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梁祝同窗记》第四出 化蝶杂剧 第三折 加责

发表于:2017-07-04 11:05:45   

    第三折 加责

    《梁祝同窗记》第四出 化蝶杂剧 第三折 加责

    人去楼空

    〔外上云〕自家祝员外的便是。我女孩儿现今没了,老夫为你啼哭的眼也花了,忧愁的头也白了。〔唱〕

    【商调集贤宾】则为你茫茫铁石沉大海,弄的我终日泪盈腮。冷森森,磨昏日月。忽剌剌,崩塌山崖。静悄悄,雨散风停。荡悠悠,雾锁云埋。可不道闭门祸从天上来,酩子里,鬼使神差。〔云〕老夫死后,有何面目见亡妻于九泉之下?孩儿也,怎忍的便索休离了去也,则被你闪得我苦也!〔唱〕怎禁那晓风吹绣阁,残月照妆台。

    〔外云〕这事好生暗昧,蓦然一阵风来处,我女儿触槐树。这事定要还我一个下落。哦,我想起来了。想女儿临行那日,有个小厮,站在马头前,大呼小叫的。是了,则打那厮他知情。嗨,我几乎忘了。那银心小妮子怎生认得他是小乙?好奇怪,敢这妮子也知情?这个是那妮子出来了也。

    〔贴上云〕姐姐不幸死归冥路,老爷在堂上好生着恼哩。〔唱〕

    【逍遥乐】宿生冤债。情重如山,恩深似海。两鬓斑白,老苍颜,骨瘦如柴。一去无回音信乖。只落得,木塑泥胎。悲悲切切,哭哭啼啼,怨怨哀哀。

    〔做见科云〕老爷唤梅香有何事?〔外云〕我试问你咱。前日小姐出嫁,我见个小厮,躲在人丛里,他当街里哭将来,你可认得么?〔贴云〕认的,那个是梁家的小厮,叫做小乙。〔外背云〕可不是梁山伯那厮带的!这其中必定有私情的事,却在这妮子身上。还说个甚么?只他两个同谋设计,里应外合,打劫人的。可知道女儿是屈死了的。〔贴云〕这是甚么说话?可干我甚么事!〔外云〕可知不干你事哩。你从实的说,你真个不曾使他来?说的是便罢,说的不是,我不道饶了你哩。〔贴云〕我又不曾与他相处,我怎知他上南落北?〔外云〕且不要啰啤,这妮子从来有些奴唇婢舌的。家丑事不可外扬,且等那厮进门来,我便有发落你处。你且退下一壁者。〔贴暂下〕〔外云〕张千,你去寻将那小厮来。〔张千云〕理会的。

    〔净上云〕自家小乙,如今可在城南破瓦窑中居住,与我家相公看守坟墓。吃了早起的,无晚夕的,每日家烧地眠,炙地卧。苦也啰,苦也啰,那死的死了,走的走了。〔唱〕

    【山坡羊】芳容难再,香魂何在,双双了却前生债。〔净云〕好与我家相公做一搭儿埋葬。〔唱〕誓同偕,共沉埋。则这里断碑荒冢斜阳外,过客伤心风月改。你看那崖,狐兔哀。你看那泽,草木衰。

    《梁祝同窗记》第四出 化蝶杂剧 第三折 加责

    荒草斜阳

    〔净云〕祝老员外唤我,不知有甚事,须索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时当春暮,我去的半月其程。怎么门前的地,也没人扫,一刬的长起青苔来,这般样冷落了也。〔见家僮科云〕敢问哥哥,长者在家么?〔家僮报科云〕喏,报的相公得知,有小乙来了也。〔外云〕唤过来跪者。〔做入门见科〕老相公唤我做甚么?〔外云〕这正是那穷厮。我不听的他声音,万事罢论;纔听的他声音,我这恼就不知那里来。你近前来,我问你咱,你可是小乙也?〔净云〕正是。〔外云〕前日在那官道傍边,放声啼哭,可是你来?〔净云〕是小的啼哭来。〔外云〕你张口哭甚么?〔净做悲科云〕你家小姐当初和我家相公作伴,如今要嫁别人,害的我家相公一病不起,死在异乡,永无还日。你小姐好忍也,我家相公好苦也!〔外云〕可不胡说。一定是梁山伯那没爷业种发意生情。他又青春,我女儿年少,他必然调戏我女孩儿。嗔怪不肯,是他所算了我女孩儿的性命也。〔净云〕我听得这句说话,一向有些不忿。当初破亲也是你来,拆散了一双佳配。圣人有云:食色,性也。老爷子独非人乎,独无人情乎?〔外云〕兀那厮,你休推东主西的。叫那小贱人来。

    〔贴上做见科云〕这不是小乙么,因何在此?你穿着这破不剌的旧衣,擎着这黄甘甘的瘦脸。〔净云〕这是大姐,这几日越消瘦了。〔唱〕

    【挂金索】吓的他涕泪零零,可不深惊骇。慌的他顾虑层层,遮莫多嗔怪。〔净云〕我见姐姐好生憔悴。我苦呵理当,你着甚么来由?〔唱〕憔悴支离,玉体宽衣带,病染愁添,嫩脸消眉黛。

    〔净云〕你是个年小的女娘家,你也打扮打扮。似这般鬔头垢面,着人笑你也。〔外云〕好,可羞也那不羞,大有顾盼之意,倒与真奸真盗一般,私下里和这厮有些不伶俐的勾当。〔唱〕

    【金菊香】有心闭口避疑怀,无事低头抱鬼胎。私情定然藏不才。〔外云〕兀那厮,好大胆也。兀那丫头,你也不识羞。〔唱〕眼去眉来,烈火遇干柴。

    〔外云〕你可实对我说,这桩事可不道你也和他曾有首尾来?〔净云〕兀的不冤枉杀我也!你命里有,则是有;命里无,则是无,干我们两个甚的事?〔外云〕你看这小畜生,好无礼也,全然不省的有个前辈后辈。送与官司问去,你看我待打杀他者波。你两个可早招了也。〔贴云〕妾身之罪,固不可逃;老爷之愆,亦不可免也。但死者不能复生,但愿老爷保重。

    《梁祝同窗记》第四出 化蝶杂剧 第三折 加责

    肺腑之言

    〔外云〕这妮子也向着他。唗!我养着你个家生狗,倒向着里吠,直被你骂的我好也。〔唱〕

    【梧叶儿】生撒赖,还避乖,端的个奴性似狼豺。可知你加谋害,欲掩埋,更栽排。颠倒了,青红皂白。

    〔外云〕左右,关了院门,将这小乙与我缚在花标树上。兀那淫妇,你站在一边。看我奈何的他,奈何不的他。我就打死了你个无徒。〔净云〕我有甚的罪过?委实不知。〔外云〕张千,你与我拣一根大棒子,着实打者。〔张千打科云〕一十,二十,三十,四十。〔净云〕天阿天阿,我委实的衔冤负屈也呵!且唱个曲儿。出这一肚子不平之气。〔唱〕

    【醋葫芦】大发嗔,忽变色。一条麻索吊庭槐,几下竹鞭加木拐。〔净云〕且喜老爷子将那棍子,则是滴溜溜的打在我这身上。〔唱〕不停来盖,打的我遍身疼痛好难捱。

    〔贴云〕端的教我顾谁的是。小乙,省一句儿。〔外云〕这厮癞肉顽皮,倒是熬得打的。〔净云〕你也去访个因由,要打我好生冤屈。禁持不过,便打杀我,则是屈招了也。〔贴云〕你怎熬的这三推六问,怕不死在他手里。〔唱〕

    【幺篇】担黜罚,受叱责。疑心阵阵更嫌猜,怒气冲冲难劝解。〔贴云〕那里打熬得过!〔唱〕生生支煞,泪吞肠肚一声哀。

    〔贴云〕道不的人性命关天关地也,俺不免揣着羞脸儿,哀告他去。老爷子打则打,休闪了手。〔净云〕相公也,你便死了,今日都折乏在我身上。天那,只被你打杀我也!〔贴哭云〕从到他家进门,打了五十杀威棒,如今看看至死。〔净云〕大姐,你可怎生的救他一救。〔贴云〕今日教谁人救你咱,要我这性命做甚么?就解下腰间之带,寻个死去罢。〔外云〕罢罢罢,这妮子倒连我也指下来。想起来则是我养女儿不气长,都是我的不是了也。〔唱〕

    【后庭花】老身气运乖,孩儿寿命该。我也知富贵难如意,贫穷也释怀。则愿的贵和谐,两相欢爱,东篱归去来。

    〔外云〕那厮打得昏了,都不干你事,我原来错怨了人也。〔贴慌去看科云〕呀,小乙,你真个打死了那?你苏醒者。〔做叫科云〕你打挣些,请起波,请起波!醒过来了也。〔净做醒科云〕怎么又有人叫我?哎呀,醒便醒了,怎么捱的这等疼那?〔外云〕且饶了你个弟子孩儿。小妮子,你舍不的那厮,我一发将你嫁与他,你意下如何?〔贴云〕妾身情愿去。〔外云〕常言道心去意难留,留下结冤雠。你出去,你出去。〔贴云〕多蒙养育之恩。您女孩儿今生无处报答大恩,来生来世,当做狗做马,赔还老爷哩。请上受女儿几拜。〔净云〕我们一齐拜。〔做同拜科〕〔外云〕便与我赶离了门者。再上我门来,把你这小贱人,拷下你下半截来。〔下〕〔贴唱〕

    【柳叶儿】咱这里齐下跪,双双叩拜。共扶持,两两出来。一时间茫然久立庄门外。我和你将头并,把肩挨。〔出门科净云〕你老爷利害哩。〔贴云〕俺老爷便利害呵。〔唱〕似天公,有意安排。

    〔净云〕打的我苦也。这般走不动,且坐一坐歇息咱。〔贴唱〕

    【浪来里】乘夜风,笼暮霭。可怜明月树枝筛,应有离人珠泪揩。玉人何在,桃花依旧待春开。

    〔并下〕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