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003章-再回故乡

发表于:2017-07-04 08:19:24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003章-再回故乡

    上接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第002章

    文丨Zheng躲之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003章-再回故乡

    还在上学的时候,每每看到“枕河人家”,杜淳熙总是想到故乡的小镇。

    河流护镇而过,三三两两的支流还窜进小镇中。空气中总是能嗅到水的气息。偶尔还会看小镇上的居民驶着自制的样式各异的小船自河面划过,荡起层层涟漪,因为小船激起的水波彼此间的碰撞,划出不完整的圆弧。石块铺砌而成的道路,经过岁月的侵蚀洗刷,已变得高低不平,呈现出斑驳的青灰色。年幼时的杜淳熙深一脚浅一脚地在上面不知走过了多少个来回。还有横跨在河道上的坚固而苍老的双石桥,桥栏上雕琢的石狮已面目全非。还有接水石阶上长着的潮绿苔藓,以及蹲在石阶上用洗衣棒敲洗衣物的妇女…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003章-再回故乡

    图片丨网络

    在杜淳熙的记忆中,故乡的小镇一直都是这样祥和且安静的。

    杜淳熙的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在小镇上开有一家旅馆。旅馆是经原来的老宅翻改而来。从杜淳熙记事起,常常能看到的景象便是爷爷坐在门前摇椅上等待旅人时打瞌睡的样子、有旅人入住时短暂忙碌的欢愉,以及院中挂满了的洗净后的一床床苍白的床单被套。

    杜淳熙还记得年幼时的自己总是喜欢跟随着拎着大包小包住进旅馆的旅人跑上木楼。陈旧干净的木楼也总是随着他的脚步咯吱咯吱作响。这样的乐此不疲不知是缘于彼时年幼的乐趣,还是有时会有旅人从包中拿出的给他的糖果点心或小件物什,多年后的杜淳熙早已记不太清了,只有那时清脆的木楼咯吱作响声还时常会在他的内心响起。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003章-再回故乡

    图丨网络

    杜淳熙时常在想,他曾坚持的行走梦想是否就是出于对那时的模糊印象;对拎包行走的羡慕;对不知是否有礼物,是糖果还是小物件的期许;对旅人所描绘的行程中趣事的向往,以及自己剥开糖果外包装时旅人的笑脸——是不是那时的自己便幻想着自己某一天要有那样的笑容….

    如若真是此般,杜淳熙便会觉得自己在明晰行走梦随后的近十年,甚而是再往后的流离中,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存在都可变的不必再百般痛楚。奈何,年幼时对诸多旅人的模糊印象至今仍无法构成杜淳熙行走梦想的句读。如此想来,他还是依旧认定,还是十七岁的那个约定,那个承诺(虽然后来遭遇到了自己的质疑),生了根发了芽。也就是说,杜淳熙知道这种痛楚在他今后的余生还会将继续存在并且蔓延。

    因为曾和他一起许下那个十七岁约定的她已经离开他了,他都快记不清这已经是她离开的第四还是第五年了。而且,或许永远都将不会再回来了。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003章-再回故乡

    并不是他们回来认领杜淳熙。

    回到小镇杜家老宅,当吴妈将一只纸箱抱于杜淳熙的跟前时,他才确定并非是他们回来认领自己,忽然间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好像一块压在心头的大石块瞬间溃散消失。其实当有行告知杜淳熙南生离世的消息时,他内心已猜出这件事多半和他们没有什么关联,只是可能出于多年内心的阴影和随之衍生的习惯,他还是忍不住地会将他们联系到一起,所以他才在接到消息的最初暗自哂笑,并且在赶回小镇老宅的一路上内心紧张无措。可是待杜淳熙确定真的与他们无关后,却又不甘起来。未告别傈僳老乡,未看一眼“罗哥罗妹”城址,便匆匆赶回了故乡小镇,一路上对所预想到得、可能会出现的情景以及对其所设计好的用以应对的带有冷嘲热讽的对白却又都派不上了用途,怎么可以“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呢,它们可是折磨了杜淳熙近一个日夜的呀,却不过是虚妄之想而已。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003章-再回故乡

    图丨网络

    慢慢平静后,杜淳熙觉得自己这样很可笑。不是他们回来认自己毕竟是好事,他都已记不起是从哪个年纪开始便已不再想见到他们。但为何又心生不甘呢?杜淳熙想:想来自己也是自己虚生苦难之人,怪不得别人。

    “他们”是杜淳熙爷爷的儿子儿媳,或是“爸爸”与“妈妈”。这两个词的发音杜淳熙至今仍熟稔于心,只是自他七岁后便再没听到它们从自己的口中发出过了。

    爷爷过世后,杜淳熙也算是真正的离开了小镇。一走便是好多年,上一次回来也已是三年前南生陪同的了。自他走后,老宅便交给了吴妈打理。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003章-再回故乡

    小说连载丨《岁月流亡者》逃离的17岁男孩003章-再回故乡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