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旁人羡慕她媚骨无双,宠冠后宫。殊不知这只是一场交易。

发表于:2017-07-03 11:09:31   

    旁人羡慕她媚骨无双,宠冠后宫。殊不知这只是一场交易。

    漆黑的夜晚,刺眼的金光一闪而过。一瞬间,天地骤变,风云异动,眨眼间又恢复平静。只是这天下,开始不平静了……

    “龙女苏醒,呵呵,这云坤大陆要变天了。”慵懒的声音想起,修长好看的手慢慢的把玩着手中的玉扇。“众人皆知天祈国相府嫡女叶凌璃生来龙女命,只是龙未苏醒,此刻在我邹煜国和亲的路上忽然苏醒,你说,会引来什么呢?”一双轻佻的狐狸眼中透着笑意。“怎么,皇上怕了?”玉扇在他手中微微晃动,那眼中的笑意更甚了。

    “国师,你可能忘了,朕可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君千琰眯着狭长的凤眸,好看的薄唇微微勾起,“传令下去,严加保护和亲花轿,朕,必须看到活的叶凌璃!”

    顾清让依旧笑着摇着玉扇,今夜,注定不太平啊。

    另一边和亲路上。

    “嘶...”伴随着轿子的颠簸胸口处传来阵阵刺痛,叶凌璃幽幽醒来。眼前触目的全是大红色,嘴里还泛着一股血腥味。

    “心脏手术完成了?可是这里是哪儿啊?不像医院啊。”朦胧间,叶凌璃只觉得头部昏昏沉沉的,低头一看,自己头上竟然戴着红盖头,还穿着古装喜服!心里一惊,头也清醒了不少。下意识的往外探头,外面的人也全是古装!胸口处还是刺痛,她微微皱眉,难不成...穿越了?这个认知让她一颤,她一名艺术生,大学毕业后她就在家附近开了一所画室,一边教人画画,一边搞创作。

    当年她和傅泽在大一相恋,到如今八年的感情,竟然抵不过一个前台小姐的插足!她不会忘记自己在商场给傅泽买完生日礼物后在商场地下停车场里看到他们拉扯的画面,“泽,我怀了你的孩子!”那个女人拉着傅泽,一脸娇羞。躲在停车场柱子后面的她在听到这句话后一怒之下致使心脏病复发,傅泽听见动静赶过来,一脸的惊讶,随后便是愧疚。好可笑!想给傅泽的惊喜竟然变成了傅泽给她的“惊喜”。到最后自己送入医院做手术时,傅泽还再她的耳边乞求听他的解释。她知道,在确定她平安以前,以他的性格是会一直守在手术室外的。“也不知,傅泽怎么样了...还有爸妈,诶...”。

    过了好一会儿,叶凌璃撇开思绪,整顿好自己的情绪,然后初步检查了这具身体,除了嘴角有些血渍,并无外伤。这时她发现了脚边倒地的小瓷瓶,瓷瓶口还流出了一小滩液体。

    “毒药?”她惊诧了,怪不得胸口处一直刺痛,“被人陷害?这也不太可能,前后人那么多保护她,花轿周围的侍卫也不少,没人能在不解决侍卫的前提下进入轿子。难不成,是原主自己?”叶凌璃思来想去,最后确定了原主服毒自杀的事实。这古代的婚姻,终究是种罪过啊。罢了罢了,既然回不去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一路上花轿颠簸着,叶凌璃直觉得睡意袭来,加上胸口处的刺痛逐渐麻木,她忍不住合上沉重的眼皮。可隐藏在夜色之中的几波气息却不太同意她此刻的美觉。还不等她休憩片刻,花轿便猛得一下晃动,前方队伍混乱一片。

    “保护龙女!快!”刀光剑影中几股势力交锋,叶凌璃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好在花轿内部空间够大,她尝试了几个位置,最后选择蹲在西侧的阴影角。

    “六小姐!快从轿子里下来,老奴先带您躲一躲!”一个焦急的声音从轿外想起,容不得多想,叶凌璃赶忙跳下轿子,轿外的桂嬷嬷立马扶住她,随即跑向路一侧的灌木丛中。

    “六小姐,老奴先把你藏在这里,前方的人还未杀过来,记住,无论等会儿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出来,也不要出声。老奴在叶府当你的奶娘也十六年了,有句话望小姐听了莫要怪罪,尊卑有别,但在老奴的心里早把你视为亲生女儿了。”桂嬷嬷慈爱的看着叶凌璃,“这次和亲邹煜国圣上,老奴深知你的不愿,可是倘若你不嫁,整个叶府乃至整个天祈王朝将不保啊!”桂嬷嬷无奈的叹了口气。

    “奶娘...”叶凌璃禁不住喊出声。

    “找出龙女!其余人等,一律杀无赦!”前方的声音传来。

    “时间不多了,小姐,深宫之中,务必小心,还有...保重!”桂嬷嬷忽然别过头,毅然冲了出去。

    “那里有人,快追!”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划过,只是片刻,声音都消失不见了。

    “奶娘...”叶凌璃双手死死捂住嘴巴,两行热泪不断涌出,胸口的刺痛更压得她喘不过气。“咳咳...”她吐出一口黑血。月光如此得惨白,这一夜,她的意识一直在过去和这个时代之间不断徘徊,从亲眼看到背叛和第一次直面生死的场景,她不禁闭上了眼睛,泪痕未干,也是这时她才发现,原来生存可以如此绝望……

    邹煜国,皇宫。

    天都快亮了,此时金銮殿内,气氛压抑得紧。探子来报,“和亲人马,无一生还,龙女不知所踪。”

    君千琰淡淡地挑了挑眉,“不知所踪?”说着,轻呡了一口茶,让人看不出喜怒。探子稍稍松了一口气,哪知他忽然用内力捏碎了手中的茶盏,“一群废物,朕要你们何用!”说话间,君千琰轻功一跃,一个抬手,扭断了探子的脖子。

    “啧啧,你的脾气可真得改改,百姓说你暴君看来也不是不无道理啊。”顾清让浅浅的开口。

    “国师,你说龙女现在在哪里呢?”君千琰皱眉,没有理会顾清让的话语,目光望向远方,思虑万千。

    “要我说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皇上,你觉得呢?”顾清让幽幽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袭白衣,一面玉扇,笑得意味深长。

    “看来朕得亲自出马了,无风!”

    “属下在!”一道暗影闪出。

    “给朕备马,带上暗卫十人,朕要出宫。”

    “是!”眨眼间,无风消失不见。

    “哎,都快折腾一晚上了,本国师也得回府好好休息一番了,微臣告退之前,那龙女叶凌璃皇上应该不用我再提醒了吧。”顾清让打了个哈欠,缓缓得走出金銮殿,声音一如既往的轻佻。

    “嗯。”金銮殿内,他淡淡的应着。

    片刻准备后,君千琰一路疾驰,十名暗卫在暗处尾随。他明白顾清让的意思,也只有一种可能,叶凌璃还再被劫的原地点。他沿着和亲的必经之路疾驰着,过了一会儿,远远地看见前方死伤一片的人马,和亲的红色与血色相交,那迎亲的花轿也狼狈不堪。

    “给我搜!”君千琰冷冷地发出指令。一时间,十名暗卫在四周严密搜索。叶凌璃早在马蹄声远远的想起时就醒了,整整一个晚上,她亲眼看着七八批人马的路过。没有人会想到她还再原地,只是疾驰着去前方搜捕。这次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再次搜查,她紧紧地缩在灌木丛中,脑袋一片空白,索性闭着眼睛,借着草木的繁密,妄图逃过一劫。之前她不是不想逃,只是她念及追拿她的势力众多,她怕误入贼窝。忽然,搜索的脚步声近了!

    “主子,她在这里!”一个暗卫发现了在草丛中的她。

    叶凌璃心中大叫一声“不好!”。下意识的想要逃跑,刚勉强站起来要跑,一道邪肆清冷的男声响起:“朕的爱妃这是要去哪儿啊?嗯?”

    叶凌璃听闻一个踉跄,难不成,这就是她的和亲对象?!

    本文来自小说《海棠倾世,妖妃太妖娆》第一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我的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