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优昙寺的日常(4)利字跟前情靠边,一波三折入套深

发表于:2017-07-03 11:10:14   

    优昙寺的日常(4)利字跟前情靠边,一波三折入套深

    荆凤看到尉迟少爷就扑上去:“你为什么给我们下套?”

    她去势极快,临近飞起一腿,众人都道不好。

    王佑郎此时想:“咋能话都没有问清楚就开打呢?”

    霍樱铃此时想:“不要啊,我的鱼翅少爷呢!”

    三娘此时想:“给这个妖艳贱货来点颜色也是必要的。”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荆凤的腿要踢到尉迟少爷面门的时候,一根手指,对,仅仅是一根手指,让荆凤暴风骤雨般的攻势停了下来。紧接着是一阵哇哇怪叫,荆凤抱着自己的腿倒地,脸都痛得扭曲了。

    尉迟少爷吹了吹自己的那根手指,是的,是中指,气定神闲的给中指戴上一个黑皮指套。

    刘管事这时跟个吓破胆的公鸡一样,跳着数落王佑郎:“王佑郎,跟你说过,短期住客要向衙门报备,长期住客要去衙门办理暂住证,如果发生打架斗殴的事要去衙门报案……”

    “如果有人胆敢设局侵吞私有财产,我们也可以去衙门告的。”三娘气势汹汹地站出来,声色俱厉。

    刘管事没想到遇到一个不怕事儿的,更是来气:“去告呀去告呀,看看我们管事老爷信不信你说的。”

    三娘冷哼:“我不信扯淡镇还没我说理的地方了,要是管事老爷不管,我就一路告上去,直到告到京城,不信没有说理的地方。”

    刘管事一张脸气得紫青:“我跟你说了,你一个小老百姓,别想翻了天。”

    “诶诶诶,现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不,一条船上的人了,有什么事好好商量,惊动官府不是上策。”说话的正是尉迟少爷。

    他刚刚露了一手确实厉害,没想到他说话的声音斯文有礼,极是悦耳,这倒是令三娘有些意外。

    霍樱铃已经靠到他身旁:“尉迟少爷,快跟我讲讲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那边让我们入伙,这边却又派人跟三娘谈包工的事,你未卜先知吗?”她刚刚一直在想,关系到股金的事都是大事,不得不向自己心目中最心疼的小鲜肉问个究竟。

    刘管事把她往边上挤点:“尉迟少爷家大业大,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家好。”他这句话就是变相承认了耍手段。

    霍樱铃脸色一变,知道犯了错,乞怜地看向三娘。

    三娘上前一步,问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就想问问,尉迟少爷为什么要投资优昙寺?”

    尉迟少爷有些迟疑:“为什么?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吗?”

    三娘以为他不肯透露投资理由,便又问道:“既然你已经是我们的大股东,难道不把投资方向说出来听听吗?”

    尉迟少爷:“这有什么好保密的,不就是建房子吗,现在房地产多红火,只要有块地不愁不赚钱。”

    本来刘管事挺着急的,生怕尉迟少爷看到有刺头打了退堂鼓,听尉迟少爷这么说,一下踏实了,赶紧给尉迟少爷竖起大拇指。

    三娘:“优昙寺这块地离镇上有段距离,如果要开发房地产,就要先修路,这笔花费不小。据我所知,扯淡镇的财力不可能承担得了。另外,这块地开发的话只适合修建别墅,但是扯淡镇的人根本没有这个消费能力……”

    “你有完没完!本少爷有的是钱,想要在哪里开发就在哪里开发,扯淡镇没人买京城的人会来买……”尉迟少爷一副豪气干云的样子,只是他这番模样不禁让三娘觉得好笑。

    “京城?尉迟少爷你从京城来坐了多久的马车?”

    大家都知道,从京城到扯淡镇,坐马车没有耽搁也要一个多月呢,遇上下雨天、大雾天官道限行,那还不止呢!

    尉迟少爷恼羞成怒:“本少爷给京城的人补贴车马费、食宿费,让他们到扯淡镇来养老,我不信没人来买房。”

    三娘冷笑:“扯淡镇这样的五线小镇,别说气候一般,环境一般,靠房地产也不可能像在京城一样赚得盆满钵满。你还补贴车马费什么的,不如白送给扯淡镇的人来得爽快!”

    尉迟少爷气得脸通红:“我就送了怎么样!”

    众人都瞠目结舌。

    “我就送了怎么样,你们一人一套!”

    众人立即拍手叫好。

    霍樱铃:“我虽然是小股东,但是好歹也是股东,尉迟少爷可要给我留一套户型好的哦!”

    尉迟少爷这时候总算神气了起来:“没问题,海景洋房,外带游泳池,就留给你了。”

    众人又是一愣,这青天白日的,怎么能整个海景出来?

    还是刘管事反应快:“尉迟少爷的意思是人造海景,那规模,绝逼是大聊国排名第一。”

    霍樱铃满面红光,一个劲地往尉迟少爷身边蹭,不过刘管事似乎更喜欢这个金主,严防死守,把霍樱铃当做了竞争对手。

    众人听说有房子送,都高兴得不得了,只有三娘一个人冷冷的。刘管事见状更是得意,招呼着各人:“今天尉迟少爷高兴,专门在月阳楼包了席,海鲜酒宴哦,大家伙儿赶紧的,山下有马车包接送!”

    众人都高兴得往外挤,霍樱铃已经一摇一摆的跟着去了,见着三娘没动,劝说道:“三娘,如今木已成舟,你也不要犟了,走哪坡唱哪歌,跟着尉迟少爷绝对错不了!”

    荆凤动心,一边揉着腿一边眼巴巴地看着三娘。

    三娘微笑着:“你们去吧,我收拾一下东西。原本我只是劳务出资,如今你们已经另外有了合伙人,大家志趣不同,想法不一致,我还是退出为好。”

    荆凤不舍:“三娘,不要啦!”

    霍樱铃拖着她:“人各有志,三娘跟咱们不一样,她到哪里都能大展拳脚,咱们俩好不容易碰到尉迟少爷这个金主,也是我们的造化。大家各自安好,不正是最好的结局吗!”

    三娘没有听他们再说什么,径自回了房。收拾东西的时候心中闷得慌,听到外面没有了声息,心想偌大的优昙寺如今就只有她一人,心中不禁有了寂寞之感。

    人心啊,从来都是这么凉薄。

    她心中烦累,因为认床,这几日在优昙寺也没有睡好,此时什么事情都了了,什么担子都卸下了,反而有了脱力之感。她索性歪在床上,休息一阵。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闻到饭菜的香味,心中奇怪。睁眼看时,原来虚掩的房门已经关起,窗户也关了半扇。她心中警惕,悄悄起身,开门往厨房去了。

    只见一个人正在灶台上忙着,正是王佑郎。

    三娘有些不敢相信:“你怎么没有去吃海鲜大宴?”

    王佑郎添了一把柴火:“海鲜有什么好吃的?我长这么大都不知道海鲜是什么玩意儿,肯定没有我做的饭菜好吃。你等着,就差一个汤了,水一开就快了。”

    王佑郎虽然在小地方长大,又怎么会不知道海鲜是什么?三娘知道他故意这么说,心中很是感动。也罢,最后吃顿饭,又要四处流浪了。

    三娘看着桌上的两菜一汤,色香味俱全。这几日一直吃着王佑郎的手艺,今日才认真品味,确实是有些对不住他。

    一贯冷硬的三娘竟然有些动容,王佑郎看在眼里,只道她还在生气,宽慰道:“你也不要怪她们,她们本来就是为着钱来,有这么大的好事,怎么可能放弃——人之常情嘛!”

    三娘:“你为什么不跟她们一起?”

    王佑郎一本正经:“我算过了,吃顿海鲜大宴不便宜,我可不做那么奢侈的事情。我跟尉迟少爷谈好了,我不去的话他会补偿给我一两银子,这可多划算——反正这边的菜我一早就择好了,不吃也是浪费!”说罢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三娘差点没被这话给噎着,心中骂道:你咋不钻进钱眼里呢!

    三娘闷声闷气的吃了午饭,看了看时辰,下午离镇的马车还早,她只能在院子里的回廊边上坐一坐。

    虽是初秋,但是院子中仍旧花木葳蕤,都是葱葱郁郁的样子。阳光干燥温暖,浸入心田,这个季节可是她最喜欢的了。

    她定定的坐着,眼前不远处是一朵粉白的月季,有两只小蝴蝶在附近盘桓。

    一阵凄惨至极的二胡声响起,三娘被惊了一下。原来是王佑郎坐在回廊下,闭着眼睛,拉起了二胡。

    这曲目真是撕心裂肺的凄厉,三娘听了有些受不住,赶紧道:“换一个吧,不要这么惨的,好像送死人的一样。”

    王佑郎答应着,果然拉了一个欢快的。王佑郎跟打了鸡血一样,整个身体都抖起来。

    三娘见他这样子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停,停,这节奏太快,你别抽抽出什么毛病了!”

    王佑郎停下来,似乎也感觉确实太投入了,有些累。

    三娘:“没想到你还有这才艺?以后可要多拿出来秀一秀。”

    王佑郎:“以前一个人在这庙里,没事的时候心里闲得慌,就学了二胡。可不知咋的,越拉心里越难受,后来就放着了。”

    三娘心想:“你这二胡听着真是越听越心空,越听越心惊,你放着也是对的。”

    王佑郎:“我爹娘走了后,这个庙子就我一个人守着,虽然有时候有些难,但还是挺好的,自由嘛。比如每天我不想做饭我吃一顿就行,不像你们在,每天做饭要定点。还有,你们三个女的来了后,总是欺负我,苦活累活都是我干,把我当佣人使唤。你们每天都闹喳喳的,各种聒噪,却不让我发一句牢骚。你们每天都凶得很,不是语言批评谩骂,就是拳打脚踢威胁,欺负人一套一套的。”

    三娘想想确实如此,从盘算着拿下优昙寺开始,她们可谁都没想过要给王佑郎什么好脸色。他虽然是房东,却也是小厮,是所有人的受气包。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并不比那个尉迟少爷好多少。

    “以前真是对不起你,这下我们散了,你就好好等着当地主了。”

    王佑郎:“是啊,这才没几天就散了。我还等着优昙寺发展壮大呢,说好的发展蓝图就这么泡汤了……”

    三娘:“那个鱼翅少爷不是给你们许了一个光明的未来吗?放心吧,没准儿你过不了多久就后半辈子不用愁了。”

    王佑郎:“可是我怎么觉得尉迟少爷……”

    “谁在背后说尉迟少爷的坏话?”霍樱铃风一样的已经站在了院子里。

    她此时正该在酒宴上把酒言欢、畅想未来,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王佑郎赶紧捂着嘴摇头。

    霍樱铃:“那个尉迟少爷确实不靠谱。”此言一出,不光王佑郎吃惊,连三娘也很意外。

    荆凤这个时候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今天老霍可机灵啦,三娘,你听我们讲讲事情经过就知道了。”

    霍樱铃点头:“我听尉迟少爷说话,财大气粗也就算了,想法有点夸张也能理解,人家是富二代嘛,但是他说海景洋房的时候我就算是猪脑子也不能忍了。”

    荆凤接嘴道:“老霍和我悄悄商量了一下,我们把尉迟少爷和刘管事灌醉了,把上午签的协议给偷了回来。”

    霍樱铃把袖子中的两张纸抖了抖,递给三娘。三娘此时又惊又喜,却还保持着矜持,接过协议看着没有说话。

    霍樱铃和荆凤一人坐她一边,挽着她的胳膊,很是亲热:“三娘,之前我们只是做戏,没有想过要散伙的意思。”

    三娘不信任的看着霍樱铃,霍樱铃有些心虚:“我也是为了大家伙儿好,就算找到大股东,那也不会丢下你的。”

    三娘怀疑的看着她:“真的?”

    霍樱铃举手发誓:“绝对的。我霍樱铃如果有贪慕虚荣……”她突然哑然,不知该怎么接这个话。荆凤看她这个样子挺逗的,便起哄:“你接着说呀,不是要发誓吗?”

    霍樱铃砸吧了一下嘴,又要开说,三娘被她们这一唱一和给逗乐了。“好了好了,既然大家意见一致,我们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进行,至于包工头,我们另外选一家,我就不信找不到条件更优惠的。”

    说罢,三娘将手中那两页协议撕了个稀巴烂,扔了一地。

    王佑郎刚刚见着三女又同心同德,本来喜笑颜开的,这会儿见这一地的纸屑,只差没有哭出来:“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这可真够我打扫的,要是再刮上一阵风,那可不折磨死我。”

    他这个乌鸦嘴,话还没有说完,就迎来了一阵妖风,把个纸屑刮得到处都是。王佑郎气得哇哇叫,没想到连老天爷都要戏耍他,三女被他那副熊样逗得哈哈大笑。

    荆凤:“王佑郎,你今天好好把这里收拾干净,明天一早去找包工头,先说好,我可要当你的监工。”

    三娘:“对了,股金你们带回来没有?”

    这句话无疑如晴天霹雳一般震醒了霍樱铃和荆凤,两人面面相觑。

    三娘的脸色已经变了:“你们不会忘了把股金带回来吧?”

    “当时太紧张了,只想着把协议拿回来。”荆凤挠头问霍樱铃:“老霍,你不应该啊,你怎么会忘了把股金偷回来呢?”

    霍樱铃也是满脸后悔:“我怎么会忘了把股金带回来呢?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王佑郎此时战战兢兢地说:“趁着那帮人还没有醒酒,你们要不再去偷一次?”

    荆凤立即点头,霍樱铃却有些犹豫:“万一这次去不小心中了埋伏被抓了呢?”

    荆凤:“对啊,酒楼那么多人,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有小二安排尉迟少爷他们了。”

    霍樱铃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没办法了,必须得去,如果没有机会下手,就把投资协议再签一遍,也就没什么好恐惧的了。”

    三娘真是恨铁不成钢:“刚刚还想说你有脑子,你是知道尉迟少爷不靠谱才偷了协议出来,这么快就又昏头了。”

    王佑郎:“别犹豫了,既然都觉着他们的伙不能入,咱们就坚决不入。我跟你们一起去,我把风。”说罢,带头走了,二女慌忙跟上,第一次觉得王佑郎也是个人物。

    三娘左等右等,在回廊里走来走去好多次,等得焦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传来一阵急速的步伐声,正是王佑郎。

    三娘赶紧迎上去:“事情怎么样?”

    王佑郎苦着脸,一遇到麻烦事他就爱苦着脸。“太可怕了,我们还没进入月阳楼,就发现衙门的人将月阳楼全部封锁了。我们躲在暗处,看到衙门的捕快将尉迟少爷、刘管事他们一起抓走了!”

    三娘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家伙不是很得势吗?”

    王佑郎摇头:“不知道啊,我也奇怪,还是衙门的人抓的,这也太奇怪了。”

    三娘:“老霍和凤哥呢?”

    王佑郎:“老霍说她腿软,凤哥在后面扶着她慢慢回,我先回来给你报个信儿。”

    这时候霍樱铃哼哼唧唧的和荆凤回来了。

    霍樱铃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三娘啊三娘,我们那五十两的股金……看来是……难啦!”

    荆凤把她放下,已经气喘吁吁:“我说老霍,股金的事咱们再想办法,你这一路上要死不活的,听得我都想死了。”

    “五十两啊,五十两啊,我那白花花的银子啊!凭据又撕了,官府才不会认,我们的血汗钱啊……”

    是啊,没有钱,还谈什么投资计划,还谈什么优昙寺经济,四个人都傻愣愣的,坐在院子里各自盘算着。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