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东阳秘事全集之阎君殿遇险

发表于:2017-07-03 12:08:23   

    东阳秘事全集之阎君殿遇险

    两人这么结伴走着走着,细长的道路突然变得宽阔起来。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青石圆盘,圆盘光滑洁净,好像这上面一直有人睡一样,摸起来还有些温乎。

    三娃子忍不住说话了:“哥,我怎么觉得这地方有些邪乎。”

    崔林生点了点头,说:“我也觉得是,而且我从没有听爷爷说过老堡子这里有秘道啊!”

    突然,三娃子哆嗦了一下,目光有点呆滞。

    崔林生顺着三娃子的目光看过去,分明有个人站在黑暗中。就算是在黑暗中,两人也能感觉到,那人阴森森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着他俩看。

    是谁在哪里呢?

    崔林生悄声对三娃子说,“三娃子,你呆着别动。我过去先看看!”正带算迈着步伐走过去看,被三娃子一把拉住。

    三娃子:“哥,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人去,我陪你!”

    崔林生感受到三娃子热切的目光,默默的点了点头。

    等两人快要走到这人跟前的时候,那人依旧这么盯着他俩,真是瘆得慌。

    啊,这怎么回事?等走到跟前,两人不由得一起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显然不会有人回应,因为这是一座塑像,这座塑像竟会是阴曹地府中黑白无常中的黑无常。黑无常,是在民间所信奉的阎王属下的勾魂使者,俗称勾魂鬼,因白无常身着白衣,黑无常身着青衣而得名。白无常名叫谢必安,人称七爷,黑无常名叫范无救,也称八爷。黑无常和白无常虽然都是无常鬼,但是前者给人带来的只有灾难,而后者一方面给人带来恐惧和不安,另一方面也可以给人带来发财的好运气。

    三娃子说:“哥,在这里遇到黑无常,肯定不是啥吉利的事。”不过,一般情况下,黑白无常应该会被安置在一起的,这里怎么独独只有一个黑无常,真是让人心里发怵!

    对于崔林生来说,这些牛鬼蛇神是吓不倒他的。崔林生是爷爷一手带大的,爷爷是共产党员,早先年间参加革命,一直浪迹在外。等人再回到故土时,没有看到儿子儿媳,看到的是他们留下的一根独苗。

    崔林生借着微弱的萤火虫的光芒,伸出手摸了摸黑无常,发现这具黑无常是用黄土烧制而成。隐隐约约看到黑无常的帽子上居然有几行字,崔林生用手拂去上面的灰尘。才看清楚上面记载了这么一段故事。谢必安与范无救自幼结义,情同手足。一日,相偕走至南台桥下,天将下雨,谢要范稍待,回家拿伞。岂料谢走后,雷雨倾盆,河水暴涨,范不愿失约,竟因身材矮小,被水淹死,等谢拿伞赶来,范已失踪,谢痛不欲生,吊死在桥柱。

    三娃子:“咦,难不成这黑无常站在这里,等着白无常拿伞给他吗……”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头顶喷出了无数水柱,将两人给冲开了。

    “哥,你在哪里?”水柱从头倾泻而下,突如其来的变故,两人完全没有一点防备,就被猛烈的水柱冲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也不见了崔林生的踪迹。

    光着上身的三娃子,在黑暗中叫着崔林生,并且试图抓住旁边突起的石块,减缓被湍急的水流带走的速度。

    三娃子看起来健硕魁梧,却是个怯懦的小伙。跟崔林生分开难免有点不适应,心里有点恐惧。只是箭已在弦上,由不得他多想,更何况小妹没有找到呢!

    正想着,水流突然减弱了。三娃子缓慢的站起来,发现前方没了路。然而,他看到了在他面前站着一个穿白长袍,血红的舌头伸的老长的人。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那不正是黑白无常中的白无常嘛。三娃子心想:我怎么倒霉透顶啊?看来自己是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啊!真是要被活活吓死,不死也被吓得差点晕过去。

    他连忙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作揖。有些语无伦次。

    “这位白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的……”只听“砰”的一声,严丝合缝的石头墙像一扇门一样打开了。

    一大片乳白色的浓雾笼充斥着整个秘道,浓雾犹如有生命的物体,正在以它奇特的流动方式,贴着地面慢慢地扩散开来。好像从天上降下了一个极厚而又极宽大的大袍子,三娃子的视线全被雾挡住了,人被定格在这里。这雾气起的有些神秘诡异,就像可以在掩盖着什么。三娃子心想:这迷雾中不会出现什么鬼魅魍魉,施展妖术,来迷惑他吧!想到此,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突然,一阵阴风乍起。浓雾开始变淡,像一缕轻薄的白纱,不知道被吹到哪里去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桥,隐隐约约看到桥上好像有人站在那里。三娃子整个人都处于戒备状态,他硬着头皮朝前走。他看到了一位老太太杵在桥头,她的旁边放着一只黑碗。三娃子的心瓦凉瓦凉的,难不成自己已经死了,真的到了阴曹地府。

    然而,被流水冲刷不小心被锋利石块划伤的皮肤,让他感觉到有些灼烧,狠命的掐了一把自己,才感觉到他依旧是个大活人。

    走到奈何桥前,他看到这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是黑色。他想起村里的老一辈人跟他讲过的阴曹地府,说过奈何桥不是随随便便走的。生时行善事的会让你走上层,善恶兼半的人走中层,行恶的人就要走下层。

    三娃子心想: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干过坏事,看来应该要走上层啊!到这个时候,多想也无益。

    人的好奇心是难免的。上桥前,不由自主的打量起了这位孟婆。孟婆被烧制的栩栩如生,挽起的发髻一丝不苟。如果不看她的脸,还真会以为这是一位慈祥的婆婆。只是她有一双摄魂的双眼,无论你有什么秘密在她面前会被一览无余。

    旁边放置的黑碗无疑就是孟婆汤了。传说,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凡是喝过孟婆汤的人就会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道开始了下一世的轮回。阳间的每个人在这里都有自己的一只碗,碗里的孟婆汤,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会落泪: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孟婆将他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煎熬成汤,在他们离开人间,走上奈何桥头的时候,让他们喝下去,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愁,干干净净,重新进入六道,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

    三娃子快速地从孟婆身边经过,迟疑着踏上了奈何桥的上层,接下来也只能听天由命了。还好,相安无事。下了奈何桥,迎接他的却是一条大河,大河横在他面前,有一条船停靠在河岸边,船上有一位摆渡人。

    三娃子走到跟前,发现摆渡人也是泥塑的。他对着摆渡人作了作揖说:“大哥,真是对不住啊!我这里没有纸钱作为买路钱啊,您就通融下,撑您的船过下河吧!”

    他使出全身力气,想要将船推到水里。但是,这船就是纹丝不动啊。

    他哭丧着脸:“大哥,您不情愿把船借给我啊?”

    突然,他听到了一句回话:“这位小弟,你没有纸钱,我当然不会摆渡你。看来,那只能翻山越岭绕过这条河了。”

    三娃子惊讶地看着泥塑:“你……你会开口说话!?”

    慌乱中,他在身上找寻起来,可是粗布裤子口袋里半毛钱也没有。更何况,人家要的是纸钱啊!

    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三娃子连忙抬头,警觉地四处打量。

    不对,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呢!

    此时,从船后面闪出一个人。这不是崔林生是谁?

    三娃子快要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哥……你……”

    他跑上去抱住了崔林生,把崔林生整个人差点扛了起来。

    “太好了,太好了!你还活着,我以为你……”他差点要哭出声来,呢喃着说。

    崔林生道:“快放我下来,大男子汉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还是快点走吧!”

    三娃子:“不行,这船根本不动!”

    崔林生指了指船下方,三娃子这才发现,船被铁索给困住了。

    他憨笑着跑过去,麻利地解下来铁索,将船推到了河面上,两人跳上船。

    三娃子划着船,河水清澈见底。时不时有鱼儿欢快地游动,河床底部可见绿色的水草飘动。

    今年乡里闹饥荒,别说肉,连肉沫沫都没见过半星。此刻,看到河水中的鱼儿,三娃子的吃货本性暴露无余。他不由得喉结滑动,暗自咽了口口水。

    崔林生看穿了他的心思,道:“三娃子,别急张,等找到小妹了,我们一起捉几条,回去解解馋!”

    三娃子最听这位哥哥的话,奋力的朝前方划去。很快,船靠向岸边。

    两人从船上下来,矗立在面前的是一块足有三米高的石门,门顶部写着红色的大字:阎君殿。

    崔林生打算推门而入,被三娃子一把拉住。

    “哥,别急!咱真的要入这阎君殿吗?你知道不。乡里的老人说,在阎君殿,有天大的本领都是施展不出来的,想跑都跑不了。就算孙悟空到了真的阎君殿,也是一点神通都使不出来的。三娃子认真的看着崔林生一口气说完。

    崔林生拍了拍三娃子的肩,示意他别太紧张。

    他大步流星的推开了阎君殿的石门,赫然看到站在大厅中的牛头马面,还有判官崔府君。

    他环绕着整个大厅四周,发现四周的墙壁也是用石头砌成的。但这石头跟刚进秘道的石块完全不一样。这个石头的纹理有黄色、褐色和橙色,颇似培根猪肉。

    申明:本文由谷堆子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