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连载71:云端坐船回家,江上救起一个落水少年

发表于:2017-07-04 08:19:21   

    连载71:云端坐船回家,江上救起一个落水少年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云端心情愉快,健步如飞,不多时就来到了绣江岸边,但见水平如镜的江面上,笼罩着一层乳白色的雾气,浩浩荡荡的一江春水,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伟大的力哟!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渔翁,头戴竹叶斛笠,正在江面上撒网捕鱼,但见他手一扬,鱼网就向远方飞去,渔翁双手握紧鱼网,慢慢收缩,沉甸甸的鱼网拉上来了,竟是几十条欢蹦乱跳的绣江大鲈鱼,这种鱼肉味鲜美,平时极难铺捞到的,想不到今天他的运气竟这样好!老渔翁摸摸下巴的白胡子,笑得红光满面。

    云端被老渔翁幸福的笑容打动了,这笑容让她想起了自家老爹,每次见到她回家时,杨老爹脸上就会露出这样的幸福笑容,慈祥地望着自已的女儿笑。爹爹、轩辕浩、弟弟,我好想你们。

    她遥遥朝老渔翁扬扬手:“船家,我想坐你的船到十里村去。”

    老渔夫放下手中的网,抬头朝岸边张望,只见一个身材娉婷的少女正立在江边向他招手。

    丝溜溜的南风吹,少女身上雪白的长裙在风中猎猎飘动,乌黑柔软的秀发拂过脸颊,像极了从画中款款走出的仙子。

    连载71:云端坐船回家,江上救起一个落水少年

    “真真是世上少见的美人儿!”老渔翁在心里赞叹。他划船掉转船头,靠岸,笑眯眯地说道:“小姑娘,上船吧,老汉我今天心情好,不收你的钱。”

    杨云端道了声谢,就挽起白罗裙,“嗖”的一声,轻盈的跃上小船。老渔夫手中的长竹杆一点岸上,小船在反作用力之下摇摇晃晃驶离江岸,一路劈波斩浪哗哗哗地向江面驶去。

    云端立在船头,欣赏着江面的风景,夕阳像喝醉了酒的诗人,摇摇晃晃地沉没在水天交界的尽头,一群群水鸟在江面上翱翔着,鸣叫着。“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云端如诗人一样,摇头晃脑,吟颂吟颂着黄勃的千古名句。

    突然,远处的江面上,竟漂浮着一个男人来,那人似乎还末死,四肢不时的挣扎抖动几下。

    救人如救火,云端来不及多想,快速御下肩上的包袱,“扑通”一声,她跳进了江里。

    “小姑娘,使不得,太危险了。”老渔夫焦急地站在船头大声叫道。

    连载71:云端坐船回家,江上救起一个落水少年

    云端却充耳不闻,犹如一条美人鱼,灵活自如的在水中劈波斩浪,快速向那人游去,一点一点的靠近目标,十米,五米,一米,终于,她伸出手,一把拖住落水男子背后的衣服,奋力的向小船游去。

    当她靠近小船时,老渔夫朝她伸出长竹杆,云端早已累得精疲力尽,她一手揪住男子的衣服,一手抓紧竹杆的一端,任由老渔夫慢慢的把他们拉近船弦上,老人家伸出了宽厚有力的大手,和云端合力,一个在上面拉,一个在下面推,终于将落水男子子拖上船。

    云端泡在江水中,大口大口地喘气,扶住船弦休息片刻,体力恢复后,这才爬上船来。

    落水男子脸色苍白如纸,晕迷不醒,下腹胀鼓鼓的,一看就知道灌了很多水入肚。他的身上有多处被剑刺伤的地方,有的伤口还在流血,一看就知道他落水前曾和敌人经过一番恶斗。

    老渔夫把手指在落水男子鼻端一探,竟是气息全无,不禁大惊失色:“糟糕,这溺水的少年恐怕活不成了。”

    云端看到情况危急,就一脚跪在船上,另一脚屈膝,将溺水少年的腹部置于屈膝的腿上,使其头部向下,同时对老渔夫叫道:‘大叔,快,用力按压他的背部, 让他先排出腹内的积水。”

    老渔夫虽然半信半疑,因为他从末见过这样的救人方法,但他还是听话照办了。

    他双掌用力,往少年的背部按压了几下,片刻,只听到少年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响声,接着水就顺着嘴角流了出来,鼓胀的肚子也渐渐变成坦了。

    云端捏住少年的鼻子,深吸一口气,把嘴巴贴在少年口中,将气过渡进去。

    一下、两下、她一连过渡了十几口气,那少年的眼睛总算睁开了。

    连载71:云端坐船回家,江上救起一个落水少年

    云端的这个动作,做得极自然,在现代,这样的急救方法最常见。但一旁的老渔夫,却惊得目瞠口呆,心道:完了,这姑娘的清白算是毁了!

    那少年见是一个美貌如花的少女在给自已做人工呼吸,苍白的脸蓦地羞红了,呐呐的道了声谢谢。

    云端落落大方地站起来,整理好了凌乱的衣裙,然后笑吟吟地道:“你身上有伤 ,我家就住在附近,你若信得过我,可到我家小住一段时间,养好了伤再走。”

    少年点点头,郑重地道:“但凭姑娘处理,我这条命是姑娘救的,我相信姑娘绝对不是坏人。”

    云端亦跟着点头:“我家虽然贫穷,但饭还是有得吃的。我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船很快靠岸了,少年吃力地站起来,支撑着水淋淋的身子,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路,终因体弱,又摔倒在船上。

    云端不忍看到他这个惨样,就走过去,扶住他。少年红着脸,情态变得忸怩起来,挣脱她的手,拒绝她的挽扶。在他心目中,末婚的男女,就该授授不亲的。

    云端明白他的意思,把脸一沉,严肃地道:“现在你是病人,我是大夫,医者父母心,你又何必在乎世俗的眼光呢!”少年不再挣扎,顺从的任由他半拖半拉的下了船。

    熟悉的乡间黄泥小路,虽然不算远,但二人走走停停,花了一个时辰才回到家中。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