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文 >>正文

找寻热情坚守梦想,基层军官也能立业

发表于:2016-12-14 20:04:27   

    找寻热情坚守梦想,基层军官也能立业

    我思故我在,思考是我存在的理由。无论是在缺衣少穿的少年时代,还是在不断成长的军营,思考始终是我的习惯。我承认,随着年龄增长、阅历丰富,自己认识更加深刻,思想更加成熟,虽然少了些慷慨激昂的热忱,但也多了份对于社会、对于军营的深度思考。

    自然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更加开放、更加包容的年代,自己那颗喜欢思考的内心有着更为广阔的舞台。微信、微博、网络客户端和各大纸质媒体都开办了评论栏目,那颗跳动的心有了足够释放的空间。

    赶上郭徐荼毒军队的十年,我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不幸的是郭徐“雾霾”沾染了十多年,让自己呼吸清新的空气都显得那么艰难,渴望正义、呼唤正义、为理性鼓与呼的呐喊被深度“雾霾”压抑的成为窃窃私语。幸运的是,大量优秀的人才无奈的离开了无比热爱曾经矢志为之奋斗一生的军营,而我还坚强的为强军理想而坚守。

    外部环境再恶劣都不能改变我思考的习惯,不能动摇我为军队战斗力生成而呐喊的决心。挫折与打击不可避免,但我始终进行自我调整,自我安慰。我坚信曹雪芹写《红楼梦》,无力挽救大清的命运,但他丰富了自己与文学。郭徐“雾霾”笼罩之下,思考军队之路走向何方之前,首先思考自己到底该走向何方。职务可以停滞不调,岗位可以无法如愿,但为强军而思考的心从未停摆。

    转眼之间,军旅之路已经走过近18年。我时常怀念中学时代求学、思考、评论与简单生活的日子。我从不讳言,虽然十分艰难,但我在中学度过了一生中迄今最难忘、最美好与最纯洁的时光。每当遇到无休止的折腾和假大空的表演,我都会有感而发,书写几篇中学时代的感言,这是一种连接过去与未来的乡愁。也是因了这种乡愁,进入基层部队后虽然终日忙碌,但只要有机会还是想把思绪拉回过去,为沉闷的生活透一口气,为心灵做个深呼吸。

    找寻热情坚守梦想,基层军官也能立业

    基层辛苦、基层忙乱、基层有着太多的无奈,但对于我来讲最为痛苦的乃是当我不安份的心开始思考时,想记录下自己的所想所爱,却找不着一支笔,并因此彻底失去了内心的安宁……那是一种怎样的惆怅与绝望。

    工人就要做工,农民就要种地,军人就要苦练杀敌本领。当一支军队不再把思考如何打仗,如何打胜仗作为主业的时候,这支军队就真的开始令人担忧。郭徐流毒影响至深,假大粗空盛行,为了一个盛大的仪式,甚至很少有人考虑这些活动对于战斗力提升到底能够带来多少客观的效益。

    当农民守不住自己的土地,法官保不住自己的良心,警察看不住自己的房屋,千万富翁会被灭门,而你握不住手里的笔……这样的时代,没有谁比谁更幸运,只有谁比谁更不幸。尽管郭徐“雾霾”之下人人都难免被沾染,但很幸运还有大量热爱军营的爱国志士在默默的坚守。

    真的很幸运,我的坚守得到的成果是可喜的,我还能握住手里的笔,虽然还不能尽情表达我的所思所想,但也不至于像《潜水钟与蝴蝶》里的主人公那样只能靠着眨眼睛来写作。

    我的思考虽然被压抑,但始终有空间,我为基层官兵的鼓与呼,我为军队建设的鼓与呼始终有大量默默支持的听众。在各级领导关怀下,我把自己思考与表达的空间撑到了最大。特约撰稿人、特约评论员、专栏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作者成员等等系列荣誉不断向我聚来,更加令我惊喜的是我关于军队建设的所思所想汇聚成了一本700多页近70万字的《基层军官求索路》一书。

    找寻热情坚守梦想,基层军官也能立业

    我不曾失去手中的笔,始终拥有思考的权利,没有经历无以表达带来的极端痛苦。我没有失去思考的能力,没有丢失写作的本领,我一直能够体会思考与写作给我带来的无可替代的意义与欢乐。我不至于因为失去了手中的笔而惶惶不可终日,不至于失去自由思考的权利让自己生命变得毫无意义。

    磨练本身也是一种成长

    我出生在一个贫瘠落后的小乡村,儿时太多关于苦与累的故事,怎么说也说不完。上天是公平的,虽然我没有别人令人艳羡的平台,但苦与累磨练的背后,是我慢慢的成长。

    感谢我的父亲,一位憨厚而怯弱的农民,在我五岁那年,从供销社给我买来了一支没有花纹的铅笔,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支笔,也是第一次击中内心深处那份来自本源的热情。

    年幼无知的我,并不知道那支铅笔对我意味着什么,但我还是把它别在妈妈制作的小短裤上到处炫耀。当时,我并未入学也不可能识字,也许天性使然,我已经体会到了写写画画的乐趣。没有入学前,数字都认不全的我,竟然能够心算出长辈以为很难的数学题,十里八村的相亲都会对我竖起大拇指。

    文字是我的挚爱,但扎实的数学功底,让我具备了很多文科生所不具备的逻辑思维能力。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便频繁参加乡、县、乃至全国的数学竞赛。小学五年级时,参加全国数学竞赛,老师在县城的烩面馆请我吃了一碗令我记忆一生的烩面。二十多年过去了,那碗烩面的芳香至今还能回味,现在生活越来越好了,但那种感觉却从来没有再遇到过。

    找寻热情坚守梦想,基层军官也能立业

    数学的天赋并没有掩盖我对文字的挚爱。儿时没有课外书,年长孩子手中的连环画我都是看了一遍又一遍。上小学时,只有一本语文书,没有辅导书,谈课外书根本就是一种奢望,但我幼小的心灵总是禁不住的遐想。我总想写属于自己的诗歌,当一个让自己崇拜的作家。

    十六岁时,我上高一,在学校办起了体育赛事评头论足小组。一群爱好足球、篮球等体育赛事的同学,总是在空余时间聚在一起,尽情的发表自己的观点。年轻的同学大都年轻气盛,多数时间会因观点的差异闹得面红耳赤,但就是这样的环境打牢了我评论的功底,提炼了我观点的锐度。当然那个年代诗歌未死,乌托邦还在,小说也是我青春的梦。只是时光流转,阴差阳错,我的诗歌、小说之路没有走多远,反而评论之路顽强的走了下来。

    有的人已经为此失去生命,有的人还在拿雾霾开玩笑。对雾霾的态度,像极了我们对这个国家千奇百怪的问题所表现的态度,陷入一种循环的自我训练:从最初猎奇式讨论,到后来的段子式吐槽,最终汇成习惯性麻木和无趣的话语,用自我改造式的生活态度,实践着社会达尔文的生存方式。

    中国这光怪陆离的现实,让那些以想象为业的人对自己的想象力绝望了吧!人们时常感慨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化无穷,给了这个世界无以数计的神奇景观。事实上,转型期的中国社会也是如此传奇,它的创造力已经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力。试想,在平常寂静的午后,当你翻开书页,怎会在某篇小说中读到“躲猫猫”“被自杀”“牵尸谈价”“临时性强奸”“恨爹不成刚”等诡异的章节,狰狞的诗意?

    和现实相比,诗人与小说家不但输掉了想象力,而且输掉了修辞的能力。难怪有人说,转型期的中国不需要小说了,诗歌也一样——现在需要的是评论。而我,正是在这一时代浪潮的推动下,并由着自己思考问题的乐趣,卷入到评论写作中来的。

    18年前,带着家乡父老的艳羡的目光,带着父母亲人的祝福,我光荣的进入了军校,成为了一名军校学员。我在学员队视窗上开设了自己的评论专栏,继续自己的评论生涯。领导关切的给我说,“可以写评论,但不能有观点”。好在事在人为,这个“第22条军规”并没有完全阻碍我的成长。我是自己人生的领导者,我不能因为自己不给自己机会而荒废自己的青春,我为自己的评论理想默默坚持着。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基层部队,中间有太多的痛苦,太多的无奈,太多的理想被淹没,我曾经彷徨,但从未消沉、从未放弃。有次刚刚执行完一次重大任务,独自走向宿舍的一刹那,像是突然被电击了一样。

    我听到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声音:“嘿,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等机会呢?你年轻,还有梦想,你能为自己决策。那个有决策权的你为什么不给有梦想的你一个机会呢?你为什么不让他去试试呢?如果连你都不肯给自己机会,谁还会给你机会呢?”那一刻,我找到了此前从未有过的清明与力量,让自己做自己命运的主人,让自己给自己机会。

    于是,我选择了考研,选择了不断学习提高自己。就这样,我婉拒了继续留在岗位等待提升的劝说,顶着不提职的压力,毅然决然的走上了求学之路。我深知,一体化信息作战彻底改变了以往战争的基本规律,颠覆了传统的人才需求。世界眼光、战略思维、理论功底和问题意识才是一名合格军人应该具备的基本素养。

    入学前朋友给我说了一段很有意义的话。基本意思就是在一个广场上,人挤人,你不知道方向在哪里,但如果你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就知道周遭的种种拥挤对你来说其实毫无意义。是啊,人不能只是计较眼前的得失,过于在意一时职务的提升,人取得最终胜利关键还是靠你所具备的硬实力。

    乔布斯说,“你须寻得所爱。”经过基层部队18年的摸爬滚打,我知道了自己到底需要什么、热爱什么。思考与写作是我的最爱,也是我生命激情的本源所在。

    我苦苦拼搏,努力探索,都是在寻找一个更开阔的平台,能够打开自己心智的平台。这一切,从走进军科深造学习的那一刻,开始变得更加真实而迫切。

    我可以为任何官方媒体而写作,接受他们的约稿。在身份上,我不再是一名基层军官,而是一个思考者,一个为强军目标而努力的思考者。我体会到了什么是“面向世界大格局,寒冬也能春暖花开”。更重要的是,我在空间上找到了更大舞台,在时间上找回真正的自己。

    未完待续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