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灵异故事:自食其果

发表于:2017-07-04 10:03:04   

    一个疑问

    张伊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合群的,大概没人记得。

    不过有一件事情,大家都印象深刻。有一天,一个陌生男人突然找到了她,张伊伊见到那个男人后,原本不苟言笑的脸上立刻阴沉起来,这阴沉中还带着一丝惊恐。

    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们认识。这之后,一向不逃课的张伊伊竟然逃了课。

    因为她不住在寝室,也很少和大家联系,所以没人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作为曾经的室友,一个疑问常常萦绕在三个女生心中——那就是那天的男人到底是谁?

    傍晚,宿舍楼突然停电,三个女生点燃蜡烛,闲来无事就围坐在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大家就又想起了那件事。

    徐莉最先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 “我觉得张伊伊一定是在躲风头,那男人八成就是她的男朋友。”

    刘思彤一听,立刻摇头反驳:“不可能,那男人一看就是个中年人,张伊伊怎么可能看上他!再说了,如果他真是她男友,张伊伊怎么会一见到他便一脸的惊恐?”

    “那还不简单!因为关系不正常,她怕被人发现呗。”徐莉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再说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刘思彤这才听明白,徐莉又在借机讽刺张伊伊。想不到过了这么久,徐莉还是放不下那段恩怨。

    “我倒是觉得,那个男人应该是她的家人。张伊伊平时很少有家人来,她之所以那么惊恐,也许是怕人发现来者是她的家人。”

    刘思彤说的不无道理,这么久了,张伊伊的家人确实从未来过。

    寝室里,只有杨姗还未发言,此刻,她对着蜡烛痴痴地说道:“你们说,会不会有的人也像这蜡烛一样,开始时明亮光鲜,可是最后却变成一摊难看的蜡油。”

    杨姗说完,两个女生全都愣住了。接着,杨姗讲起了她的猜测。

    刘思彤和徐莉听完之后一脸惊愕,因为她们想不到杨姗所说的事情和一个人有关——那就是周俊海。

    周俊海最开始交往的对象是徐莉,俊男美女的搭配让他们在校园里话题不断。可好景不长,周俊海突然变了心,他竟然移情别恋地喜欢上了长相一般的张伊伊。为此,寝室里火药味十足,徐莉和张伊伊也成了死对头。 整个宿舍楼里到处都是关于她们的闲言碎语,然而最后事情却发生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因为事件的罪魁祸首——周俊海,竟然突然转了校。

    徐莉和张伊伊知道这件事时,周俊海已经离开了学校,因此这两个女生成了校园里的笑柄。

    那天,杨姗发现张伊伊看到那个男人后非常恐惧,但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常的举动。张伊伊的第一反应是拽着男人离开,而且就在离开的刹那,张伊伊还回过了头——她在看一个人!

    灵异故事:自食其果

    讲到这儿,杨姗的目光移到了徐莉的身上: “当时的张伊伊看的就是你。”

    刘思彤一听笑了: “只是回头看一眼,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得想想张伊伊和徐莉是什么关系,而且还是张伊伊着急带男人离开的时候,那种情况下,她为什么要特意回头看一眼徐莉呢?”

    徐莉听到这里一头雾水,完全蒙了。

    杨姗只好继续说道: “答案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男人,徐莉你也认识。”

    徐莉一听,立刻紧张起来,等杨姗慢悠悠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后,徐莉的脸上已经没了血色。

    “想想看,你和张伊伊都认识的男人,会是谁呢?”

    一双手印

    按照杨姗的说法,那个男人就是周俊海,可周俊海怎么会一下子像是老了十岁?

    诡异的氛围瞬间蔓延到了整间寝室。还好,电很快就来了,三个女生各自忙起了自己的事情。

    原本杨姗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可就在熄灯前,徐莉突然说道:“其实我调查过张伊伊的住处,我知道她住在哪里,明天你们谁陪我一起去?”

    第二天,三个人来到了徐莉查到的那个小区,小区里人很少,偶尔有遛弯的老人在小区里哼着小曲,其余的时候,整个小区都非常安静。

    门打开的刹那,三个人都惊呆了:穿着睡衣的张伊伊面色憔悴,她双眼无神,脸色暗黄,像是得了一场大病。

    “你们怎么来了?徐莉,你跟踪我!”张伊伊恼火地瞪着徐莉,说道。

    徐莉却直截了当地问道: “说,那个男人是不是周俊海,我就想知道这个!”

    张伊伊一听,面色立刻冷了下来。

    “跟你有关系吗?出去!”张伊伊刚说完,身体就一抖,整个人如同掉进冰窟一般,浑身颤抖个不停,牙齿还不停地打颤。

    “总之,这个屋子就我一个人,你们不信就去搜。”张伊伊说完,就一个人跑进了浴室。

    刘思彤看她的行为太过怪异,一脸担忧地跟了进去。

    徐莉挨个屋子地看了一遍,看样子,她对于周俊海仍旧是念念不忘。

    杨姗则走过去将浴室的门打开了。

    她心里一直放不下一件事,那就是张伊伊和周俊海到底是什么关系。毕竟张伊伊的长相一般,她怎么可能赢得过徐莉?

    如果那个中年男人真的是周俊海,那张伊伊此刻便十分危险。所以杨姗才将浴室的门大敞着,为的就是要看张伊伊到底耍没耍花样。

    随着水声响起,张伊伊迫不及待地冲进了热水中。

    刘思彤突然“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水太烫!”

    杨姗一惊,仔细看去,发现热水冒着白乎乎的热气。而刘思彤则躲在远处,看样子是刚刚溅到了热水,被烫怕了。再看热水中的张伊伊却是一副舒服至极的表情,这实在令人费解。

    然而更加让人不解的是张伊伊的背后竟然有一双黑色的手印,那孩童般大小的手印,热水一浇,竟然一下子移开了——那手印怕热水!

    张伊伊被热水浇得浑身冒热气,那黑手印再也无处可躲,便突然消失了。

    手印一没,张伊伊也一下子哀叫起来,她立刻捂着身子跑出了浴室。只见她浑身通红,也被烫得不轻。

    “张伊伊,你……”三个女生一脸诧异。

    张伊伊停顿了片刻后,才幽怨地说道: “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徐莉!”

    一块陶片

    徐莉本来对张伊伊还有些同情,结果那点儿同情在听到张伊伊的话后,立刻烟消云散了。

    “你被鬼盯上跟我有什么关系,还不是你心术不正!”

    听徐莉这么说,张伊伊的脸上挂了一层冰霜。见双方还是这样一见面就针锋相对,杨姗赶忙将徐莉拉了回来。

    “徐莉,都这个时候了,不要再计较那些事了,你想想,你最近有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徐莉的火一下子就蹿了上来,大吼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见她们越说越激烈,刘思彤突然大叫了一声: “都别吵了,张伊伊是被小鬼盯上了!”

    “小鬼?”徐莉一听,吓得立刻闭上了嘴。

    刘思彤对和鬼怪有关的事情非常感兴趣,这其中就包括养小鬼。

    据传,养小鬼是一种神秘蛊术。因为制作小鬼的过程非常复杂,所以小鬼非常稀有,也因此价格昂贵。

    徐莉只是一个学生,她又怎么可能接触到小鬼呢?

    刘思彤陷入了沉思,杨姗则一直让徐莉回忆。

    看大家的表情都无比紧张,徐莉这才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性,她想了很久,才对她们说起了一件事。

    事情是在周俊海突然转学后的第二天,徐莉想不通周俊海为什么会转学,而更想不通的则是他为什么会选择张伊伊。她总觉得周俊海是中了邪,而且极有可能就是张伊伊搞的鬼。

    为了验证她的猜测,她想到了一个传说:传说在校园后山有一口枯井,心里有疑惑没有解开的人去滴几滴血,就会得到事情的答案。

    徐莉一个人去了后山,到了后山,天已经微微发黑。徐莉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口枯井,她刚想走过去看看,却一不小心绊了一跤。起来后,她的手已经擦破了皮,还流了血。

    “倒霉!”她回头一看,绊倒自己的是一块破陶片。她捡起来就想扔掉它出气,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陶片竟然紧紧地贴在了她的手上。

    她感到手部一疼,血竟然流得更多了。

    徐莉吓得马上将陶片扔了,紧接着她就跑回了寝室。 徐莉说完,刘思彤就着急地问道: “那陶片闻起来是不是很刺鼻难闻?”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徐莉感觉事情越发不对,声音也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那是养小鬼的罐子,你拿的陶片就是罐子的一部分。想来那个小鬼吸了你的血,就开始为你做事!”刘思彤联想到张伊伊的遭遇,很快就有了答案。

    张伊伊一听,立刻就气急败坏地冲了过来: “果然是你在害我!”

    徐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晕头转向,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因为太紧张,她那天根本就没许什么愿。难道小鬼发现了她心中的恨意,就开始帮她害人?

    想到这些,徐莉再也坐不住了。

    “张伊伊,我并没想过要害你,我会想法补救的。”说着,徐莉就招呼杨姗和刘思彤快些回去,好能早点儿想到对策。

    张伊伊听见后,态度也有了变化,她看了眼徐莉,见对方不像是在说谎,便冲她说: “你最好快点儿。还有,其实那个男人就是周俊海,他被你害得得了衰老症,如果不快些,他很可能会老死。”

    徐莉一听,浑身一颤: “他现在在哪儿?”

    张伊伊无比忧伤地说: “他发觉自己变不回去了,就消失了,但愿他不会做傻事。”

    一场惨剧

    回到寝室后,徐莉越发愧疚起来。她不愿相信,自己一时的恨意,竟会让曾经帅气的周俊海变成那个样子。

    她快速地打开网页,想查到更多关于养小鬼的资料,但得到的只有失望,她并没查到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刘思彤和杨姗也没查到什么有用的内容,越是查不到,刘思彤就越是担忧。

    “看来,我们还是应该从那块陶片人手。”刘思彤合上电脑,说道。

    她的建议立刻得到了支持。三个人登上学校后山,果然看到了那口枯井,而在枯井旁,她们却犯了愁。

    后山杂草茂密,想找到一块被丢掉的陶片实在是有些困难。

    三个人分头行动,找了半天,终于被徐莉找到了。

    她拿起来后,刘思彤也凑了过来,杨姗因为离得远,并没有看清楚二人的动作,甚至不知道她们已经找到了。

    “别找了,在这里呢!”刘思彤将陶片晃了晃,冲着远处的杨姗兴奋地说道。

    突然,陶片表面开始冒出红色的气泡,陶土瞬间就化成了一团血色的浓雾,那血雾好像有着生命,竞突然钻进了二人的口鼻中。

    二人“吃下”浓雾后,就开始剧烈地咳嗽。咳嗽声一声大过一声,杨姗发现不对后赶紧跑了过来。等她跑到近处,却发现徐莉和刘思彤已经咳得直不起身子了,一口口黑血从她们口中吐了出来。

    “你们怎么了?”杨姗恐惧地问道。

    二人根本没有力气回话,她们面色暗红,全身冒汗,直到力气用尽,依然在向外咳着血。

    她们终于安静地倒下后,杨姗已经吓得瘫坐在地。

    徐莉和刘思彤死了!

    她们仰面躺着,周围都是她们咳出来的血。杨姗甚至怀疑,她们真正死亡的原因不是因为咳嗽,而是因为血都被咳光了。

    因为长时间的咳嗽,她们的舌头都向外耷拉着,眼神充满了哀怨与惊恐。

    陶片!是因为陶片!

    杨姗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她刚刚离她们远,此刻的自己也一定是这副惨状。想不到这东西会这么邪门儿,杨姗感受到了这次贸然行动所带来的危险。

    突然,杨姗想起了一件事,驱使小鬼的人除非身体非常虚弱,否则不会被自己驱使的小鬼所害。那么今天发生的事情就不对了,徐莉不可能死在自己养的小鬼手里。

    换句话说,徐莉根本就没有驱使过小鬼,那么到底是谁在用小鬼害人呢?

    一声叹息

    半夜,杨姗在寂静的寝室里无法入睡。可能和张伊伊、周俊海结仇的人在她的脑海里一遍遍地过着。

    苦想无果的情况下,她的余光突然扫到了早就变成一堆蜡油的蜡烛上,那堆蜡油形状扭曲,丑陋无比。

    杨姗突然大叫一声。

    自始至终,只有张伊伊认出了那个中年男人是周俊海,之后周俊海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一个帅哥,有两个女生对他爱得死去活来,他为什么还要突然转学?这本身就是最大的疑点!

    除非,这个帅哥是假的。

    也就是说,周俊海的本来面目就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而张伊伊之所以认出了他,一定是因为张伊伊的痴情。想一想,一个长相平平的女生,被一个帅哥喜欢上了,她一定会天天看着帅哥的一举一动。或许,露出本来面目的周俊海的某个动作太独特,所以被张伊伊认了出来。而那天,自己先人为主地认为是那个男人找的张伊伊,其实,是张伊伊发现了他。

    再就是徐莉。手指出血对于怕血的女生来讲本来就是件要命的事,她又是独自去的后山,在加上捡到瓦片后她出的血更多了,就被她误以为是件怪事。

    其实,那极有可能是割坏了手后产生的刺痛和出血。

    但是这之后,她们捡到的却是真的养鬼罐的碎片,也因此才发生了那样的惨剧。

    这么看来,张伊伊是被害者,那么,幕后的真凶就是周俊海。

    他在利用小鬼对付张伊伊,为的就是保住自己的秘密。

    想到这里,杨姗立刻穿上外衣,连夜赶到了张伊伊的住处。

    打开门后,张伊伊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是谁在操控小鬼了!”杨姗刚说完,张伊伊的语气就变得冰冷起来:“你发现了?果然,你才是最麻烦的一个!”

    话音一落,张伊伊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的小手,那小手死死地搂着张伊伊的脖子。

    杨姗做梦都想不到,养小鬼的竟然是张伊伊,她“啊”地一声就跑出了屋子。

    杨姗跑在漆黑的小区里,就如同跑在鬼城里一般。那个在背后追她的小鬼脚步声不大,但是却让人听得直发毛。

    “站住,别想跑!”张伊伊突然绕路堵住了她。

    “就知道你们中的一个会发现这个秘密,想不到你命挺大,居然没有中蛊毒!”

    杨姗心里嘲笑着自己,想不到自己竟然主动羊人虎口,也是笨到可以!这时,一双冰冷的小手突然爬上了她的肩膀。

    张伊伊已经志在必得,却突然被一个人用罐子砸破了头: “快跑过来,主人一晕,这小鬼就不会有动作了。”

    杨姗发现身后的小鬼果然停下了。她赶紧脱下外套,跑向了那个说话的男人。

    然而,身后的小鬼却突然大叫了一声,杨姗回头一看,小鬼竟然又追了过来。

    杨姗来不及跑,只能抱着头蹲下身子,不料,那小鬼竟然从她身边飞过,径直奔向了倒地不起的张伊伊。小鬼的动作极其迅速,一口就咬破了张伊伊的喉咙,鲜血立刻喷涌而出。

    张伊伊被砸的不轻,还好这个男人下手够狠,要不然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伴随着小鬼的怪笑,男人长长叹了一口气,对地上的张伊伊说: “我以为我喜欢你这类型的,结果我发现脸蛋还是蛮重要的。你狰狞的样子真是太丑了!”

    杨姗一听,精神立刻又紧绷了起来。她看向眼前的男人,那人是个中年人,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熟悉。

    “你是周俊海!”

    男人咧嘴一笑,并没有马上回答。

    杨姗一步步后退着,看来她之前想得都没错,这就是周俊海的本来样子!

    “你来做我的女朋友吧!你那么聪明,肯定不会拒绝我的。你看这是什么?”周俊海咧着嘴,一边怪笑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白色的罐子——那是制作小鬼所用的罐子!

    杨姗的心一下子就凉了,现在的她除了绝望以外,什么也不能做。

    毕竟周俊海是个制造小鬼的手艺人!论残忍程度,谁又能比得过他……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