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赌石小说《泣血的翡翠》长篇连载(二),真实改编!也木西文学

发表于:2017-07-04 07:09:32   

    赌石小说《泣血的翡翠》长篇连载(二),真实改编!也木西文学

    开篇启读:http://www.toutiao.com/i6427731573465940481/

    第三章 祖传三代磨刀石

    话说这钏世宝,外表看上去,老实憨厚,大约40多岁,与刘一刀是一个村子的邻居,要不是因为逃避战乱的事,我们也不会认识。钏世宝家族已在小城子生息了一百多年,算是小城子的世居华人了。

    逃到腊戌后,钏世宝一家先是借居在一个远房亲戚的家里,但两家人挤在一起,难免产生摩擦,加之,钏世宝的老父亲钏祖根又卧床不起,生活诸多不便。一家5口只好在郊外租了间民房暂时栖身,空闲之余,钏世宝常常到刘一刀的翡翠切石店里去闲聊,有时候,也会到我家里来喝喝茶。我们之间的交往也就逐渐多了起来。

    有天晚上,喝茶聊天的时候,我突然想起逃避小城子战乱那天的磨刀石的事:

    “钏大哥,战乱逃难那天,你老父亲说的磨刀石,到底什么回事?你有没有拿回来?”

    “拿回来了,就是一块烂磨刀石,不想让老人生气,我才冒着危险拿回来的。不过,这块磨刀石,真的是祖上就传下来的。”

    钏世宝似乎对磨刀石还是很在行的:“说到这磨刀石,其实是很有讲究和要求的,既要达到一定的硬度,又要讲究细腻度。现代人磨刀,大都使用机制磨刀石,而过去,人们只能从山谷河沟中挑选合适的岩石。”

    我不禁也对钏世宝家的这块磨刀石产生了兴趣:

    “钏大哥,照你这么说,你家这磨刀石,算是老古董了,哪天我去看看,顺便磨一下我家里的菜刀。”

    “去看嘛,都摆在住处呢,一块大黑石头,有30多公斤重呢,要是轻巧些,我带来给你看看都得,太重了,不想搬运。”

    “磨菜刀咯磨得快?”(方言,“快”就是指锋利)

    “没问题,磨剃头刀都磨的快,”钏世宝有些自豪的说:“现在的人理发修胡子都用电动剔刀了,过去的人都离不开剃头刀,不只是我家用来磨剃头刀,好些邻居都来我家磨剃头刀呢。”

    “是了是了,为了一块烂磨刀石,连打仗都不怕,你老父亲硬是要你回小城子拿了回来,哈哈哈。”

    “就是啊,年老脾气古怪,没法了,哈哈,”钏世宝说完,有事就回去了。

    赌石小说《泣血的翡翠》长篇连载(二),真实改编!也木西文学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我每天的工作,也就是帮着父母打理百货商店。除此之外的时间都耗在我女朋友张惠君身上了。父母最操心的,就是我的婚姻大事,常常在我面前嘀咕,谁谁谁又结婚了,谁家谁家又生儿子了。我理解父母的心情,只有加紧了对我女朋友张慧君的“进攻”。

    腊戌女孩比较传统,比不得泰国和香港,但时代也在发展,虽说张慧君还只是我的女朋友,不过,在我心里,她早就是我的女人了,隔三差五,缠在一起,这不是秘密。

    这天,我正在店里忙碌,张惠君打来了电话:

    “瑞江,你咯忙着?我外婆生病住院了,你要不忙,你开车过来,我俩去医院看看,”虽说是征求意见,实则是“指令”的口气:“快点啊,我在店里等你。”

    “那好呗,老婆大人。”我也不客气的先入为主。

    “讨打,谁是你老婆,快点来啊。”说这句话时,声音明显温柔多了,说明她已经认可了,我心里自然比喝了奶茶还香甜。

    腊戌人民医院的病房里,惠君的外婆躺在病床上,左手背插着输液管,输液架上还挂着几瓶待输的药液。医生说不要紧,只是感冒,两天就可出院。想来也是,刚从战乱区逃过来,年老体弱,身心劳累,加上这夏季的雨,风热感冒就难免了。

    “外婆,你好些了吗?”惠君坐到外婆的床前,活脱一只乖乖兔。

    “好些了,你们别担心啊,打了吊针就好了,唉,都是这战乱害的,让我们有家不能归。”

    “外婆,你就别想那么多了,事情都这样了,你好好养病。”

    “是啊,阿婆,什么都别想了,等战争结束了,就送你回小城子。”我附和道。

    “回什么小城子啊,不回,”惠君瞪我一眼:“外婆可要在腊戌养老了,你说是吧?外婆。”我是自讨没趣,拍到马蹄上了。

    “呵呵呵,你两个就知道斗嘴,等不打仗了再说,你们有这份心,我就幸福了。”

    说到打仗的事,我又想起了钏世宝一家以及他家的磨刀石,心想何不今天就去看看,刚好有惠君作伴。

    从医院出来,我把钏世宝家的事情和惠君大概说了下,没想到,惠君对那磨刀石也充满了好奇,决定一同去看看。

    折腾了好大功夫,我们才在郊外找到了钏世宝租住的家。钏祖根老人还是躺在床上,我进去打过招呼,便和钏世宝边喝茶边聊了起来:

    “钏大哥,你家的磨刀石,拿出来我看看啊,到底有多稀奇?”

    “看嘛,在房间里呢,等我去搬出来”,钏世宝边说边走进了隔壁他老父亲住的房间。

    “世宝啊,这石头,你就别拿出去了,就放在我床下得了。”

    “老爸,是瑞江兄弟想看看,就是从小城子逃难那天,帮助我们的那个瑞江啊。”

    “哦,是他啊,那拿去让他看看吧,看完了,你还是把它搬到我的床下来放着”,钏祖根知道是我要看,没有再说什么。

    钏世宝双手抱着磨刀石出来,把它随便放到了客厅的地上。

    这是一块大致呈长方形六面体的石块,我双手抬起来试了下,估计有30多公斤,把四面任何一面放到地上,都能将石块放稳当,确实适合做磨刀石。磨刀的一面已经被磨开了一个口子,材质纯净细糯,另外几面,黝黑光滑,有一层厚厚的皮壳包裹着,皮壳表面还有些青苔,这大概是长期放在院子里形成的,看得出,这磨刀石确实是有些年代了。

    “钏大哥,找把刀来,我磨一下试试。”

    “你试嘛,现在很少用它磨刀了,沙太细,只适合磨剃头刀,磨砍柴刀来得慢,还是要买砂轮磨石才好用。”钏世宝起身递了把西瓜刀给我。

    我一边磨,一边在想,这磨刀石会不会是玉石翡翠呢?如果是玉石翡翠,怎么这么几十年都没有人认出呢?就算钏家父子不懂玉石,但小城子那边的人,懂玉石翡翠的人也不少啊。不过,凭我的经验,这好像也不是什么玉石,我们缅甸人,玉石到处是,虽然自己不做这生意,但见过的也不少啊!我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别草木皆兵想美梦了,就是块磨刀石而已。

    “钏大哥,这磨刀石太细了,磨菜刀水果刀还行,磨劈柴刀这些大的刀具不好用,”我建议道:“既然是祖传下来的,以后就别用来磨刀了,就摆家里做传家宝得了。”

    “什么传家宝啊,就是个烂磨石,村子里的好多人都看过了,都说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值钱。要不是父亲恋旧,我才不会带着到处跑呢,害的我冒着战火,从小城子搬到这里来。”

    “钏大哥,我想,你还是好好保管着,不管它值不值钱,这都是你们家保存了几代人的老古董了,你摆着,它也不妨碍你什么事,你又不用管它吃饭。”

    “也只能这样想了。”

    说完,钏世宝把磨刀石又抱回他老父亲钏祖根的房间里。只听“嘭”的一声,感觉得出,是丢到了地板上。

    从钏世宝家出来,准备先开车送惠君回家,惠君却跟我说:

    “瑞江,我感觉他家这块磨刀石,应该是有点来头的,说不定是块宝呢。”

    “什么来头?”

    “你想啊,如果只是普通的一块破石头,他家又怎么可能保存几辈子?钏世宝的老父亲又怎么会连命都不要,一定要保护着这磨刀石?”

    “这有什么,人家祖上留下的东西,还不就是一种纪念。”

    “我看没有这么简单,再说,刚才你磨刀的时候,我也仔细看了哪磨刀石,感觉象是帕敢玉石场那边的翡翠石料。”

    “不会吧,那不是已经磨刀磨开了一面了吗?要是翡翠,应该看得出来了,就算是翡翠石料,那也是劣等料,不值得一提。”

    “那么大的一大块石头,六个面呢,只磨了那一面,可能还磨不到水色,现在磨去的只是表层,说不定另外几面,一磨就出色了。”

    “怕没有这样的好事?”我嘴上和惠君唱着反调,心里却也在疑惑,或许惠君说的真有道理呢。

    “瑞江,要真是翡翠,我们想法把它买过来,转手说不定可以卖个好价钱,赚上一笔呢。”

    “我说宝贝,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哪有这样轻而易举的事?天上掉馅饼了?”

    “钱你不想啊?没有钱你怎么娶我?怎么结婚?以后还要过日子呢!气死我了,对牛弹琴。”

    惠君是真有点生气了。争吵着,车已到了惠君家门口,惠君拉开车门径直向家门走去,不理我了。

    平时看似单纯的惠君,分析起问题来,还真有逻辑性,头头是道。唉,这祖传的磨刀石,到底有没有什么蹊跷呢?

    (待续)

    赌石小说《泣血的翡翠》长篇连载(二),真实改编!也木西文学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