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发表于:2016-12-13 20:06:13   

    我出生在鲁西南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当地民风淳朴,农村娱乐不发达,小时候的娱乐方式也就是玩弹弓,捉迷藏,逮个鱼,再就是听长辈们讲故事。以前农村封建迷信思想盛行,耳濡目染了很多奇怪的事情,下面为大家一一道来,不足之处欢迎指正。


    一、鸡橛子

    小时候喜欢玩捉迷藏,大人知道了总是告诫我们别藏在太偏僻的地方,小心遇见鸡橛子。「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鸡橛子只是发音,具体怎么书写我也不清楚,听老人们说,是一种瘦高瘦高的类似西方小丑的生物,神出鬼没,喜欢独自藏在机井里面,遇见小孩晚上捉迷藏,就出来幻化为人形,跟小孩一起玩,喜欢恶作剧,但不害人。捉过那么多次迷藏,我也没遇到过!

    二、驱鬼

    鲁西南有圈养青山羊的习惯,不像山区,养一群羊,可以赶到田边沟渠上放任羊群吃草,无需操劳饲料。我家一般每年都养六七只,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十来只,从春天开始大人小孩都要到地里薅草,用来喂羊。小时候农业技术不发达,感觉庄稼地里总是遍地杂草。后来随着除草剂的应用,也不用一把一把地拽了。「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有一天下午,我大概五六岁,跟几个小伙伴扛着粪箕子,满地里跑着薅草,只顾着看哪里草多就往哪里走,就这么低着头一直薅到几个坟头前面,坟是土坟,也没有墓碑,坟堆上长满了一人来高的蒿草,孤零零地矗立在旷野中。当时心中害怕,就和几个小朋友换了地方,薅满了整整一粪箕子草就回家了。「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大概过了晚上七点多,头就开始疼了起来,身上高烧不止。我妈就问下午去哪里薅草了,我告诉了她地点,她好像马上就明白了。拿了一个白瓷碗,盛满清水,又取了三个筷子,走到大门口,把碗放在地上,把三根筷子并在一起,插在水碗中,问:是不是谁谁谁,连说了几个人的名字筷子才站在了碗里,而那几个人早就去世了。然后我妈就开始给说一些好话,反正就是以后给你烧点纸钱,你赶快走吧之类的。等筷子在碗里站了几分钟,就取了出来,把碗里的水倒在了门边。

    说来奇怪,过了一会我头就疼地没那么厉害,也退烧了。到现在也不清楚是心理作用,还是世界上真有通灵这种事。

    三、鬼打墙

    我们村东北边有一户人家,姓许,家里老汉个头很高,微驼,每次见他都是一副红光满面的样子,性情随和,喜欢逗小孩,我们也经常缠着他讲一些鬼故事,这件事是他亲身经历,我叔讲给我听的。「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小时候很少能看到电影,农村也就是过喜事了才舍得花钱请放映队放上两部老片子,每逢此时十里八乡的人都赶过来,就跟过年一样。有一次邻村谢楼放电影,老汉也过去看了,看完大概夜里十二点,当时是冬天,阴历十一月十五前后,冷月高挂,四野无声。老汉回来时没有顺着村里的大路走,而是走的村子北边的小路,要经过我叔家,紧挨着我叔家后面有一个长方形的园子,半人高的土围墙围着,大概三亩的面积,里面栽了三行老杏树。

    走到园子跟前,老汉心想马上就到家了,就加快了脚步顺着土围墙向前走,走了很久很久,转脸一看,旁边还是土围墙,心里就明白,这是遇见鬼打墙了,心中有点发慌,就蹲在地上,点了一锅烟,抽完后慢慢站起身子,看清了方向,继续走。走了很久还是绕着围墙转圈圈。后来感觉走不出去了,转到我叔家门前的时候就使劲敲门。给我叔说了,我叔胆子也小,但没办法,只能送他回去。

    后来我叔告诉我,送完老汉回来的时候,别看月亮挺圆,光线挺好,他腿都吓软了

    四、飘起的秤砣

    邻村谢楼有一个卖香油的,自己榨油,自己走村串户卖油,自给自足,日子过得也挺红火。

    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他起了个大早,推着自行车准备出去卖香油,走到村子西边的水潭边上,看见秤和秤砣有些脏了,准备洗一下。那个水潭挺深,最深的地方有三四米,在河旁边,除了村民经常洗澡的一片地方,里面密不透风长满了蒲草。「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刚蹲到水潭边上,把秤和秤砣放到水里,秤砣就慢悠悠地往水里飘去,他神手去捞,没抓住,秤砣还是一直往水潭中央飘。于是他晚起裤腿,准备下水捞,刚走了两三步,忽然灵醒了,觉得不对劲,秤砣不可能飘在水里啊,当时吓得魂不附体,连秤砣都顾不上拿,推起自行车就一溜小跑,跑到家躺了好几天才缓过劲来。

    五、鬼压床

    讲一件我自己亲身经历的。2002年高考过后,在家呆着等成绩。我家有两个院子,老院在村子中间,新院在村子最南边,六间瓦房,无人居住,院子长满了齐膝深的荒草。放假了我就一个人在那里住。

    记得是02年是7月24号公布高考成绩,23号晚上,下着蒙蒙细雨,天气闷热,加上明天就知道成绩了,心里烦躁,就把窗户和大门全部打开,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似醒非醒。朦朦胧胧间感觉一只手在我胸口上摸来摸去,可能是本性使然,我就抓住那只手猛地甩了出去,只听见梆的一声,有个东西好像打在了床沿上,然后我被惊醒了,开了灯,睡眼惺忪地看了一圈四周,什么也没用,只听见沙沙的细雨声。然后又看了一下表,凌晨2点14分,就这么晕晕乎乎过了一会,才反应了过来,感觉不对头,头发都竖起来了,头要爆炸、全身紧绷、发麻的感觉,顾不上关门关窗,翻身骑上自行车,一路狂奔到了老院,我父母很奇怪这么晚我过来干嘛,我也没说什么就躺床上了。后来我一个人再也不敢去那里睡觉了。

    这件事我没跟别人说过,第二年我上大学了,我弟还在上高中,跟我一样放假了或者周末一个人在新院住,有一天夜里他也一路狂奔到了老院,跟父母说睡得正香,听见床下面有说话的声音。后来也不敢在那里住了。

    我把自己经历的也告诉了父母,父母以前农村人少,我们新院附近荒草遍地,有乱坟岗,后来随着人口的增加,阳气旺盛,也没人在意这些,有些人家的房子就盖到了坟头上,可能是死去的亡魂被打扰了。

    这件事虽然过去多年,仍然历历在目,那天晚上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如昨,至今回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

    六、鬼哭

    上面提到的姓许的老汉,一肚子鬼故事,据他自己说,他经常遇见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故事是听他讲的。

    有一年夏天收了麦子,都摊在场地里晾晒,他家的场地在我们村东边,旁边有一条深沟,我们叫东沟,记得小时候里面有水,还经常去沟里挖泥鳅。传说东沟是孤魂野鬼流浪之地,所以晚上一般没人敢从沟里经过。上小学时还在沟里看见过人骨,已经腐朽了,颜色泛黄,像是大腿骨,我们还拿来玩,被大人骂了一通才扔掉了。「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一天晚上许老汉正在场地里看麦子,人年龄大了瞌睡少,大半夜的也睡不着,在鞍子里躺着,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沟里哭泣。老汉很奇怪,大晚上的怎么还有人哭,加上人胆大,就拿着手电蹑手蹑脚地往沟边走去,想一探究竟。

    来来用手电照了一番,什么也没发现,往回走的时候手电筒无意间往旁边一扫,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蹲在地上,披头散发,像个妇女,正在那里呜呜咽咽地哭泣。老汉知道这是撞了邪了,然后默默地给做了个揖,又祷祝了几句,也就是明天给你烧点纸钱,在下面吃饱喝足早点投胎之类的话。黑影随后就消失了,哭声也没了。

    老汉告诉我们,也不知道是哪里的骨灰野鬼无处投胎,才徘徊在东沟旁边

    七、旋风

    平原上一般天气炎热的时候,野地里容易挂起旋风。形状像龙卷风,四五米高,里面夹杂着枯枝败叶烂塑料之类的东西,从一个地方旋转到另一个地方。有时候在地里看见了,父母就让我们对着旋风吐口水,然后再往地上跺几脚。「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话说我们村一年轻人,去姥姥家走亲戚回来,那时候正是麦收时节,小麦都割得差不多了,天气炎热干燥。大中午的也见不到人,就他一个横着小调,骑着自行车往家赶。远远的一个旋风转了过来,在他身边若即若离,跟了他有二里地。他当时就来气了,心想平白无故的你老跟着我干嘛,就停下自行车,捡起几个土坷垃对着旋风狠狠砸了过去,随口还骂了几句脏话。结果回家后就发高烧,说胡话,满嘴都是我错了,以后再不敢这样了。家里人就请了驱鬼人,就村里的那个老汉,驱鬼人说撞了邪灵了,让他家人拿了个鸡蛋,在他额头上滚了几滚,嘴里念念有词,结果第二天就好了。

    八、长虫精

    长虫是鲁西南对蛇的俗称,鲁西南流传着一个说法:长虫性阴,需要不停地吸取活人的阳气,修炼千年才能成仙。所以我们村的人见了长虫直接活活打死,生怕给自己带来晦气。我们村地处华北平原,记得小时候只见过两种长虫,一种青色,一种暗红色,都没毒。「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离我们村十多里有个郭楼村,村里老夫妻两个,一个儿子,当时八九岁,由于老来得子,老夫妻两个心疼得不得了。孩子倒也懂事,嘴甜,见人就大爷大娘的叫个不停,很惹村民喜欢。

    有一次,孩子跟着父母下地,父母给花生锄草,孩子就一个人拿着小铲子去旁边挖坑。挖着挖着从草丛里钻出来一条银白色的小长虫,有二十厘米长,通体透明,就停在小孩旁边,仰着头,吐着红信子,盯着小孩。小孩一看这么小的长虫,也不害怕,一铲子下去给拍死,挑在刚挖的坑里埋了。然后若无其事地回到父母身边,等父母干完农活就回家了。「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当天晚上,吃完晚饭正准备睡觉,就听见门外有咝咝的声音,父母打开房门一看,一条黑底白花的大长虫,很急躁的样子,对着房门不停得吐信子,父亲就大着胆子,用棍子把长虫挑到门外,回来睡觉了。当晚什么也没发生。

    谁知道接下来几天,每天晚上都有长虫来院子里,后来甚至大白天的都有长虫爬进屋里,躺在灶台上,也不怕人,就那么赖着不走。父母惊惶就请来了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到来之后告诉他们,是你们家小孩冲撞蛇神了,明天中午在大门外点三炷香,然后用水缸把小孩扣在院子里,过两个小时长虫就走了。

    第二天中午父母依言照办,点了香,找了个大水缸把小孩扣住,过了两个小时长虫非但没走,反而越聚越多,绕着水缸转圈圈,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长虫们才纷纷离去。父母急忙小心翼翼地翻开水缸,小孩不见了,只看见一滩血水。

    九、鬼蒸馍

    鲁西南夏天收麦子,秋天收花生,主食是馒头,一年半年的难得吃一次米饭。捏馒头前先要发面,就是把面和好后加入酵母粉,用被子盖上,等面膨胀发酵后再做馒头,这种馒头叫活面馍。还有一种方法是面和好后擀成厚饼子,切成块蒸熟,叫死面饼。两种主食,一种松软,一种劲道,各有各的味道。「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我们村有一对小夫妻,新婚不久母亲就去世了,这些只能自己做家务活。一天晚上妻子蒸了一锅馒头,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揭开锅盖,赫然发现中间的几个馒头没有发酵,黑乎乎的,比旁边的小了一圈,模模糊糊还能在上面看见手印。当时也没在意,觉得难看,就先把这个馒头吃了。没料到晚上的时候媳妇满头大汗,直叫肚子疼。丈夫去村卫生室买了些药,吃了也不起作用。没办法请来风水先生,把来龙去脉说了,风水先生让赶快去买黄纸,然后把几张黄纸烧成灰,兑在水里给媳妇喝下,过了一会肚子就不疼了。临走时风水先生特意嘱咐剩下的黄纸要赶明天早上给刚去世的老母亲烧了。

    听人说,媳妇好像不太孝顺,人也懒,不做家务。小夫妻两个在母亲去世后也没给烧过纸。老母亲在地下心生不满,就亲自回家了捏了几个馒头,来惩罚这对不孝的夫妻。

    十、黑乌廊子

    话说我们老家那片家家户户都种桑树,桑树一人来高的时候把头掐掉,发了杈只留三根或者四根。等长到三米高,树杈也有小臂那么粗了,锯下来放在火窖上烤,然后加工成叉子,用来翻挑小麦花生。然后用自行车运到集市上卖,记得小时候一根桑树叉子能卖两块钱,每年家家户户都有一笔不小的收入。「恐怖」鲁西南的这些乡野传说!你可听过?

    我有个大爷,当时也就四十来岁,一天早上起了个大早,骑着自行车去四十多里外的黄岗集卖叉子。天还没亮,他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看不清路,也不敢骑得太快。走了没多长时间,无意间扭头一看,旁边不远的地方一个黑乎乎的圆形的东西,有麦秸垛那么大,飘乎乎地跟着自己,知道自己是遇见黑乌廊子了,当时心里那个怕啊,也不敢往前走了,就停下自行车,蹲在路边抽烟,那黑乌廊子看他停下了,也停下不动,知道太阳快出来了,才消失不见。

    据说,黑乌廊子跟鸡橛子性质差不多,从不害人,但会让人迷路。每逢此时只要停下来抽根烟什么的,就不会被迷惑。

    结语:其实比鬼更可怕的是人!


    「关注订阅,发现更多」—生活频道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