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妻子打电话说晚上加班,我却见她进了七天!

发表于:2016-12-14 20:01:42   

    前情提要:

    开玩笑撕烂了女上司的名贵内衣,这下玩大发了!

    本故事连载,篇幅原因,请关注本头条观看前后内容

    妻子打电话说晚上加班,我却见她进了七天!

    张雪也傻眼了,带着哭腔说:“师傅,我不是故意。这是什么狗屁材质,一撕就破,肯定是冒牌货。”

    严旭尧有些心烦意乱,怒道:“你给我住嘴!”

    他爬起来走上前一把将张雪手中的另一半夺过来,连同自己手中的一半一起装到档案里,生气地说:“你以后都不许动它,否则我就现场把你衣服扒光,然后再给你穿上这个。”

    张雪被他的话震住了,捂住嘴惊愕地说:“师傅,你好变态!”

    下午时,张雪陪着严旭尧去诊所包扎了一下头部。

    回单位的途中,他们遇上了总裁办主任高子捷。高子捷见严旭尧脑袋上顶着两块绷带,惊讶地问:“旭尧,你头上这是怎么回事?”

    张雪抢着回答说:“高主任,严老师头上的伤是帮我收拾东西时被桌子磕破的。”

    高子捷对严旭尧说:“我看你这也算是工伤,下午别去上班了,一会儿早些回家好好休养休养。”

    严旭尧说:“既然领导这么说了,那我就先回家躺会儿去,现在头还真有点痛。”

    “师傅,我送你吧”张雪掏出了自己的奥迪车钥匙冲他摆了摆,“我爸给我买的新车,奥迪A4L,今天第一次开,顺便参观一下去。”

    “你什么时候拿到的驾照,我记得你上次实习时还没报驾校。”严旭尧问道。

    “如过顺利的话,这个月底驾照会下来。”张雪说。

    “什么,姑奶奶,你这是无证驾驶。”严旭尧瞪大了眼睛说,“被警察逮到你可是犯法的,严重了会抓到看守所判刑,危险驾驶罪你知道不?!”

    张雪嘟嘟着嘴说:“哎呀,偶尔开一次哪有那么点背。我下周就要考科目三了,还想用这车练练手呢,你可别吓唬我。”

    “得,你也别送我了,”严旭尧摆摆手说,“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开车回来。”

    张雪歪着头说:“师傅,你看这样行不行,车子你来开,你先把我送回家,明天你再把车开回来。这样说起来也是我送你回家,我也可以歇半天了,嘿嘿,要不然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多没意思。”

    严旭尧阴着脸儿说:“你这丫头,原来送我是假,早退是真,第一天上班就态度不端正。”

    “师傅,我可天地良心啊”,张雪只叫冤枉,“刚才是你危言耸听的话把我吓到了好不好?咱俩的关系那么铁,我还能虚情假意么?”

    “姑且相信你,以后看你表现”,严旭尧说,“还有,以后再任何场所都不准提Q趣内衣的事情,不然饶不了你。”

    “什么情趣内衣?我完全不明白啊”张雪一脸无辜的表情,“师傅你可否说得更具体些。”

    张雪的话让严旭尧大跌眼镜,心说尼玛这丫头可以去当演员了,这糊涂装得跟真的一样。他于是笑着说:“态度不错,孺子可教。”

    严旭尧回到家中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浑身的倦意袭来。

    他本想给妻子打个电话,告诉她一下给孩子找关系上学的事,让她别担心,毕竟这是她心头的一块大石。但是转念又一想,苏含卉虽然答应了给办事,可现在毕竟还八字没一撇呢,如果把话说早了最后没办成怎么向妻子交代,空欢喜一场的滋味可不好受。再说了,妻子心思细腻,要是盘根问底探究事情如何办成的,自己现在也没想好怎么回答。

    严旭尧思前想后决定,这件事现在得暂时缓一缓,等事情十拿九稳了再说也不迟。他抬手看腕表,时间是下午三点半。他的头昏昏沉沉,眼皮子快抬不起来了,他把手机充上电,然后侧着身子躺在沙发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睡得正香之时,茶几上传来的手机铃声把他吵醒了。他迷迷糊糊地捡起手机看了屏幕一眼,是妻子沈筠打来的电话。

    他接通了电话后,妻子在那头说:“老公,我向你请个假,今天晚上不回家了。”

    严旭尧皱了皱眉眉头问:“老婆,什么情况?”

    未完待续....

    本故事连载,篇幅原因,请关注本头条观看前后内容,或关注公众号!松花酱!观看更多内容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