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那场欢喜,并不深重(上)

发表于:2017-07-04 11:05:29   

    那场欢喜,并不深重(上)

    那时候的喜欢,从来是因为你好

    “喂,你喜欢的是她吗?”顾杨几乎歪了半边身子靠近他,“是不是呀?”,她轻轻地问。

    “嘘!”吴家凡一把把她推回座位,“等会儿说。”

    害羞了吧,顾杨瞄了眼他发红的耳尖,心酸地若有所思,那女生,好像也很一般呢,和我一样。

    她一边想着,一边努力而又认真地做着眼保健操。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吴家凡的呢?

    顾杨每日三省自己,吴家凡好看吗?

    不,他又难看又凶,现在又是变声期,声音也难听。可即便这样,她还是喜欢他了。

    初二开学,班里位置做了大改动,顾杨成了唯一一个和男生同桌的女生,那天晚上,班主任把顾杨带到办公室里,慈爱地拍拍她肩膀,说道:“顾杨啊,老师相信你能把吴家凡带好的。他要是欺负你了,一定要和我说!老师替你出头!”

    可是老师,吴家凡是谁啊?

    在此之前的一年,顾杨致力于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好学生,只顾埋头学习,不闻班里春风。她像个勤恳的老黄牛,整日顶着一副孜孜不倦地面孔。

    一日午间大扫除,顾杨一丝不苟地扫过每个桌脚角落,到了后两排,一个瘦高男生盯了她半晌,顾杨固执地假装没看见,捧着砰砰乱跳的心脏一通乱扫,脸像是烙饼似的逐渐升温。

    “她是谁啊?”那男生指着顾杨向旁边人问道。

    “诶?”四周的目光被吸引聚集,像是一道聚光灯打在顾杨身上,尴尬从每个毛孔渗透而出,顾杨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我是谁啊?我是顾杨啊。可这一句,她却没有胆量说出来。

    吴家凡是谁,这点不重要,重要的是,顾杨发现竟然有一个人和自己有那么点相似。所以吴家凡应该是个好相处的人吧?

    同桌的第一天,吴家凡划了道三八线,并将两人的桌子拉出一条缝,他指着这条缝凶巴巴地说:“你要是越过这个界就完了。”顾杨盯着他犹如得了黄疸病的面孔诺诺而应。

    同桌的第一星期,顾杨向班主任提了换同桌。

    “你们相处不好吗?”班主任和蔼可亲。

    “不怎么好……他老是针对我,下课也很吵……”顾杨小声地抗议。

    “男孩子嘛,现在这个年纪都很皮,待会儿我去说说他。顾杨你是好孩子,吴家凡也是好孩子,老师相信你们能好好相处的!”

    所以,抗议无效是吗……

    顾杨学着乌龟,靠着那条三八线,把吴家凡的所有爆裂躁动屏蔽在龟壳之外,那是她唯一保护自己的方式了,好卑微,好懦弱,可是,她真的很怕吴家凡欸。

    他会莫名其妙地发脾气,扔书本,摔桌盖,然后对着空气冷笑,即便是安静的时候,他的周围也像是燃着火似的,顾杨尽量龟缩自己的活动范围以保证不触碰到他的敏感神经。

    可是如此害怕又讨厌的人,怎么会对他有点点喜欢了。

    因为,温柔啊。

    阑尾发作的时候,校医以为肠炎,喝了两天药,顾杨面无人色地趴在桌上,疼痛犹如刀绞,阵阵钻心。

    上课铃响,班长喊起立,顾杨纹丝不动。老师目光如炬,吴家凡推了把提醒道:“上课了。”

    顾杨艰难地侧过头,视线恰对着他,吴家凡满脸的嘲讽随着顾杨溢出的眼泪渐渐散去僵硬,好像是多日积攒的怨气愤懑因为疼痛找到了一个溃口而肆意宣泄,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直打吊嗝,他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那次以后,吴家凡好像温柔而平静了些,胳膊不小心超过三八线没关系,书本放一下他的桌子也没关系,上厕所叫他座位让一下也没关系,他会朝她笑了,也开始讲悄悄话了,顾杨心上开了朵花,软软的,香香的。

    所以,这是开始喜欢了吗?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