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小说《闪婚萌妻,宠上宠》

发表于:2017-07-03 13:06:57   

    §§§第九章 想死就直说

    郁静曦的大眼睛四处扫着,就看见前面拐角处的一根水管。

    大眼睛猛地一亮,郁静曦猛地顿住,手像是闪电般的抽出,下一秒就死死的抱上了水管。

    宋泽渊冷沉的一张脸看着一脸倔强的郁静曦,凉飕飕语气的直戳郁静曦的小心肝。

    “郁静曦,滚过来。”

    郁静曦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你当我是傻,我才不会和你这个混蛋在一起!”

    笑话,这个可恶的男人,和他在一起,她怕会被他欺负得毛都不剩。

    “是吗?”宋泽渊狭眸危险的一眯,迈着修长笔直的长腿就一步步往郁静曦走去。

    他冷凝着郁静曦,眼神极具为威慑力。

    郁静曦的小心肝又狠狠的抖了起来,这个男人也太可怕了!

    眼珠子麻溜的一转,随即大叫起来,“救命啊,这里有流氓欺负我啊啊~~!”

    尖锐刺耳的声音叫得极其凄惨。

    宋泽渊的一张俊脸彻底黑沉下来。

    长手一伸,便毫不费力的将郁静曦捞进怀里,接着,郁静曦就感觉一整天旋地转,接着,她整个人就挂在了宋泽渊的肩上。

    靠之,这个男人居然就这么轻松的将他扛了起来,她的战斗力会不会太弱了?

    二话不说,一只手就狠狠拍打在宋泽渊的背上。

    然而男人肌肉硬如石头,郁静曦这点微小的攻击力丝毫不起作用。

    挣扎不行,就来尖叫,“救命啊,有人拐卖人口啊~~!”

    宋泽渊实在是被郁静曦刺耳的声音吵得烦了,‘啪’的一声,大掌用力的拍在她的翘挺的粉臀上。

    “闭嘴!”

    呼救声,戛然而至。

    郁静曦娇美的小脸顺便涨得通红。

    这个男人.......还能不能再可恶一点吗?

    怎么能像教训小娃一样,教训她。

    所以这是赤果果的羞辱!所以能忍?

    郁小姐觉得无论怎样,也得逃离宋泽渊的魔爪。

    依旧是毫无怜香惜玉,像扔垃圾一样,宋泽渊重重的将郁静曦往迈巴赫里一扔。重重的关上车门,脸色阴沉的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

    然而,就在这极短的时间内,郁静曦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开车门,下车,逃跑。

    突然,一道刺耳的汽车摩擦声响起。

    “嘭!”

    郁静曦的脸色瞬间煞白。

    因为她好像大概被撞飞了!

    见此,宋泽渊眉心直跳,连额头的青筋都出来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要是车没有及时的刹住,她很可能已经被撞成一滩肉泥了!

    “该死!”

    狠狠的低咒一身,宋泽渊像是闪电一般急速上前。

    看见趴在地上痛呼的郁静曦,顿时,心中烧起一股无无名火。

    一张俊脸冷得如同锅底,上前,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子伤势。

    她伤得并不轻,脚踝扭了,一双膝盖也磨出了血。瞬间,宋泽渊狭眸爆发出狠历的光,直射郁静曦,声音冷吼着:“想死就直说!”

    郁静曦没有看见过宋泽渊像现在这般生气,但是本来就受了伤,又被他一通后,心中的倔强一下子猛地升起来,“我要不要死,都不关你的事!”

    本来就是,要不是宋泽渊一直抓得她不放,她至于逃开的时候遇到车祸么。

    宋泽渊见她非但不知悔改,还和他犟了起来,简直气得不行,差点就控制不住想将郁静曦捏碎的冲动。

    声音冷寒,“真想车再快一点,我看你有没有那力气和我斗嘴!”

    “你......”郁静曦气得一噎。

    脸更是清白交错,这个男人不但没有丝毫愧疚,居然还诅咒她,真是无耻到令人发指。

    而就在这时,肇事司机惊慌失措的下车,脑子中全是自己撞死人了,撞死人了,进局子的事,瞬间,连腿都站不起直了,浑身抖得不行。

    “兄、兄弟,有、有没有事情.......”

    宋泽渊闻声望去,满脸的寒霜,几乎是冷冽的开口:“来得正好!”

    司机间见来着不善,当即抖着腿后退,“兄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说多少钱,我都赔.......啊!!”

    宋泽渊根本就没有理他,长腿一伸,就是凶狠的一脚,瞬间让司机发出杀猪般惨叫。

    宋泽渊一脸寒霜,只怪你撞了不该撞的人。

    男人丝毫不留情,一脚接着一脚。

    此刻还坐在地上的郁静曦,看得目瞪口呆。

    兄台,你下手是不是也也也太狠了,再下去会出人命的!

    刚想去阻止,才动一下,脚踝就传来一股钻心的痛,郁静曦瞬间倒吸一口冷气。

    也不知道宋泽渊是不是一直留意着郁静曦,反正看见这么一动,瞬间就停下攻击。

    §§§第十章 嚣张的混蛋

    收回脚,转过身,满脸黑云的抱起郁静曦就往车走去。

    车上宋泽渊一路飙到低,郁静曦忍着痛意,强硬的开口:“放我下车,我要回家。”

    反正,她不想和一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呆在一起。

    男人妃唇紧抿,不说话。

    许是受了伤。郁静曦情绪也没有先前那般激动,声音倒是冷硬不少:“不过是一夜情,宋少何必抓着我不放!”

    “嗤-”

    正在狂飙的迈巴赫猛地被男人踩停,郁静曦的身体顺着惯性朝前摔去,又被安全带猛地弹回来,重重的砸在的座位上,瞬间头昏眼花。

    郁静曦心中一气,“宋先生,现在是不是该放我离开了!”

    那料,宋泽渊猛地拽住她的手腕,他人也猛地凑近。

    男人冷冽的呼吸肆无忌惮地打在郁静曦的脸色,让她的睫毛狠狠的一抖。

    “你再说一个字,信不信我在这里把你给办了。”

    男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就连语气都让人觉得是温和的。让人不经意只听他的话,而忽略其他。

    但是瞬间,郁静曦的脸色就僵住,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你在开玩笑吧。”

    笑话,青天白日,又是大路边,她不信这男人会跟她来玩一场车震!

    然而,让郁静曦没有想到的是,男人的另一只手,猛地攀附在她的腰上,并且......一路向下!

    瞬间,郁静曦不淡定了。

    手猛地按住男人不断下移的手。

    “怎么,怕了?”耳边传来男人挑衅不屑的声音。

    郁静曦一双星眸气愤的望着宋泽渊。

    他居然真的给她玩真的!

    宋泽渊幽沉的眸深不见底,冷哼一声,脚一瞪,车再次像子弹一般飙了出去。

    没过多久,迈巴赫就大喇喇的停在了京都最大的医院。

    男人面无表情的下车,打开副驾驶的门,二话不说就将郁静曦拦腰抱起。

    郁静曦本就特别不想和宋泽渊接触,但才挣扎了一下,宋泽渊凉飕飕的话就在耳边内响起:“刚刚我说的话还算数。”

    瞬间,郁静曦就安静了,

    只是那一双美目死死的盯着宋泽渊,眼底升腾的怒气几乎把宋泽渊凌迟了好几遍。

    而宋泽渊这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郁静曦,抱着她,就往骨科走去。

    男人穿着一身西装,身姿欣长,气质冷傲逼人,一张脸更是美得让人花眼,而郁静曦一袭水蓝色长裙,就算此时粘上了灰尘但是气质依旧出尘,娇滴滴的躺在宋泽渊的怀里,一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宋泽渊似乎见惯了这种万众瞩目的场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而作为一直在郁家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小透明,郁静曦就有些不自在了,一张小脸很不争气的埋在宋泽渊的怀里,隐约还能看到一丝红晕。

    这个男人在这般高调的出现在公众场合,一定是故意的,郁静曦渣心中愤愤的想着。

    宋泽渊似乎察觉到怀中女人的紧张,一直阴沉的俊颜稍有缓和,妃唇更是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她的紧张不自在,他很喜欢。

    来京都大医院看病的人极多,连挂号都排着长长的队伍,更别说找那种常年没有号的专家级别的医生的看病。

    然而,宋泽渊则是一路畅通无阻,同时一位教授级别的骨科医生已经出现在诊断室里。

    当然郁静曦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被宋泽渊不算太温柔的放在了vip特大豪华的病床上,脚腕上膝盖上的痛感几乎是一瞬间袭来。

    顿时,郁静曦痛得龇牙咧嘴。

    宋泽渊的脸又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看着医生:“给我治。”

    三个字,说不出的霸道冷硬,让教授心抖了一下,但知道宋泽渊的恐怖身份,不敢得罪,只得恭敬的说道:“是。”

    话回完,就上前为郁静曦检查。

    而坐在床上的郁静曦看着宋泽渊,心中终于狐疑起来了,这个混蛋的到底的什么人,怎么这个嚣张啊,对教授医生都是这么不善,而且教授对他的态度还唯唯诺诺的。

    其实吧,今早醒来,她一直认为,宋泽渊应该是夜店的牛郎来着。

    可是之后又遇见他,对相亲丑男时的冷硬,经理口中的宋少,让她划掉了心中的想法,应该是什么集团的少爷的,而现在在医院,教授对他的态度,让郁静曦觉得,他的身份比自己想象的要恐怖啊。

    太,他不会有什么大来头吧。

    瞬间,郁静曦就怂了,到时候吗,她会死的连渣渣也不剩的。

    §§§第十一章 你要干什么

    就在郁静曦心不在焉的时候,医生对郁静曦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

    VIP病房设施齐全,很快就检查出结果。

    “宋少爷,这位小姐的左腿脚腕脱臼了,膝盖有擦伤,其他的没有什么事情。”

    教授医生恭敬的朝坐在沙发上,如同古代帝王般的男人说道。

    宋泽渊听后,掀起眸,示意医生进行下一步治疗。

    护士先是为郁静曦的膝盖处的伤口处理好,脚腕处的伤口就交给了教授。

    女人的脚腕很细小,皮肤白皙,只是此时受伤的地方,又红有种,看着有些恐怖。

    坐在不远的宋泽渊的不由的皱眉,脸色沉了下来。

    医生两手捏住郁静曦的脚腕,打算帮她正骨,开始前,担忧的看了郁静曦一眼,提醒道:“有些痛,小姐你忍着点。”

    郁静曦点了点头。

    得到回应,医生的手猛地一用力,骨头瞬间响起“咔擦“一声响。

    一股剧烈的痛猛地袭来,就算有了心里准备的郁静曦还是忍不住痛呼出声,她觉得她的整条左腿都失去了知觉,额头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寒。

    靠,这痛真不是人能承受的。

    这一刻,郁静曦开始后悔之前的冲动了,没有逃离宋泽渊不说,到头来还自己遭罪。

    看了她今天出门还真是没有看黄历啊。

    “你们这群医生都是白养的么?”

    就在这是,一道冷魅的低喝响起,瞬间让整个VIP病房笼罩着一层寒霜,个个噤若寒蝉。

    不由的,郁静曦抬眼望去,就看见一脸阴沉的宋泽渊.

    这个男人还真是喜怒无常啊,不过饶是郁静曦再怎么讨厌宋泽渊,她也知道,他是责备医生下手重了,弄疼了她!

    关心起人来,脾气也这么臭,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郁静曦不由的吐槽,收回视线,看着明显受到惊吓的教授医生,安慰:“没事儿,继续。”

    医生这才擦了擦冷寒,继续为郁静曦正骨。

    好在,刚刚经历的最痛的一环,接下里的上药,郁静曦还能忍受。

    在某男的全程监督下,医生十分迅速的将一切弄好,并嘱咐道:“小姐的伤势不需要住院,可以回家疗养,但要需注意,近期左脚不能用力,膝盖上的伤要每天换一次,这是药,这是小姐你要用到的拐杖。”

    郁静曦微笑,礼貌的一一接过。

    处着拐杖,就一拐一拐的走着,全程将宋泽渊无视得干干净净。

    宋泽渊冷眼望着郁静曦,脸色阴沉得可怕。

    这个女人就这么讨厌他?人都成这样了还想着逃跑。

    他本就是天之骄子,以往哪里不是成群的女人争着抢着往他床上爬。

    她倒好,避之不及!

    所以,宋泽渊哪里想得通,极其不爽的起身,跟着郁静曦就走了出去。

    一开始,他并没有去帮郁静曦,而是浑身淡漠的走在郁静曦的身侧。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能坚持多久。

    郁静曦走得大汗淋漓,眼神微微斜了走在她身侧的男人。

    她哪里不知道,他是在等她服软,等她向他求救呗。

    切,郁静曦是那种人么?

    就算速度慢如蜗牛,本姑娘也不会认输的。

    好几分钟过去了,郁静曦连走廊还没走完,宋泽渊淡漠的脸终于不耐烦了起来。

    上前,强势的打横抱起郁静曦,郁静曦一惊,道:“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愚蠢。”

    郁静曦脸气得通红,但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

    不是就是嘲讽她这种反抗毫无效的结果么,就算自己不认输,他照样可以强势的抱起自己。

    “你到底要干什么?”

    实在是受不了宋泽渊的的纠缠,郁静曦相当没好气的问道。

    “送你回家。”男人幽眸紧紧的落在郁静曦的娇美的小脸上,淡淡的几个字,让郁静曦瞬间一愣。

    她不由疑惑的望着他,他深沉的眼依旧望见不见低,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

    以至于她忽略了他眼底的那一丝邪气。

    “真的?”郁静曦皱眉问道,还真是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男人。

    宋泽渊并没有接话,而是抱着郁静曦像来医院那般的高调的离开。

    车启动,郁静曦朝他报了地址,便休息起来。

    昨晚上的身体被宋泽渊掏空后,完全没有休息好,而且今儿一早就来相亲,连饭都没有吃,又经历了车祸,她早已经疲惫不堪,知道他会送自己回家后,郁静曦身心便放松了下来。

    一时间,居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所以,她并没有发现车子行驶的方向完全是错误的。

    大约一个小时过后,车稳稳的开进了一幢欧式复古宫廷般的别墅,庄园里,男人稳稳的停下。

    §§§第十二章 放开我

    郁静曦睡得也没有多死,车一停下来,迷蒙的大眼缓缓的睁了开来。

    “谢谢你送我回......”

    道谢的话还没说完,郁静曦就证住了。

    这辉煌奢华的建筑到底是个什么鬼?说好的送我回家呢,这是什么鬼地方。

    郁静曦木木的侧过头,看着正在卸安全带男人,问道:“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

    男人头都没有侧,直接下了车,郁静曦还呆在车里,就看着宋泽渊迈着大步绕过车头,朝她走来。

    车门打开。

    男人的修长的手臂伸进来,一用力,她整个人腾空,扑面而来的是男人身上密集的冷香。

    郁静曦反应过来后,手拍打着他的胸,“混蛋,你不是说送我回家么,这里到底是那儿?”

    宋泽渊头微垂,勾起妃色的唇角,像是笑,却又没有笑。

    ”这是我的家。“

    淡淡的落下两个之后,迈着修长笔直的腿,径自走进别墅。

    门开,仆人恭敬的颔首站在门前,“少爷。”

    仆人刚想和平常一样接过少爷换下来的衣服时,去看见他怀中居然抱着一个女人。

    惊愕,瞬间爬上了脸。

    天啦,少爷居然带女人回家了,而且还全程抱着,这是什么情况?

    宋泽渊眉眼没抬,面无表情的将郁静曦放在沙发上,简单的吩咐了两句,便上楼。

    而郁静曦则是傻眼了。

    这是他家?!

    这个男人居然一声不吭的将她带回了他的家??!他怎么能这么霸道,根本就不经过她的同意,便擅自做主。

    靠,简直太可恶。

    而且现在就把她凉在这里,这个男人到底是几个意思啊啊啊!

    郁静曦简直都要抓狂了,她要回家,她要回家!

    郁静曦怒目四下张望,就看见远处壁炉上摆放得的花朵,花儿开得极艳,暴怒中的郁静曦,就把那灿烂的花看成了宋泽渊那妖孽的脸。

    恩,越来越像。

    心中气没处发,当即唤到:“给我拿把剪刀来。”

    因为少爷吩咐过,仆人并不敢怠慢,快速的将一把剪刀送上。

    郁静曦捏住剪刀,用手指了指壁炉,恶狠狠的说道:“把那个花瓶给我搬过来。”

    仆人不解,但依旧照做。

    郁静曦看着眼前的花儿,一脸狰狞,挥舞着剪刀,就是一阵狂风扫落叶般,凶残的摧残着花朵。

    仆人见此,皱眉阻止:“小姐,当心伤到自己。”

    然而,郁静曦哪里能管那么多,一路狂剪着。

    仆人焦急,只得禀报少爷。

    宋泽渊一下来,就看就满客厅的残花落瓣。

    脸瞬间黑了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一刻不安分。

    “你在干什么?”

    剪得正爽的郁静曦根本没有注意到宋泽渊的出现,开口就道:“我在剪宋泽渊那个混蛋!”

    “......”

    宋泽渊一张俊脸更加的难看。

    原来这个死女人把这些花当成他了。

    好,很好。

    不由分说的就上前,一把夺下郁静曦手中的剪刀,见剪刀被抢,郁静曦不满望去,骤然,就看见宋泽渊满脸阴郁的站在她面前。

    “很好玩么?”

    郁静曦刚想点头,可是看着宋泽渊一副要将自己吃掉的表情,又有些不敢说出口。

    顿了顿,才说道:“送我回家。”

    “到了这,你别想回去。”宋泽渊冷冷的看着郁静曦倔强的小脸,淡漠的开口。

    霸道而冷漠的话,瞬间引发郁静曦心中的不满,“凭什么?”

    “凭这里是我家。”

    “......”郁静曦被男人霸道而无耻的话气得一噎,顺过气来,立即呛声,“你是不是有病啊,我答应送我回家的,你凭什么把我送到这里,现在还不允许我回家,还有没有王法了。”

    郁静曦气话一说完,宋泽渊怎个脸简直黑得不能看了,走到郁静曦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郁静曦,语气危险:“你有种再说一遍!”

    郁静曦简直都要气疯了,不管不顾的说,“证明我有种,宋泽渊你给我听好了,”郁静曦一字一句,字正腔圆的说道:“宋、泽、渊、你、就、是、个、混、蛋!”

    话一说完,郁静曦的下巴就被男人狠狠的桎梏住。

    郁静曦眉头紧皱,“放开我!”

    然而男人阴测测的开口,“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走不出半步!”

    “你......”郁静曦死死瞪着宋泽渊。

    这个男人还能再无耻一点,居然想囚禁自己,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

    “所以,趁现在,你最好乖乖给我睡一觉,如果到时候想逃,兴许还能有点力气。”

    宋泽渊说到这儿,就想起抱着她时的感觉,

    身体很柔软,但是轻得不像话,像是一点重量都没有一样。

    亲们好,谢谢你们阅读本书!如果你们等不及更,要看本书整本,或者阅读本书后有任何问题,欢迎直接发评论给我,谢谢各位亲们的关注和支持!

    小说《闪婚萌妻,宠上宠》

    小说《闪婚萌妻,宠上宠》

    小说《闪婚萌妻,宠上宠》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