗水的那一瞬间发生什么恐惧的事情。

    赵晓雪鼓起勇气对着碟仙说:“你为什么要杀害卫平和依依?”

    紧接着碟子再次挪动起来。

    “因为你们没有按照规矩将我送走。”

    果然是这样的,碟仙的诅咒是真的。

    这一刻,懊悔出现在所有人心中,后悔当初既然选择玩碟仙,就算在害怕,也应该遵守规矩将其送走。

    我想,如果刘卫平与韩依依在的话,同样也会有这样的念头。

    我思索了一下,组织一下语言说:“那怎样才会让你息怒?能不能现在将你送走?”

    “不行,既然你们违背规矩,就得受到应有的惩罚。至于怎么送走我?嘿嘿....”

    胖子读出碟仙表达的意思后,整个人陷入了绝望。

    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希望,最后竟然会是这样。

    就好像困在一个漆黑的深渊了,好不容易看见了光芒,以为会走出这个困境,最后没想到仅仅是一个细缝透露出的光芒,一点作用也没有。

    我不甘心的在问了一句:“难道就没有补救的办法?”

    话音刚落,心跳比原来更加的快了。猛烈的撞击嗓子眼,想要冲破束缚跳动出来。

    此时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教室楼极为的安静,全都等待着碟仙接下来的回答。

    滴答一声,不知是谁的汗水滴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喘息声很有规律的开始变大。

    一切的一切被恐惧所笼罩。

    “桀桀.....”

    这时碟子并没在挪动,双耳却响起了怪声。

    心里咯噔一下,突然间我意识到不好。这诡异的声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正是碟仙发出的怪声。在韩依依自杀的时候,就听见过。

    与此同时,突然间胖子与赵晓雪两人的脖颈处多了一只毫无血色的手。

    此时我瞪大双目,满头大汗,脸上瞬间写满了恐惧,身子发着抖,看着胖子两人。

    胖子见我的模样后,瞬间意识到什么。不由得开始发抖起来,口齿的对着我说:“小、小邪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难道碟仙出现了?就在我们的身后?”

    话音刚落,胖子感到更加的恐惧了。连同赵晓雪也是一样,两人的身子猛烈的发抖,一头的虚汗,脸色苍白如纸。

    “没、没什么。”我敷衍胖子一句,故意岔开话题:“记住我的话,就算打死也不能松开手指,一切看我的。”

    胖子与赵晓雪盲目的点了点头,瞬间就把眼睛给闭上。视乎这样,恐惧才会少一些。

    “桀桀......”怪声再次响了起来。

    这时紧闭双目的胖子突然睁开的眼睛,他一脸惶恐,疑神疑鬼道:“这、这是什么声音?你们、你们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

    赵晓雪畏惧的回答:“好、好像是一个女人发出的声音,让我感到毛骨悚然。就、就好像是地狱里的咆哮声一样。”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胖子和赵晓雪都听见怪声,这意味着危险开始降临。

    难道、难道碟仙打算现身了?碟仙真的现身的话,那我们三个的处境会更加的危险了。

    我深吸一口气,不断的调节自己的情绪。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

    “甭管什么怪声,我还是那句话,千万不要松开手指,不然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心里都清楚,就算现在逃离这个如地狱的教室,但还是逃不掉厄运的惩罚,所以只有继续赌下去,方可有一丝生机。”

    两人都知道事情的严态,甭管怎样都难逃一死,不如豁出去赌一把。虽说机会不大,但是总有拼搏的机会。

    俗话说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此时两人都抱着这样的期望,对着我点了点头,再次把眼睛闭上。

    未完待续…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ta搭讪说”回复“碟仙”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