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女大学生代孕还债,生龙凤胎偷偷留下女儿,8年后竟招来大祸

发表于:2016-12-13 18:09:47   

    女大学生代孕还债,生龙凤胎偷偷留下女儿,8年后竟招来大祸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我就胖咋滴 | 禁止转载

    苏怜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看着刺眼的手术灯和戴着口罩面无表情的医生。医生拿着长长的导管,伸进了她身体里的子宫。

    “推精子进入。”医生不紧不慢地说着。

    “慢一点,小心。很好,到达子宫了,顺利着床。”苏怜听完医生的话,不禁百感交集。

    二十岁的她,本该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却走上了最不堪的路——代孕。而那个让她代孕的男人却是她素未谋面的,她甚至不知道对方高、矮、瘦、胖、英俊或者丑陋。她只知道他有钱,很有钱。

    对方说了,只要生的是个男孩,绝对重重有赏。

    苏怜也在心里祈祷着,一定要让她如愿。

    苏怜被护士推出了手术室,她躺在病床上抚摸着平坦的肚子。未经男女之欢的她,未经人事的子宫,这就要荒谬地开始孕育一个陌生男人的孩子吗?

    眼泪悄悄地从苏怜单纯白净的脸滑落,从此,什么海誓山盟的幸福爱情与她无关了。

    让苏怜走上这条路的罪魁祸首,便是她的继父。这是一个长得极其猥琐的人,苏怜不知道像母亲那般漂亮有气质的女人,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跟着这样一个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的男人。

    在苏怜的记忆里,继父没有给她像别人所说的大山般的安全感,更多的是母亲的哀号声和泪淹雷峰塔。

    吃喝嫖赌抽——一个男人的本性,全在苏怜继父的身上毫无遗漏的展现了。

    当苏怜问母亲,为何不离开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母亲的大眼睛便又滴下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当年如果不是你继父收留我,我已经冻死在街头了,刚开始你继父是真的对我很好,什么好看的、好吃的都买回来给我。只是他不小心染了赌博,性格便变得异常暴戾。

    “其实以前他也是个温柔的男人,起初赢了钱,他也对我很大方。只是赌博这条路,你越走就越黑暗。慢慢的他开始输,输改变了他整个人的本性,才让他变成这个样子。怜儿,我也想过离开他,可是这样是不是太无情了?”

    苏怜看着母亲林黛玉似的样子,如果换作她是一个男人,她也会爱上母亲的。而母亲的善良却成就了她忍气吞声的懦弱,也造成了她现在的不归路。

    继父嗜赌成性,欠了高利贷一大笔巨款,最后丢下她们母女两个为他收拾烂摊子。苏怜是真的怕了那些高利贷的手段,不是每天出门见到那老旧的铁门上都是血一样的红漆,就是放学后,家里跟遭了贼一般的凌乱。

    所以她才选择了“代孕”这条路。钱来得快,像有些人说的,不费吹灰之力。继父逃亡在外,母亲哭得卧病在床,她需要钱。她没有退路,不管用什么方式,她必须得到一笔不菲的款子。

    一个月之后,苏怜被一个穿着打扮保姆样式的中年妇女带进了一栋豪华的别墅里。这里的洗手间都比苏怜住的房子大,而那些金碧辉煌的装饰,更是闪瞎了苏怜的眼睛,这些是她从未看到过的。

    “苏小姐,请您先清洗好自己,我们先生喜欢干净的女人。先生处理完公事就会过来见你,我先告退了,有什么吩咐请记得按铃。”用人鞠了一个躬,便消失在了偌大的房子里。

    苏怜咬着嘴唇,都快咬破了。该来的始终会来,是的,苏怜的人工受孕失败了。

    苏怜不知道是她的体质容纳不了那小小的蝌蚪,还是老天爷又跟她开了一个玩笑,注定让她这条路走得更加的错。

    既然是代孕,就意味着无论用任何一种方式,她都必须生下雇主的孩子。上次人工受孕失败后,苏怜只能“以身相许”,这样子她才能拿到救她命的钱。

    夜幕降临,灯红酒绿的城市,有多少男女在黑夜里沉沦。

    苏怜穿着薄纱般的睡衣,虽然是用非常高档的材料做的,但穿在苏怜吹弹可破的皮肤上,还是像千万只蚂蚁噬咬般难受。

    卧室里的灯很暗,昏暗而暧昧。苏怜僵硬着身体,躺在陌生的床上,虽然是席梦思,可是却让苏怜觉得十足的冰冷,苏怜瑟瑟发抖。

    门嘎吱一声,开了。

    苏怜想透过房门的灯看清楚雇主的时候,对方却以最快的速度把门关上了。昏暗的光线里,一个高大的身影在苏怜的床前停下了。

    苏怜紧张得呼吸都快停止了,男人背着光,她根本看不见他的模样。

    他双手插袋,身体散发出一阵清冷, “成年了么?”

    好听而带有磁性的声音传到了苏怜的耳朵里,让她觉得这个男人一定非常帅气,思绪不禁飘远了。

    “我问你,成年了么?”男人略带怒气的嗓音又从苏怜的头顶传来,这让苏怜有点后怕,原本的好感烟消云散。

    “我……我二十了。”苏怜颤巍巍地说出了她的年龄。

    “这么小……”

    苏怜从男人低低自语的声音里听出了男人一丝的不满。

    苏怜以为他要反悔了,便急忙说道:“我,我不小了,已经二十了,身体也已经发育完全了。对不起,上次的人工受孕是失误,我已经非常小心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能保住。我成年了,真的,这次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好这个孩子的……”苏怜紧张地哀求着。

    如果不是为了那禽兽不如的继父和性命堪忧的母亲,以她不屑世俗的心,怎么可能会下贱到如此地步,对着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如此低声下气。她痛恨自己的无能和卑贱,也恨周围的人都是冷酷无情的人。

    不管她如何苦苦哀求那些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人,但就是没有人愿意帮她,才让她此刻落到这般田地。

    “你可以后悔的。”男人依旧冰冷地说着。

    “不,我不后悔,绝对不会后悔。”苏怜想到那些凶神恶煞的高利贷,相对于眼前黑暗中的这个男人可怕多了。如果再凑不到钱,也许那些人会把她拉去夜总会卖身的。反正都是卖,这个“卖”只不过是一次而已,总比被千千万万个来路不明的男人糟蹋强。

    房间里的昏暗,让苏怜的心都纠在了一起。这是她的第一次,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第一次会交付给一个从来都没见过面的男人,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苏怜害怕死了。

    当带有男人雄性气息的身体压在苏怜柔软的身体上时,苏怜全身都僵硬了。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有看过电视里的男女之欢,可这实战还是第一次。苏怜紧紧抓住身底下的被单,如果可以撕破估计都撕破了。

    “你?第一次?”男人好听的声音传到了苏怜的耳朵里。

    “嗯。”苏怜的声音像蚊子般小,她只想赶紧结束这场交易。

    当男人的雄性物体进入苏怜的身体时,苏怜觉得整个身体就像被分解了一样。比平时刀子割到手指头还疼,一滴眼泪从眼眶里滑落了下来。

    苏怜醒了以后,看着周遭陌生的环境,全身酸疼。

    “苏小姐,你醒了?”

    苏怜抬头看了下眼前这个跟母亲差不多年纪的妇女。

    “这是哪里?”苏怜问着。

    “这是我们先生专门为苏小姐买的别墅,如果你怀上了,就在这里好好的养胎。至于你母亲,我们先生已经把她安排到最好的医院了,请苏小姐安心住下吧。”保姆言简意赅的把苏怜想要问的问题全部都回答完了。

    “我叫兰姨,以后你可以这么称呼我。我会陪伴你到生产,从你怀孕开始,一切饮食起居都会由我照料。如果你需要什么,可以吩咐我去帮你买。还有一点,先生说,你最好不要跟外界有接触,这样才不会影响你和先生之间的协议。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苏怜看着眼前冷冷的兰姨,她虽然和母亲差不多年龄,但是却没母亲那般有气质。

    苏怜紧紧抱着双膝,这就是她新的生活吗?跟皇宫里被打入冷宫的妃子有何区别?她就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吃穿无忧。

    一个月后,苏怜怀孕了。苏怜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对于这个孩子,如果生出来,她真的可以忍痛割孩吗?

    而那个陌生的男人,知道苏怜怀孕后,面也没露一次。苏怜跟外界的联系全部被他中断了,只有兰姨陪着她。

    “苏小姐,先生知道你怀孕后,已经帮你把你父亲欠的高利贷全部还清了。而你母亲已经痊愈了,先生说等你生完小少爷后,便会把剩余的款给你打过去。这十个月请你好好安胎。”兰姨又机械性地重复那神秘男子的话。

    兰姨基本是不笑的,苏怜看着兰姨不禁苦笑了一下。再美丽的容貌,再青春的身体,最后还是沦落到给人代孕。

    苏怜想起了罗云,那是她的青梅竹马,穿着白衬衫随风飘扬的男子。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满世界疯了似的找她。

    苏怜不想拖累罗云,原本他的家庭条件就不好,她所背负的巨额欠款,是罗云怎么也还不清的,而且苏怜不想要罗云知道她这般肮脏的面目。她已经配不起他,她辜负了他的一往情深。

    “兰姨,我可以用下电脑吗?”

    苏怜自从搬到这栋别墅后,所有的通信方式都被切断了。那个男人也有给她一部手机,但里面除了母亲的联系方式,其他的根本都没有,也打不出去,这拿跟没拿有区别吗?

    “苏小姐,你用电脑要做什么?”

    “我有点闷,想要听会儿音乐。”是啊,怎么能不闷呢?每天除了花园、房间,哪里都去不了,而且这周围连只蚂蚁都没有,更别提活生生的人了。

    “这……”兰姨犹豫着,她虽然不怎么懂电脑,但她还是担心先生知道了会不高兴,她可不想失去这份工资不菲的工作。

    “兰姨……”苏怜可怜地求着。

    兰姨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女儿年纪一般大的女孩,心里不禁有点疼。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走上这条路的,但这么年轻的姑娘,还是可惜了。

    “行吧,但你只能用一会儿啊。可别用太久,要是先生知道了会骂我的。”

    “好的,谢谢兰姨。”

    苏怜松了口气,她想看看新闻,看最近有什么事情发生。这儿实在太闷了,再不找点事做,她一定会疯掉。

    苏怜打开电子邮箱,想要看看最近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对,没错,她是个大学生,还是一个名牌学校的大学生。也就是这样的身份,她才得以让雇主看上。

    高学历、魔鬼身材、聪慧的资质、美貌的容貌,换谁都会花钱买值得价格的东西。而她勤奋努力挤进的名牌大学,却断送在了她手上。

    苏怜打开了邮箱,系统提示有好几十封未读的邮件,而这些是连续发的。

    “苏怜,你去哪里了?怎么我联系不上你了……”

    “苏怜,我去家里找你,怎么你们搬家了?”

    “苏怜,你回电话给我好吗?怎么你手机没用了……”

    苏怜看着发件人,清一色的全部都是罗云的落款。

    苏怜的眼泪滴在了键盘上,心里默念着:罗云,对不起,今生怕是要负你了。

    而苏怜在这边梨花带雨,她却不知道某个地方却有个男人的眼睛像鹰一样盯着她。

    是个男人,看到苏怜哭泣的样子,一定会心碎的。可是冷颜却暴怒了,这个女人,怀着我的孩子,居然还在为别的男人掉眼泪,简直不想活了。

    男人拿起身边的手机,手用力地捏着。

    “兰姨,你为什么让她用电脑?”

    男人可怕的声音传到了兰姨的耳朵里,兰姨知道先生生气了,“先,先生,对不起。苏小姐她说想听音乐,我……”

    “你什么?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伺候我母亲的份上,我就把你开除了。警告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男人低沉的声音,让兰姨流了一身汗。

    “先,先生,我明白了。”

    “你回家里伺候吧。”

    “先,先生,你不是说不开除我吗?我真的不知道苏小姐做了什么。”兰姨突然有点懊悔让苏怜用电脑。

    “不是开除你,你回来就是了,我这边另有安排。”还没等兰姨再说什么,冷颜就挂了电话。

    兰姨拍着胸脯,吓死她了。如果被开除了,家里没了她的收入,那估计都要吃土了。

    兰姨收拾了行李,跟苏怜告别,“苏小姐,我没办法伺候你了,我得回总府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兰姨,你怎么要走?怎么了?是我用电脑的事吗?”

    “不,不是的,你别多想。也许是那边需要我,我先走了。”兰姨也有点心疼苏怜。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而苏怜乖巧的模样,的确让人心疼。

    苏怜看着空荡的房子里,只有她只身一人,不禁垂了眸。这才有点安心的事,却又起了变化。

    冷颜看着苏怜那装可怜的样子,不禁冷哼了一下。女人果然都是虚情假意的。只要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都会心甘情愿的爬到你的床上。

    他要不是看在苏怜是个清白的身子份上,凭她也不会入他的眼。要不是家里的那些叔伯催着他联姻,他也绝对不会走上这么一条路。只有他有了孩子,家里那些老头才不会欺压到他头上。

    “苏小姐,请你收拾行李,跟我们走吧。”

    苏怜看着眼前穿着西装,黑压压一片的保镖,这又是怎么了?

    “走?去哪里?”苏怜一头雾水。

    “你跟我们走就是了,至于去哪里请你不要过问。”

    苏怜摸着微凸的肚子,已经四个多月了,难道他们是要带她检查性别吗?

    苏怜就像一个木偶一样,机械地跟着一群人走。上了车,到达机场,坐上飞机,连要去哪里苏怜都不知道。望着窗外飘过的白云和自由自在的小鸟,苏怜想着,来世做只鸟多好,没有任何情感,也不用去顾及别人的死活。

    想着想着,苏怜就睡着了。怀孕后,她就开始嗜睡,每天就算睡足二十个小时,也还是一副睡不够的样子。梦里,她看到了罗云,而罗云的身影却渐行渐远。

    等到苏怜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了。望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苏怜试探性地想要找到答案。

    “你好。”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映入了苏怜的眼睛。

    “你好,这里是?”

    “我叫慕念,你的妇产医生。这里是美国,你将会在这里生产。”慕念带着友好的微笑跟苏怜解释着。

    “什么?美国?”苏怜睁大了眼睛。天哪,她怎么睡了一觉就到了美国,真是被雇主卖掉她都还不知道。

    “YES,这里就是USA。”

    苏怜看着慕念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好,我叫苏怜,以后就麻烦你了。”苏怜客套地说着,对于眼前的人她不敢再多说话。她害怕她再像兰姨一样消失在她身边,而她或许会再被换到另一个地方。

    五个月后的夜晚,苏怜被一阵阵绞痛,痛醒了。

    “慕念,慕念,你在吗?慕念。”苏怜疼得满头是汗,她和慕念的房间只隔了一个墙壁。

    慕念打开了苏怜的房门,“苏怜,你怎么了?”

    “慕念,我肚子好疼,好疼。”苏怜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苏怜,你要生了,预产期不是还有半个月吗?怎么就提前了,我这边联系医院,你忍着啊。”慕念比苏怜还紧张。这几个月的相处,她知道了苏怜的苦衷,从心里更加心疼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女孩子。

    “慕念,求求你帮帮我,我快不行了,你一定要帮我接生。”苏怜躺在担架上,手紧紧地握着慕念的手。

    她第一次感到害怕,她不知道怎么生孩子,也不知道是否会有危险,她只知道此刻恨不得死了。

    “我一定会帮你的。苏怜,你别担心,来,吸气,放轻松。”

    苏怜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水,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

    “啊……”苏怜叫得撕心裂肺,她不曾想到生一个孩子,居然是这么痛苦。如果当初知道顺产这么可怕,她一定会选择剖腹产的。尽管雇主要求她顺产,可是这实在太疼了。

    “哇哇……”婴儿清脆的啼哭声,让苏怜松了一口气。

    “恭喜你,亲爱的,你生了一个男孩,你看,多帅啊。”慕念抱着孩子,让极尽虚弱的苏怜看。

    看着孩子哭得脸都皱起来的样子,苏怜的心都揪在了一起。这是她的孩子,同系一条命的孩子。这是她的骨肉啊,怀胎将近十月才生下来的孩子,已经融入她血脉的孩子。

    十个月的陪伴,让苏怜感受到了生命的奇迹。孩子的每一个胎动,每一点变化都深深印在了苏怜的心里,这让她如何割舍。

    “慕念医生,请您把孩子给我们。”

    苏怜抬头看到好几个护士冲到病房里,是雇主派来的人。护士走过去,从慕念的手里接过了孩子。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不要抱走我的孩子。”苏怜泪如泉涌,此刻的她就像万箭穿心般难受。就算她哭干了泪水,那些人也不会把孩子还给她。

    “慕念,我,我的肚子,怎么还是那么疼。”肚子的疼让苏怜暂时忘记了母子的分离。

    “苏怜,吸气,亲爱的,忍一忍。加油,对,快出来了。”当另外一个孩子出来的时候,苏怜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哦,亲爱的,恭喜你,是个公主。上帝保佑,我们的计划没被看穿。”(原标题:《代孕》,作者:我就胖咋滴。文章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众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