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连载|后山破旧石像里封着一具不腐女尸午夜12点她……(84)

发表于:2017-07-04 11:05:19   

    连载|后山破旧石像里封着一具不腐女尸午夜12点她……(84)岳宁超嘴里一直在诵咒,全然不顾周围的变化,田默默此刻也安静下来,我缓缓放开她,因为岳宁超已经开始诵咒了,她不可能去打扰他,

    她的身子因为地面的晃动,不由自主地歪了歪,站稳后,我发现她面无表情,怔怔地望着我们身旁的岳宁超,轻声道:“大师兄……”

    在山上的时候,她经常都会大师兄对她很好,就像她的亲哥一样,也难怪此刻她伤心了,

    我瞥见岳宁超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脸色也变得苍白,看上去血色全无,而我们眼前那暗黑色的血水所淹没的十字街,已经形成了湖状,

    在岳宁超念起裂山咒后不久,血湖也开始荡起波纹,很快我便发现,在血符飘着的地方,开始形成了旋涡,接着那血符上闪过一道黄光,没入了旋涡中,

    “师兄的裂山咒成功了,”田默默喜极而泣,指着血湖中起旋涡的地方,

    转眼间,那旋涡就越来越大,将血水往里面吸了进去,与此同时,地面的震动感也越来越强,但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尽管地面在震动,周围房子里面的住户却没有丝毫反应,

    我忽然想到,也许对于他们来,这裂山咒和血湖,根本就不存在,只有我们三人和施用邪法的人,才感受得到,

    忽地,我们眼前的那条街道,好像从中间裂开了似的,两边的血水,纷纷往街道之中倾斜而下,流入地底,

    此刻,我们脚下被淹没的台阶,也一级级地显现出来,血水像退潮似的,慢慢地消减下去,危险眼看就能解除,

    尽管如此,我也暗自为岳宁超捏了把汗,希望对方的修为不能破解裂山咒,要不然只要岳宁超没有收住咒语,那么他就随时可以反击,

    我暗暗祈祷,太上老君保佑,一定不要被人破咒,过了大约一分多钟,我们脚下的台阶已完全露了出来,只见街道中间并没有破损,但血水却一直往中间流,感觉那里似乎有无形的漏洞,

    另外,那血水退去之后,周围的地面丝毫没有被它淹没过的痕迹,如果血水完全退去,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几乎不可能有人会发现今晚的十字街,到底经历了什么,我算是开了眼,能见到如此令人唏嘘的场景,

    现在十字街四个方向街口的地面都已经完全显现出来,恢复了原状,只剩下十字街街心的位置处,还有十平米开外的地面上,被黑血覆盖,不过那些黑水,也已经在慢慢隐去,

    我要是有心,这会儿简直可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不过没有心,田默默双手握拳,牙关紧咬地望着街心,低声祈祷着,“该死的黑血,快消下去,快消下去,”

    黑水越少,消失的速度就越慢,足足又过去了将近两分钟,那十平米开外的黑血,才被地面给吸得只剩下脸盘那么大小的一滩,

    见此情形,我终于松了口气,田默默欢呼地朝我扑来,紧贴着我胸脯,和我抱在了一起,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和真实的女生如此紧密地拥抱,

    她的身子非常柔软,特别是胸前,不过,我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伸出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用低沉的声音:“小师姐,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突然她原本满是笑容的脸上,显现出了惊恐之色,“君宁,你看,妈呀那血水好像又在涨了……”

    我应声扭头看了看她所指的地方,只见十字街街心处,那脸盘大小的洼地里面,黑血停滞了消退,反而又开始扩散开,我惊讶地看向岳宁超,只见他的脸上汗水如注,惨白得犹如一张白纸,他的嘴唇,也开始发黑,

    岳宁超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甚至脸部也开始扭曲起来,样子看上去甚是骇人,

    田默默惊骇道:“师兄,你怎么了,师兄,”着她准备伸手去碰他,她或许是因为太着急了,忘记诵咒之时,不能随便打断,我慌忙拉住她,

    “默默,千万别让师兄分神,他此刻正在和那人斗法,”,我不无担忧地,

    街心处的那一滩黑血水,开始逐渐往外扩张,黑血水淹没的范围,每扩大一圈,岳宁超的表情就扭曲几分,

    忽然之间,岳宁超的身子颤抖起来,他的脸部的皮肤之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窜动似的,他的表情看上去,越来越痛苦,

    “啊,”

    岳宁超惨叫一声,随即就突出了一口黑血,他眼神惊恐地望着我和田默默,非常害怕地:“快跑,快跑,”

    我急忙跑过去,想把他扶起来,可是任凭我怎么使劲儿,他都无法站起来,田默默怔了半天,才惊慌失措地帮我的忙,

    “你们快跑,不然来不及了,”岳宁超用力推了我们一把,想把我们推开,

    这情形,不用他,我也知道,裂山咒被人给破了,那原本就快被地面给吸完,此刻却快速涨了起来,

    我慌忙蹲下身,将岳宁超的手绕过我的脖子,田默默也着我,讲他的另外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之上,

    “我喊一二三,然后我们一起发力,”我对田默默,“一、二、三……”

    我将全身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但岳宁超就坐在原地,纹丝不动,突然他厉声地吼道:“趁还有街口没被黑血所淹,你们快跑啊,傻了嘛,再不跑,今晚我们三个都得死在这里,”

    我:“大师兄,我和默默不会丢下你不管,”,完,我讲他的手放开,站起来环顾四周,寻思着怎么带着他一起逃离,

    “君宁,快啊,要是再带不走师兄,我们就都死在这里,”田默默,

    此刻我的脑子嗡嗡作响,一片混乱,我思忖会儿后,对着周围的夜色,大声喊道:“如果你真的只想要我命,求你放过他们,朝我来吧,”

    完这话,我掏出胸前的玉佩,轻声:“梦瑶,你等着,我来找你了,”

    玉佩里面静悄悄的,梦瑶没有任何回应,我想,她可能是魂魄虚弱,睡着了吧,我一语言毕,就缓步朝台阶走了下去,

    我边走边对着空无人烟的街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希望你能放过他们,想要我的阴魂找我,别牵连他们,”

    他们二人都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做,田默默朝我大喊道:“君宁,你疯了,别下去,你会没命的,”

    “默默,你的对,也许那人的目标真的只是我,”这话时,我使劲儿地给她使眼色,

    我想以此引出那个人,若能成功,我们或许会赢得部分时间来想对策,当然,对我们下手之人,能现身出来,我也相信岳宁超和田默默他们的修为,可以和他周旋,

    田默默似乎懂了我的意思,她很伤痛地:“君宁,你别丢下我们,大不了我们就死在这儿,”

    我暗中祈祷暗中害我们之人,要么能够现身出来,要么就真的把田默默和岳宁超给放了,一切和我谈,

    我沿着台阶,一步一停歇地走下去,此时,街道路面已经又被黑血淹没,离黑血的位置,越来越近了,但是,除了黑血在快速淹没台阶之外,别的没有任何变化,

    难不成,今晚就真的在这挂了吗,我闭上眼睛,不敢看街道,抬脚继续走下去,我暗自默念:梦瑶,若我真的死了,也希望你等着我来找你,

    就在这时,田默默惊叫道:“君宁,你快停住脚步,”,

    此时我已经站在了离黑血最近的一级台阶,在往下一步,就踏进了黑血之中,我惊讶地发现,那黑血突然停止了上涨,定在了我脚下方,

    岳宁超很痛苦地咳了几声,难受地,“奇怪,怎么会这样,”

    我扭过头,看着他们,我微笑着轻声道:“停了,”,本以为他们也会为此而松口气,哪知岳宁超和田默默的表情变得更加难看了,没有丝毫的放松,

    “君宁,你快看前面,”,田默默失声道,

    我赶紧回过来,看向自己的前方,只见通往龙井的那条街道上,一叶白舟浮在黑血之上,缓缓地朝我飘来,

    那白色的纸船,船不大,仅能容一人站在上面,而且船上空空如也,但却像是有无形的力量在控制它一样,朝我站的位置飘来,

    我的耳边想起了一个阴沉的声音,很蛊惑人心,“上船去,上船去,一切苦难全无,他们也能活得好好的,”

    见此情形,我使劲儿摇了摇头,那声音就在耳畔,挥之不去,我急忙把耳朵堵住,不但不能隔绝声音,反而让它变得更加清晰,感觉那声音,就从我的大脑里面传出来的,

    很快那只船就飘到了我的跟前,我犹豫着要不要踏上去,

    见我有几分犹豫不决,那阴沉的声音有响起,“上船吧,你上去,他们就能活,”

    我的脑子嗡嗡作响,一咬牙,就准备踏上去,岳宁超突然在我身后用尽力气,道:“君宁,千万不要受到迷惑,那是引魂船,上去你就完了,”

    听到他的话,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着他和田默默笑了笑,然后兀自对着空气:“我要是上来,真的能放过他们吗,”

    那回荡在我耳畔的声音:“上去吧,上去就放过他们,”

    我提起脚,迟疑着准备踏上船,田默默大哭道:“张君宁,不要上去,千万不要上去,”

    尽管我有很多不舍,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但若我上船,能让岳宁超和田默默活命的话,我愿意那么做,我一狠心,前脚就触碰到了白色纸船的边缘,

    就在这时,与通往龙井街道相对的那个街口,忽然黑血翻滚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