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会 >>今日头条 >>正文

杨涛:金融科技六大变革,全面落地须纲举目张

发表于:2017-01-11 22:31:03   

      由野马财经主办的“2017金融科技竞争力高峰论坛”于2017年1月10日在北京泰富酒店成功举办。来自官方、学术界及企业的多位巨擘莅临论坛现场,全面回顾全球金融科技2016年的发展历程,并展望2017年发展趋势,最大化挖掘金融科技的应用价值与市场前景。野马财经精选了多位专家的现场观点,以飨读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

      金融科技改变了什么?改变意味着从过去一种模式变到新的模式,可以从不同的视角来解读。

      第一点,从科技金融到金融科技。

      过去谈科技金融,我们希望谈的是科技产业与金融产业的融合,但是在考虑这对关系时,大家更多考虑的还是金融对科技的单向支持,相关部门出台的政策中,在提到科技金融时,其实潜意识都指向金融如何更有效地服务于科技创新、科技产业和科技事业。

      反观金融科技,它的思路并不是完全单向的,而是在更高层面上实现了科技与金融的融合——一方面强调了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如何应用到金融产业链当中,实现金融功能的优化;另一方面,基于科技自身的发展,还会带来一些过去技术不发达下所难以想象的金融模式。

      而且,更重要的是,金融效率优化之后,最终有利于实体经济。“十三五”的科技创新规划,也特别突出了科技金融,里面不仅仅是谈到金融支持科技的问题,而且也进一步地突出了科技与金融二者如何更密切地结合。

      从这个思路上来看,金融科技其实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虚拟经济。

      近两天,虚拟经济概念引发一些新的争议。我认为,科技提升整个金融产业链的效率,这在某种意义上不仅有助于金融自身的完善,而且间接有助于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

      因此,金融科技不是简单的虚拟经济。比如说,喝啤酒的时候,泡沫是衡量啤酒好坏的标准之一,好啤酒一定有漂亮的泡沫,但是有漂亮泡沫的不一定是好啤酒;泡沫太多的啤酒可能有问题,但是一点泡沫没有的啤酒还是不喝为好。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在谈虚拟经济的时候,不能简单地扣上道德层面的帽子。新的金融科技使得金融与实体在更多层面上有效融合,虚拟与实体的划分并不那么容易。

      第二点,从经济科技到金融科技。

      当我们谈论金融科技时,会想当然地认为一些技术非常高大上,就有可能高估我们国家的信息技术发展水平。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从技术层面来看,李约瑟难题表明,我国自下而上的草根创新能力有所不足,可能在科技应用层面还有很多短版。当我们喊着自己的技术赶英超美的时候,科技本身的发展程度、技术水平、基础设施支撑还有大量不足之处,这就使得发展金融科技,不能仅仅以金融一条腿走路,而且目前还不能有金融科技腾飞的幻觉。说金融科技已经赶英超美了,这种观点是需要审视的。

      第三点,从金融要素到金融功能。

      金融机构、金融产品、金融市场等等称为金融要素,金融功能指的是这些要素可能实现的一些效果。

      为什么说从关注金融要素转向了关注金融功能?因为科技的冲击使得传统金融要素的边界变得更加模糊,比如,典型的银行类机构正慢慢变得不像银行。产品也在不断地进行跨界,无论是银行的理财产品,还是保险的险种,在某种意义上都更接近私募的特征,要素的边界变得模糊,不再像过去那样泾渭分明。现在金融科技正着眼于功能的实现,这是现阶段发展的重要特征。

      金融科技支撑下的金融创新在新思路导向下,就会从规模导向转化为功能与结构导向、要素导向,因此,金融科技追求的是功能的优化、功能的落实以及结构的完善,而不仅仅是抢规模,这是传统金融机构和新型金融机构都面临的问题。我称之为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实现金融功能,且遵守一般规则的都是好猫。

      第四点,从金融技术到金融科学。

      我们在谈金融科技时,脑海中会不自觉将一些概念融合在一起,而实际上,科学与技术着眼点不同,科学解决的是理论问题,技术解决的是实际和应用问题。过去中国的学问重视实用,而科学精神本质上重视的是“无用的好奇心”。

      具体到金融层面,我们关注的是应用层面的技术,关注的是产品、组织、渠道、客户这些马上能够带来效率的方面,马上能够改善的盈利模式,但是从金融科学的角度,更要重视的其实应该是金融制度、规则、文化、生态。在整个经济社会发展中,我们需要进一步反思现代经济金融的科学精神,科学的土壤质量更应值得关注。

      第五点,从金融分化到金融共享,这个是新技术带来的变化。

      比如说金融与实体之间有各种各样的分化和融合,然而依托新技术,两者可以有效地实现产业链与金融资金链、信息流的有效融合。

      另外,金融自身也有分化和融合的转变。这意味着在未来整个金融产业链的参与人、参与主体之间的关系要构造一个高效、透明、供应、持续的规则,避免过去在信息不对称、成本过高的情况下,出现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情况,那种扭曲的关系是不可持续的。

      最后一点,从行政干预到市场机制。

      谈论金融创新,无论强调金融服务实体、普惠金融,都要避免行政干预式发展,否则会出现好心办坏事的情况。在这个过程,需要政府减少对金融的“父爱主义”,重构一个更加健康的政经生态关系。

      同样,发展金融科技须走出“拍脑袋”决策,理性认识金融科技环境下系统性风险与非系统性风险究竟是什么,实现所谓穿透式的监管。要避免制度和规则的大起大落,使得政策预期本身不要成为挑战金融稳定的因素。

      金融科技时代,对于金融运行带来了一些全新的挑战,从监管角度来说,既需要有一些短期治理和危机应对的策略,也要有一些长期内在的稳定器建设。在新技术挑战时代,出一些小的危机、小的感冒也是正常的,使得机体能排出毒素,如果一直不出问题,大病一场可能是致命性的。如何更好地认识和面对金融科技的挑战,这是政府监管者和业界共同思考的问题。

      总而言之,金融科技给社会带来重大变革,如果基于长远视角来推动金融科技健康发展的诉求,就需要跳出浮躁和表面的种种所谓商业模式、产品论证,而要真正做到明确未来的发展方向,确定好发展路线,纲举目张。

      版权声明:此文为野马财经原创稿件,转载须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