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民间故事:午夜白骨精

发表于:2016-12-14 01:01:19   

    民间故事:午夜白骨精

    一个女性孤零零地走在漆黑的大街上。

    大街两旁,是杂草和树木。

    虽然走得很规矩,看起来没有啥异常,可是,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酒气。

    醉酒却还能如正常人相同走路,也算是一个奇迹。

    两个年轻人——晓东和阙峰——从她身边走过。

    他们瞥了她一眼,不禁有了邪念。

    ——只是一眼之瞥,他们就看出了,这个女性很美丽。

    ——尽管看到的她的容貌不是太明晰,他们都判定她是一个美人。

    情不自禁地,他们停住了脚步。

    互相对视了一眼,晓东小声说道:“咱们之前刚忙活了一阵子,如今是不是应当让自个舒爽一下?”

    阙峰当然理解了他话中的意思,嘴角挂上了一抹坏笑。

    然后,两个人折身返回,拦住了那个女性的去路。

    女性停下了脚步。

    如同认识到了啥,她低着头,没敢抬起来。

    正面看着她,两个人的心更是开朗了。

    ——果然是一个美丽的美人儿,前凸后翘,又高挑,身材好得让任何男子垂涎。

    “你如同喝了许多的酒。”晓东坏笑着搭讪道。

    “我喝不喝酒,不需要你管。”女性给了他一个很冷的答复。

    “我是一个好心人,担心你喝醉了之后,倒在地上,被别人捡尸……不如让咱们哥儿俩送你回家吧?”

    “不必。我即使出了啥事,也与你们无关。”

    “真的?”

    女性不说话了。

    她看着他们,惊慌地问道:“你们想干啥?”

    阙峰说道:“莫非你没看出来么?”

    “求求你们,不要……”女性遽然示弱了。

    ——一切的假装卸下,本来每一个女性都是很软弱的人。

    女性害怕的哀求,让他们的胸腔更热。

    晓东一把抓住欲要逃走的女性,阙峰围了过来,靠近了她的身体。

    两端狼,一只羊,强者太强,弱者太弱。

    女性在这种形式下,怎样能逃得出去?

    一个拉扯着她的衣服,一个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挣扎力不从心,喊救更无门。

    有一个骑着单车的路人仓促路过这儿,又以更快的速度逃离了此处。

    两只蹦到这儿的青蛙,也以更快的速度蹦走了。

    女性的衣服被扒光,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两个年轻人亵玩着。

    而此刻,陡得一阵风起,两个衣衫不整的年轻人遽然感到了一股史无前例的寒气。

    晓东对阙峰道:“这儿不是适合办那种事的当地,咱们换个地儿吧。”

    他们对她的侵略,犹如猫在玩弄着老鼠。

    烈火在他们的身上焚烧,泪水却从她的双眼里流出,砸在湿润的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发泄完了兽欲。

    拎着裤子,阙峰问晓东道:“她肯定看到了咱们的脸,假如告咱们,咱们是无法逃得了的了……再加上咱们今日做的事,假如被发现了,咱们可能要坐一辈子的牢了。”

    晓东皱紧了眉头,“你要杀了她?”

    “假如她不死,咱们就蹲大牢了。你要想理解,咱俩干的事,假如蹲了大牢,跟死可就没啥差别了。”阙峰很认真地提示道。

    “杀人,假如被逮到,岂不是更没有出头之日。”

    “荒郊野外,随意找一个当地埋了,谁知道?”

    两个年轻人看向了依然是一丝不挂的女性。

    没有任何光线,他们看不到她有着啥样的表情。

    可是,他们感受不到她那因严重而表现出的呼吸短促,也感受不到周围有啥热度。

    他们遽然觉得很是冰冷。

    刚在那个女性的身上下了很大的体力,他们怎样可能会一下子就觉得冰冷呢?

    知道她就在咫尺的当地,也知道自个要杀了她,他们却是变得十分严重了。

    他们如同都能听得互相的心跳。

    晓东说道:“本来,我也不想让你死,可是,在那条大街上,你看到了咱们的姿态,所以咱们不得不弄死你。”

    女性说道:“强奸了我,还要杀我,你们可真是可耻的暴徒。”

    阙峰说道:“咱们本来即是暴徒,方才还在一家便利店掠夺了快到一万块钱,还捅了售货员好几刀……”

    女性问道:“你们经常干这种犯法的事儿么?”

    阙峰说道:“咱们的收入来历即是这么的,不过,捅人的事儿,咱们可很少干。只要别人听话,通常我都会放过他们。”

    女性说道:“除了掠夺以外,你们还干过啥事?”

    阙峰说道:“当然还有强奸……跟你说吧,你不是咱们强奸的第一个女性,当然也不可能是最终一个。”

    女性问道:“你们都把被你们凌辱的女性杀了?”

    阙峰说道:“在你临死之前,我无妨跟你说句实话,是。”

    女性缄默沉静了。

    而这时,晓东遽然“啊”了一声。

    阙峰严重地问道:“你怎样了?”

    晓东颤抖着说道:“我方才碰到了她的手……她的手……不是手……”

    “啥意思?”

    “都是骨头……都是骨头……”

    阙峰边说着,边伸手去摸那个女性,“你瞎说啥?分明是活人,方才咱们还在她的身上做着那种事呢,她身体的温度……”

    而说到了这儿,他的手触到的是比冰还寒的东西。

    他不禁止住了话,心陡得提到了嗓子眼儿处。

    因为他摸到的,正如晓东所说的,是骨头。

    没有血肉,比冰还寒。

    这时,女性冷冷地说道:“像你们这么的人活着,天底下还能容得下好人好好地活下去么?”

    晓东颤抖着声响问道:“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女性说道:“我是人,也是鬼,更是一个精,——白骨精。”

    阙峰神色皆慌,“你……你想如何?”

    女性揶揄地问道:“莫非你们猜不出来么?”

    阙峰双腿一软,跪了下来,“求求你,不要……”

    女性的声响冷得彻骨,“之前我这么说的时分,你们是怎样回答我的呢?”

    晓东俄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像是从阴间里传出来的叫声,听得阙峰浑身起鸡皮疙瘩,血液几乎要逆流了。

    温热的液体洒在了阙峰的身上。

    不必想也知道,那是晓东身上溅出的血。

    双眼里到处是漆黑,他啥也看不到。

    他很想跑,但两只腿只能跪着,怎样也提不出力气。

    一股悲惨涌在心头,死亡的暗影很快地笼罩了他的全身……

    一个女性孤零零地走在漆黑的大街上。

    她的周身是富贵的大路。

    已经是深夜,交游的行人很少,车辆也稀少了。

    这时,一个醉汉从对面走了过来。

    与女性擦肩而过的时分,他发觉她长得十分美丽。

    并且,他也闻到了一股很浓的酒味儿。

    那肯定不是自个所喝的那种酒,也即是说,酒味儿是从她身上飘出来的。

    她如同喝了许多的酒,不然,她身上的酒味儿不可能那么重。

    他转过身,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一个醉酒的男子和一个醉酒的女性共度良辰一宵,想想都觉得不错。

    一个邪念窜进了他的心头……

    霓虹灯火将这个夜晚映得错综复杂。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