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会 >>今日头条 >>正文

2017中美必将陷入“贸易报复循环”

发表于:2017-01-12 18:00:44   

      作者:黄志龙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ID:SuningWealthInsights

      特朗普胜选以来的一系列动作,使得国际社会对中美经贸关系合作前景再度悲观起来。最近发布的《中国褐皮书(China Beige Book)》中,美国著名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认为,2017年美中贸易或将陷入“报复循环”。近期美国《财富》杂志评论文章也在担忧——中美贸易战似乎不可避免。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则公开表示,特朗普上台后将助涨贸易保护主义。

      其实,国际社会种种忧虑不仅来自特朗普胜选前后的激进言论,更表现在特朗普经济外交团队的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倾向上。

      特朗普经济外交团队的脸谱画像

      在特朗普团队的侯任成员中,最引人瞩目的成员无疑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彼特·纳瓦罗(PeterNavarro),他将领导新组建的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负责推进美国制造业振兴的减税、贸易和投资促进等政策。纳瓦罗在经济和军事上一向对中国持强硬立场,其著作《致命中国:美国如何失去制造业的根基》和《卧虎:中国军事化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在美国反响强烈。在竞选阶段,纳瓦罗的主张也成为特朗普胜选的政策纲领,以至于特朗普在任命纳瓦罗的记者会上表示:“彼特的观点清晰程度和研究的透彻性令我印象深刻,他很有先见之明地记录了全球化给美国工人造成的伤害,并为美国中产阶级重新崛起指明了道路”。

      特朗普团队商务部侯任部长是华尔街亿万富翁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罗斯在钢铁、煤炭等传统产业的投资并购经验十分丰富。与罗斯一道进入特朗普团队的还包括纽柯钢铁(Nucor Corp) 前首席执行官丹·路迪米克(Dan DiMicco),以及三名经验丰富的钢铁贸易律师,分别是曾代表美国钢铁公司(United States Steel )的罗伯特?莱特海策(Robert Lighthizer)和杰弗里?格瑞斯(Jeffrey Gerrish)以及曾代表AK钢铁公司(AK Steel)的斯蒂芬?沃恩(Stephen Vaughn),这三位律师长期身处中美钢铁贸易战的第一线。其中,丹?路迪米克和罗伯特?莱特海策被认为是美国贸易代表的有力竞争者。

      特朗普团队侯任国务卿是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尔纳森(Rex Tillerson),他将执掌美国外交政策,同时对中美经贸关系也有着重要影响力。侯任财政部部长和白宫经济委员会主席均来自高盛公司,其中财政部部长是向国会提交“汇率操纵国”报告的关键人物。

      中美贸易战开打的方式会有哪些?

      从以上特朗普的经济外交团队构成来看,2017年中美贸易摩擦恐难以避免,但摩擦的范围、程度怎样,是否会全面升级到中美经贸对抗,还取决于中国的应对措施,以及中美两国领导人对事态发展的动态评估。不过,从以往历史经验来看,中美经贸战开打的主要方式或领域可能集中在下述四个方面:

      首先,中美钢铁贸易摩擦恐难以避免。理由主要有两个:一是特朗普的民意基础来自于“铁锈地带”,即美国受全球化冲击最大的传统制造业工业,典型产业如钢铁、汽车等传统产业,虽然这些产业从业人员较少,但工会力量十分强大。这里需要注意的一个时代背景是,在全球产业结构调整大趋势下,中美钢铁产业此消彼长的趋势十分明显,2000年中美粗钢产量分别为1.2亿吨和1亿吨,规模基本相当,至2015年中国上升为8万亿吨,美国下降为7891万吨,中国产量是全球产量16万亿吨的50%,美国则不到5%(参见下图)。

      二是特朗普经济外交团队成员不乏钢铁产业高管和律师,长期处于中美钢铁贸易摩擦的最前沿,打起钢铁贸易战驾轻就熟。由此看来,中国钢铁制造企业,可能又要成为中美贸易摩擦的先锋队了,紧随其后的产业可能会是乘用车轮胎、光伏产业等中美贸易摩擦较为集中的产业。

      其次,特朗普短期内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可能性较小。这一问题源于中国加入WTO的过渡条款,即中国加入WTO后15年自动获得WTO成员国认可的市场经济地位,一旦获得该地位,其他国家对华反倾销的商品参考价格,不再采用第三方替代国同类商品价格,而是参考中国市场的成本价。根据《1988年综合贸易和竞争法》,美国商务部在认定某国是否属于市场经济国家时考虑六大因素:货币可兑换程度;企业与劳工是否通过自由谈判确定工资;允许外国公司在国内举办合营企业或进行其他投资;政府对生产资料所有或控制的程度;政府对资源配置以及对企业价格、产量决定权的控制程度;商务部认为适当的其他因素。因此,在中国经济市场化改革彻底完成之前,欧美日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可能性较小,但是中美经贸合作与博弈过程中,是否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将长期成为中美经贸关系谈判的重要议题。

      再次,谨防美国单方面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每年3月末和9月末,美国财政部向国会提交《国际货币和汇率政策报告》,该报告关于贸易伙伴汇率政策评估内容,是美国认定其贸易伙伴是否为“汇率操纵国”的主要依据。如果某种货币被认定为“根本性失调货币”,即该国为“汇率操纵国”,美国财政部将立即征求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同时鼓励其他国家政府和多边机构,与美国共同施压该国进行相应的政策调整,消除汇率失调。历史上,美国曾于1992年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当时克林顿政府刚刚上台,后来随着中美关系逐渐缓和,1994年美国财政部终止了对中国“汇率操纵国”的指责。因此,从当前态势来看,特朗普政府继续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施压中国的可能性较大,但当前的国际环境与1992年不可同日而语,IMF和欧洲多数国家都认为人民币汇率并不存在低估,人民币市场化程度也得到广泛认可。所以,即使美国单方面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其他国家联合施压人民币升值的可能性也不大。

      最后,排斥中国企业的投资和产业保护主义倾向将越来越严重。投资和产业保护将成为中美经贸摩擦的重要内容,其主要表现形式可能有四类:一是以国家经济安全为由否决中国企业投资并购美国企业,类似早期中海油并购优尼科的失败案例或将频繁进入公众视野;二是拒绝华为等中国制造企业进入美国政府采购名单,“购买美国货”条款(指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实施的美国经济刺激计划中的第1640条款)将可能卷土重来;三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和网络安全问题可能再度升温,中美间沉寂较久的网络攻击新闻、指责窃取商业机密的新闻将有可能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四是久拖未决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将可能最终难产。

      从中美关系的历史经验来看,新任美国总统上台后,中美关系可能会出现一个低潮期,但随着新总统对中美关系重要性和复杂性的认识日益加深,中美经贸关系将重新回到正常轨道。可以预见,2017年中美经贸摩擦加剧趋势恐难以避免,中国制造业企业需未雨绸缪,积极应对可能到来的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作者为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