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 >>正文

厦门籍奇女子陈粹芬 一生忠诚守望孙中山

发表于:2016-12-14 08:10:21   

    厦门籍奇女子陈粹芬 一生忠诚守望孙中山

    ■上海国画家戴敦邦根据孙中山与陈粹芬的合影所绘的水墨肖像画(局部)。

    原籍厦门海沧新垵的陈粹芬身份极为特殊。她同孙中山在一起生活,朝夕相处,同起居、共患难近廿载,是孙中山从事推翻清朝革命斗争初期最亲密的伴侣,生前却没有妻妾的名分。她能骑马、会打枪,随军征战,为接待革命同志,烧饭做菜、洗衣缝被,任劳任怨,屡立奇功,却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后,功成身退。

    陈粹芬厦门祖屋犹在

    现在的海沧区新垵村西片,有一座普通的小院,门牌号为398号。看起来它只是一座很普通的小院落,然而这里就是被称为孙中山“第二夫人”的陈粹芬女士的祖屋。

    厦门文史专家彭一万等人为了考证陈粹芬祖籍到底是否在厦门花费了整整5年的时间。房子是陈粹芬的祖父早年由河南迁来时修建的,当时这里叫海澄县新垵村。鸦片战争后,陈粹芬的祖父卖掉房子,带着家人离开厦门去了香港。

    19岁在教堂结识孙中山后,陈粹芬对孙先生非常崇拜,两人不久便坠入了爱河,在红楼租屋住下,结成革命伴侣。 陈粹芬多次为起义运送武器, 其间以夫妻名分掩护孙中山。

    “女中丈夫,性格刚毅”

    彭一万介绍说,1907年,孙中山在广东边界先后策划4次起义,能骑马、会开枪的陈粹芬均随军征战,尽显“女中丈夫”气概,连参战的东瀛友人池亨吉都称赞她“性格刚毅”。

    陈粹芬在日本横滨时,接待革命同志、照顾大家的生活,无微不至。胡汉民等这群为献身革命的亡命客亲热地喊她为“四姑”,陈粹芬却谦称自己只是一个“煮饭婆”、“洗衣婆”。

    那时,日本社会知名人士如宫崎寅藏、犬养毅等都与孙中山往来密切,他们都对陈粹芬的作为赞誉不绝。宫崎寅藏的哥哥宫崎民藏对她说:“在照顾孙先生日常生活的那位中国妇女同志,真是个女杰。她用长筷子、张着很大的眼睛、像男人在吃饭的样子,革命家的女性只有这样才能担当大事。” 宫崎民藏还勉励其弟媳向陈粹芬学习,说:“你看她声音之大,你应该向她看齐才对。”

    五祖鹤阳拳的秘传弟子?

    是什么让陈粹芬成长为一名能征会武的女中英豪?出身鼓浪屿、专门研究陈粹芬的云南海关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昆关文学》杂志主编苏恩待的说法,也许能解释这个谜一般的厦门籍奇女子。

    苏恩待1946年出生在福建鼓浪屿,1963年考入了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到云南工作。他从6岁开始习五祖鹤阳拳,11岁时又师从73岁的拳师邱剑纲。

    苏恩待说,陈粹芬是蔡玉明的秘传弟子。五祖鹤阳拳是清末泉州武术家蔡玉明创编出来的福建武术的一大流派。而邱剑纲也是蔡玉明的弟子,陈粹芬应该是邱剑纲的师姐。他们都是海沧新垵人。

    “一文一武,大事可举”

    据苏恩待的讲述,孙中山在香港念书时,在一个小教堂里认识唱诗班里的陈粹芬。她由于练过五祖鹤阳拳,声音宏厚如美声唱法,其实她用的正是气功,孙中山那时就看上了她。孙中山很倾慕陈粹芬的五祖鹤阳拳,觉得两人“一文一武,大事可举”,所以将“孙帝象”改为“孙文”。

    按照苏恩待的说法,孙中山领导的第一个革命团体兴中会,最先是在澳门。也正是陈粹芬利用其在五祖鹤阳拳中的影响力,为孙中山组织了第一批追随者,如杨衢云(祖籍也是今厦门海沧)、郑士良等人。

    苏恩待说,他的祖父是远洋海员,叫苏散,经常出海去南洋,与南洋当地的华人关系密切。陈粹芬的养女苏仲英正是苏散在马来西亚的族人的孩子。

    功成身退,自愿分离

    苏恩待还提到,陈粹芬离开孙中山最终的原因,是听了她师父蔡玉明的话,他对陈粹芬说适当的时候她需要功成身退。

    陈粹芬身退后,孙家人以家人的身份接纳了她,被孙家以妾的身份收入祖谱。孙中山的哥哥孙眉在澳门给她买了套房子,而孙中山的正妻卢慕贞也与她相处融洽,情同姐妹,晚年两人仍常聚首,尤为难得。

    1915年,宋庆龄与孙中山结婚,陈粹芬就像大夫人卢慕贞一样,表现大度。她说:“中山娶了宋夫人之后有了贤内助,诸事顺利了,应当为他们祝福。”

    “他待我不薄,也不负我”

    陈粹芬不久后即告别亲友,只身赴南洋,隐居在马来半岛槟榔屿,淡泊俭朴。当地侨界人士都尊称她为“孙夫人”或“孙太太”。她曾说:“我跟中山反清,建立中华民国,我的救国救民愿望已经达到。我自知出身贫苦,知识有限,自愿分离,并非中山弃我,他待我不薄,也不负我。”

    1925年3月,在南洋的陈粹芬得知孙中山逝世,痛哭失声:“我虽然与孙中山分离,但我们的心还是相通的,他在北京病危期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梦见他在空中飞翔。”她在家中设坛遥祭孙中山,时间长达7天。陈粹芬身着丧夫的孝服,女儿孙容则以丧父身份披麻戴孝。前去吊唁祭奠的人,见陈粹芬哭得死去活来,无不为之陪泣落泪,为她对孙中山的深厚感情动容,这一时在南洋槟榔屿传为佳话。

    弥留之际,最牵挂她

    “孙中山弥留之际,心中最牵挂的就是陈粹芬。”苏恩待说,孙中山病重期间,交代完各种国事家事后,口中一个劲地念叨:“我要睡地上。”当时在场的胡汉民、汪精卫、孙科等人劝说:“地上冷。”孙中山的回答是:“有冰更好。”人们根本不理解孙中山的话是什么意思。

    大约在两年后,孙科来到南洋看望陈粹芬,提起这个过程,陈粹芬顿时泪流满面。原来这里隐藏着孙中山和陈粹芬热恋时的一个秘密。

    当年,孙中山和陈粹芬在屯门租房居住。由于孙中山从事反清斗争,随时都面临被抓捕的危险。陈粹芬利用练过地躺拳的本领,便自己睡在地上,这样,如果有人前来,她就能较早地听到声音,方便孙中山撤退。孙中山也提出“我要睡地上”,陈粹芬说“地上冷”,孙中山的回答就是:“有冰更好。”

    (本版综合《中山日报》、《东方早报》

    《东南早报》、《厦门日报》等)

    陈粹芬生平小传

    陈粹芬(1873一1960),原名香菱,又名瑞芬。她原籍福建同安(今厦门海沧新垵),父亲是位郎中,五口通商时父亲随厦门商人到香港,所以她出生在香港新界屯门。据说爱国华侨陈嘉庚是她的侄辈。由于她早年在南洋从事革命活动的时间较长,因而常被误认为南洋人。

    1892年8月,时年19岁的陈粹芬在香港屯门基督教堂,由陈少白介绍她与孙中山相识。

    1895年初,孙中山谋划广州武装起义。陈粹芬赶到香港去会见孙中山,成了他唯一的卫士。

    1912年秋后,陈粹芬到澳门风顺堂4号孙眉家中居住。她从不炫耀自己的特殊身份,在孙中山荣任临时大总统之时功成身退,与孙中山分手。

    1915年,孙中山与宋庆龄结婚时,陈粹芬已42岁,为了安慰独居的寂寞,她抱养了一位苏氏华侨的幼婴为女儿,取名孙容,又名仲英,母女相依为命。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陈粹芬远在南洋,痛哭失声,设坛遥祭7天。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陈粹芬应孙科(时任行政院长)之请,携女儿孙容回国,住在广州。5年间,为孙科操持家务,照顾其子孙治平、孙治强兄弟及自己的女儿孙容,让他们都先后考入大学。

    1936年蒋介石南下广州,为答谢当年陈粹芬在日本时的照料,特亲自修书托居正(时任司法院长)探望陈粹芬,并致送10万元,给她作为建筑房屋及养老之用。

    1937年,养女孙容与孙眉之次孙孙干相爱,本来论辈分属姑侄,遭到长辈反对;但因无血缘关系,孙科也极为赞成,出面成全。孙容恢复原姓,改为苏仲英,两人赴意大利结婚。

    1948年,陈粹芬再迁居香港,这次一住就是十几年。

    1958年,养女苏仲英罹癌过世。孙家怕陈粹芬承受不了,始终不敢告诉她。

    1960年秋,陈粹芬在香港溘然长逝,享年87岁。

    1986年年末,陈粹芬女婿孙干(孙中山的侄孙)回香港收拾陈粹芬与妻子的遗物,改葬岳母遗骨于中山县翠亨村孙氏家族墓地之内。墓碑上写道:孙陈粹芬夫人之墓,婿孙干率外孙必胜、必兴、必达、必成、必立建立。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