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家人暖不暖,生场病就知道了

发表于:2017-07-04 04:02:27   

    家人暖不暖,生场病就知道了

    1

    节后上班第一天,早上醒来头晕脑胀轻飘飘。

    回想夜里,各种闷热,翻来覆去睡不着。开风扇,吹着难受。想开空调,还没清洗。两米宽的床,被我碾来碾去,还是睡不着。睡不着,就心生烦躁。

    豆爸一早就说,今天闷热,要开空调。我说,不要,开空调还早,五月刚过呢。

    豆爸拎着枕头睡小屋去了,走时还不忘气我:“我去吹空调了,你在这屋蒸桑拿吧。Bye bye。”

    如果这时,我去到小屋,他肯定会说:“一早就跟你说,今天很热,偏不信。不撞南墙不回头。”

    哼,我才不过去呢,热出病我也不过去。

    辗转反侧,孤枕难眠,说的就是此时此刻。

    五月的夜晚,有雨未落,一股喘不过来的沉闷气息萦绕在床榻,久久不肯散去。说不上热,只是躁。

    想着明天要上班,这都十二点了,尚无睡意。

    豆爸在小屋,已鼾声雷动。

    我在心里再一次提醒自己,如果人生能够重来,坚决不找睡觉打呼噜的。

    经常半夜醒来,听他呼呼,久久不能入眠。推一下,说好,你先睡,翻个身继续呼。再推一下,说声你先睡,话音未落,又打起了呼。

    想必他是不知,我用了多长时间才适应了这样的状态。

    睡不着,数绵羊也睡不着。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吃了片安定。

    好不容易,睡到三点,觉得浑身发冷,飘飘的感觉。嗯,发烧了。

    烧就烧吧,真的一点都不想动。

    迷迷糊糊中,闹铃响起。该起床做饭了。

    我想喊豆爸起来做早饭,可嗓子疼,也没力气。对了,给他打电话。

    于是,我有气无力地给住在对面屋里的豆爸打了个电话(有没有怪怪的感觉?),我发烧了,你起来做早饭吧。

    十分钟后,豆爸给我冲了一杯板蓝根,端到床上。说,把药喝了,你再睡会,我来做饭。

    又过了一会,就听儿子喊,妈妈,你来一下。

    你妈生病了,还没起床呢。

    妈妈怎么了?

    豆豆一边嘀咕着,一边光着脚丫就跑过来了。趴在我身上,摸摸我的脸,说,妈妈你发烧了?别动,等着啊。

    又过了一会,他端了一盆水,拿了一条毛巾过来了。把毛巾湿了再拧干,敷在我额头,说,妈妈,你再睡会,爸爸做好饭,我给你喂饭吃。

    家人暖不暖,生场病就知道了

    2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难道这就是每天早上不起床,磨磨唧唧惹我上火的儿子?这就是聊天能把天聊死,还欢快无事惹我生气的老公?

    他俩怎么都变了?

    还是他们一直都这么暖心,只是由于我放不下自己的标准,用自以为是的尺子去丈量他们,才会觉得不是长了,就是短了?

    或者,我总是把自己放在家庭照顾者的身份上,而忘了自己也是一个会生病的女人?

    正胡思乱想之际,听爷俩继续在厨房一边忙碌一边斗嘴。

    豆爸说,你今天在学校乖一点,放学了好好写作业,别惹你妈生气。

    豆豆说,你也一样,不会说话就装个拉链,别一说话就让我妈炸毛。

    我什么时候惹她生气了,还不是你。天天就知道玩。

    你还天天玩手机,抽烟呢。

    你干嘛去,不好好吃饭?

    先给我妈喂饭,我等下吃。

    你先吃,等下上学别迟到了。我给你妈端饭过去。发烧了要喝粥,吃不下粽子。

    ......

    起床洗漱,吃了片散力痛,感觉好了些。

    送儿子上学路上,豆爸再一次叮嘱儿子,在学校好好学习,别惹你妈生气。

    儿子说,知道了。你也少抽烟,别惹我妈生气。

    我问他们俩,我经常生气吗?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是的。

    然后,相视而笑。呵,这俩人也有达成共识的时候!

    上班路上,我很认真地问豆爸,我真的经常生气吗?

    明明已经在自我修炼的路上匍匐前行了好吗?

    豆爸看了看我,点点头说,是的。你没发现,当你教育孩子的时候我都不敢说话,我一说,你就生气。你陪孩子做作业,也经常生气。

    不生病时,像一头好斗的母牛加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坐镇主场,指挥全局,嗡嗡嗡。高兴时,全家欢天喜地,生气时,全家阴云密布。

    我愕然,你是说真的?我开不开心就那么重要?生气时也有那么大的功力?

    那当然了,在咱家,在儿子心里,你是老大!

    家人暖不暖,生场病就知道了

    3

    想起前一天假期,外出回家路过山塘街,偶遇夕阳西下,晚霞满天,桥上站满了高举手机的游客。

    我紧急叫停,此时的山塘,此时的晚霞,路过,不知又待何时再见。

    豆爸赶紧把车停在路口,让我和儿子先下,再去找地停车。

    我一路小跑,站在新民桥上,脱口而出,一道残阳铺水中。

    豆豆接话,半江瑟瑟半江红。

    呦呵,我揶揄他,厉害了word娃。

    豆豆说,这周老师写在黑板上要背的,就是这首诗。我反正只会这两句。

    我们肩并肩趴在桥上,欣赏了一会美景,也把这一刻放进了手机相册。

    担心豆爸等的太久,又一路小跑回到车里。

    “先别回家了,去平江路吧。”我一时兴起,此时已经六点多了。

    豆豆欢欣雀跃,他是巴不得天天在外疯玩才好。

    豆爸则是,只要你俩高兴,去哪都好。

    傍晚的平江路,人来人往,不急不徐,尝一尝铁板豆腐,品一品糯米糕点,试一试丝质旗袍,任初夏的风走街串巷,伴一对对小情侣相依相偎,娇嗔轻语。

    不时有男男女女举起手机,对着自信满满的夕阳。哪成想,夕阳羞红了脸,躲在了青砖黛瓦的楼房肩上。晚霞则不遗余力地展现着多彩的姿态,招来游客频频驻足观望。

    从东北街一路散步到白塔东路,时间指向了八点半。

    豆爸说,回去吧,洗洗刷刷,睡觉也要十点了。

    我说,好久没来了,再走走。

    豆豆说,我也不想回去。

    豆爸说,那再转转,只要你妈开心,早点晚点无所谓。

    豆豆说,就是,我妈开心就好。

    看爷俩一唱一和,我问,我开心很重要吗?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相当重要。

    家人暖不暖,生场病就知道了

    4

    前段时间,因各种琐事,家里一地鸡毛,我对豆爸失望透顶,巴不得与他立马分开,一刀两断。

    豆豆也是,为了逃避写语文作业,三番五次把课时作业本落在学校,还说,这本作业不重要,写不写无所谓。

    我们每天下班接到他,还得送他回学校取作业本。连续五天,是可忍孰不可忍!

    下班到家已经六点多了,接他,送他回学校取作业,回家做饭,吃过饭都要九点了,不气人吗?

    读者可能会出招,那不写就不写好了,老师会批评他的。

    那你是没见过“只要别让我写作业,我宁愿天天挨批评”的学生。

    那一阵,家里的空气压抑沉闷。

    而今,一晚家边的旅行,一处天边的风景,一阵忽如其来的小恙,让我抽离繁琐的日常,切切实实地感受着家人的温暖。

    也再一次提醒我,作为一名妻子,一个母亲,这个家的女主人,你的心情就是这个家的晴雨表。

    穷也好,富也罢,忙也好,闲也罢,称心也好,不如意也罢,你开心了,家人才敢快乐。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