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续被人瞧不起的外室之女

发表于:2017-07-04 12:04:47   

    被人瞧不起的外室之女,呼风唤雨的传奇

    第三章 救母

    李荣华心中一沉,血崩可是无比要命的事情,难道母亲的命运终究没能改变,才生下弟弟,就要再次离她而去?

    李荣华眼睛变红,顾不得自己的状态让人奇怪,直接冲向柳氏宫口就要查看,却被陈妈妈哭着拦住:“华姐儿乖,不要乱跑。”

    李荣华绝望,这般被拦着,哪里救的了母亲,可即便她说自己会看诊,才六岁的年纪又有谁相信?

    难道终究什么都改变不了?

    一时间,李荣华悲从心来。

    就在李荣华垂下挣扎的手,却听屋外小厮大喊:“屈大夫来了,屈大夫来了。”

    “快,快请屈大夫进来!”

    李荣华一喜,她怎么就忘了,一开始就知道母亲危急,可能迫不得已要给母亲扎针,偏偏她又没把握,才早早的让小厮请了屈大夫。

    不得不说,屈大夫来的太是时候了。

    陈妈妈疑惑,怎么会有大夫来,她不记得自己有请大夫啊?不过听到李荣华开口,还是反应过来,赶忙向外迎接大夫。

    杨产婆不知道想到石妈,脸上阴暗不明,一咬牙竟是拦住陈妈妈:“陈妈妈,这到底是外男,产房这样的地方对方进来怕是不——”

    不等她说完,杨产婆便感觉手突然袭来钻心的疼痛,低头一看,便见李荣华一口咬在她手上,而李荣华看着她的眼神更是冷的她惊住。

    一个八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懂得她说的话,还做出这样的反应?

    一定是错觉!

    杨产婆忍不住再次看向李荣华,便见李荣华一脸迷惘:“陈妈妈,您不是说病了就要看大夫吗?娘也病了,大夫也来了,为什么不请大夫来给娘看病呀?”

    杨产婆松一口气,果然是错觉。

    杨产婆却没注意到,她看李荣华的时候,陈妈妈也看向了李荣华。

    陈妈妈听到李荣华的话忍不住迟疑,女人的清誉可是比什么都重要,如今小姐已经非常不好过,若是再有外男进产房这样的事情,便是活下来,恐怕也……

    这耽搁的片刻,柳氏流的血越加多,直接昏死过去。

    李荣华再忍不住:“该死,有什么东西能比娘亲的命重要,这世上的东西,脸面清誉算个什么,难道不是活着最重要吗?活着才好说这些,死了,还有什么!”

    李荣华直接向外跑去,跑到外面就后悔了,怎么就说出这样不符合年纪的话来,上一世,就是面对文武百官,她也没这么沉不住气的时候。

    算了,不管了,上一世还没有母亲在身边呢,母亲好不容易还有救下的机会,即便陈妈妈不同意,她也要将屈大夫带进来。

    却说陈妈妈被李荣华骂得怔住,连拦李荣华都忘记了。

    死了,还有什么,脸面清誉活着才有……

    是啊,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陈妈妈望着消失门口的小小身影忍不住回望床上的柳氏,小姐,您将华姐儿教的这么好,您可看到了。

    不同于陈妈妈的欣慰,杨产婆听到李荣华的话,却如同见鬼一般,害怕的看着李荣华的背影。

    李荣华跑出主屋,便见小厮恭敬的站在一个二十五六岁,穿着墨色衣衫的男子身旁,两人同立在屋檐下,大约是听到动静,男子转过头,露出一张十分斯文的脸,若不知道这是个大夫,恐怕都会觉得是个秀才举人。

    李荣华就这样看到站在那里的屈大夫,前世的记忆不觉的涌现在脑海之中,前进的步子一滞,整个身体直接因为向前的惯性向前扑。

    屈大夫看到这状况一愣,赶忙向前,就是这样还是晚了一步,只得快速扶起李荣华检查:“可有哪里摔疼了?”

    李荣华鼻子忍不住一酸,屈大夫还是前世一样待人温和,若非要说区别,那大致是岁月的痕迹在这张脸上少了很多。

    可就因为这样,李荣华更加心酸。

    前世父亲对她冰冷无情,恨不得她不要存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屈大夫是对她最好的,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如同父亲一般守着自己,可就是这样如同父亲的屈大夫,却因为她……

    李荣华无法再想下去。

    那个人骂的对,她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坏人,彻彻底底的小人,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事,最后还企图以‘为了活着’这个四个字抹平一切。

    李荣华手忍不住攥紧,眼泪落下了也不自觉。

    屈大夫见李荣华哭起来,忍不住担心:“可是腿摔破了?”

    李荣华深吸一口气摇头:“华儿没事,求求屈大夫救救我娘,我娘,我娘她血崩了,华儿不想没有娘亲。”

    没有娘亲,上一世的事情一定会再次发生,她不要再做一个没娘疼的孩子,也不要再经历那些事情!

    屈大夫听到李荣华的话一怔,显然没想到会从一个孩子嘴里听到血崩二字。

    不过也因为这两个字了解屋子内的情况,迟疑。

    这世上,礼教和规矩是顶可怕的东西,可以定人生死。

    即便他救下屋中的人,恐怕礼教和规矩也会杀了屋里的人,到时候连死后的名声都没了,岂不是更惨!

    眼前的救人怕不是救人,反倒是害人……

    李荣华哪里看不出屈大夫迟疑,可再迟疑下去就来不及了。

    李荣华对着屈大夫就跪下:“求屈大夫救救我娘亲,华儿给您磕头了!”

    李荣华重重磕在地上,只一下,额头变红,除了救母亲,也为了上一世的所作所为磕头。

    屈大夫看到六岁孩子磕头留在额头的猩红,心一颤,赶忙上前。

    李荣华抢先再次磕头:“娘亲是爹的外室,爹根本不管娘亲死活,连娘亲难产,来看一眼都没有,他也不要华儿,屈大夫,求您心心好,救救娘亲,没了娘亲,华儿也活不了了。”

    李荣华抬头,便见屈大夫僵住,显然心中十分不忍。屈大夫依旧和上一世一样,那么善良,是个无比慈祥的长辈,也是一个无比疼爱徒弟的师傅。

    李荣华低头掩饰泪水:“都说医者父母心,难道屈大夫就忍心看着一个**痛失母亲,最终流离失所,无人所管,也许流落到那最不堪的地方。”

    屈大夫一震,显然没想到李荣华这么小的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一咬牙,扶起李荣华,走进屋中。

    李荣华默默看着屈大夫进屋的背影,最终跟着快速进屋。

    脚刚迈上门槛,便听陈妈妈震惊的声音响起:“屈子杨——你……你怎么会来?”

    李荣华愣住,屈子杨是屈大夫的名字,这还是她前世和屈大夫相处许久才知道的,陈妈妈怎么会知道屈大夫的名字,难道陈妈妈认识屈大夫?

    可,可她前世怎么从未听屈大夫提及?

    李荣华站在屈大夫身后,却是看不到屈大夫听到这声音同样愣住,而看清床上柳氏的脸,更是脸色大变。

    第四章 诊断结果

    “屈大夫……”李荣华忍不住低声唤屈大夫。

    屈大夫听到李荣华的呼唤仿佛清醒过来,深吸一口气:“我给病人做检查,你们都先出去。”

    陈妈妈赶忙点头答应,抱着李荣华新出生的弟弟就向外走。

    李荣华忍不住看向屈大夫,陈妈妈表现的太信任屈大夫,而屈大夫面对这信任竟也那么理所当然,这世上,即便是一般熟悉的人恐怕都不会这般彼此信任。

    前世她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一点,不,是她根本没去注意,人太自私的时候,总会忘记注意周边的一切,睁开的眼睛只能看到对自己有利或有害的东西。

    陈妈妈带着杨产婆走出几步,见李荣华没跟上,回头叫李荣华。

    “我想看着我娘。”李荣华眼巴巴的望着屈大夫,这一世,她想多看看。

    屈大夫心中一软,最终对着陈妈妈点头,允许李荣华留下来,只让陈妈妈带着孩子先离开。

    李荣华趁机将之前帮母亲生产,留在母亲身上的银针偷偷拔走。

    待得陈妈妈离开,屈大夫才开始给柳氏诊脉,只是越诊查,脸色越难看。

    “屈大夫,我娘……”李荣华忍不住开口询问。

    屈大夫眉头紧皱,或许因为心情太沉重,竟忘了李荣华的年纪,不自觉的回答:“你娘生产似乎被人用了药物,后又被急救用了针,药物本就致命,那针扎的穴位虽然没错,可到底是激发所有生命潜能,如今的状况却是灯尽油枯,即便华佗在世……”

    李荣华身子一软,跌坐在地,她终究还是没能救回母亲,没能改变命运吗?

    “该死,究竟是谁,竟这么狠心,对孕妇用这样的虎狼之药!”屈大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却是无比愤恨,一双手忍不住狠狠拍在床梁上。

    李荣华忍不住鼻酸,好一会才勉力站起来开口:“屈大夫,我娘……我娘还能醒过来吗?”

    屈子杨被李荣华这一问才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才看向李荣华:“我只能尽力,却不能保证。”

    说着话,屈子杨微微一顿,才再次开口:“只是我需要绝对的安静。”

    李荣华重重的点头:“那,那就拜托屈大夫您了。”

    李荣华说着转身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小小的身影,脚步一路踉跄,仿佛下一刻就要摔倒。

    屈子杨看着心中无比不忍,却什么也无法开口。

    李荣华走出屋子,才轻轻的将屋门关上,陈妈妈赶忙询问李荣华怎么样了,李荣华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屋门。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一分一秒都仿佛是一月一年。

    产室中烛火的光晕透过窗子摇曳跳闪,像极了李荣华此刻的心,紧绷着,不断的一上一下,就像上一世拼命忍着煎熬,等待那些最灰暗的日子过去的心情一般。

    “吱呀——”不知过了多久,门被打开。

    李荣华快速上前,小小的人儿,甚至比陈妈妈都要快:“屈大夫,我母亲醒了吗?”

    屈子杨脸色苍白,看着李荣华的眼神无比复杂,良久才开口:“醒了,你母亲想见你。”没等他说完,他便看到那个小小的人儿已经冲进屋中。

    屈子杨深深的叹一口气,才看向陈妈妈开口:“陈妈妈,你也进去吧,云月想见刚出生的孩子最后一面。”

    李荣华已经来不及注意屈大夫唤她母亲闺名的事情,只是快速冲到柳氏跟前:“娘,娘,荣华来了。”

    午夜梦回,多少次想这样唤母亲,一世的记忆,爬的再高,可只有儿时有那片刻温暖,只是这是这一世第一次这样呼唤,也是最后一次。

    “华儿怎么哭了,多漂亮的人儿,这么哭,可就不漂亮了。”柳氏看到李荣华,虚弱温柔的笑起。

    李荣华心中酸涩:“华儿,华儿怕离开娘。”

    柳氏微微一怔,艰难的温和的安抚:“华儿不怕,娘这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

    说话间,柳氏虚弱的抬手抚摸着李荣华的头,一下,两下,三下……

    似乎要用这样的方式,安抚下李荣华酸涩无比的心。

    李荣华心中更加酸涩,恨不得这一刻嚎啕大哭,却拼命的忍下,重重的点头。

    即便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依旧那么温柔,想让她心情好一些,拼命忍耐着痛苦,这是她的母亲。

    她怎么忍心让这样的母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无法安然。

    柳氏脸上虚弱却扬着淡淡温柔的浅笑:“我的华姐儿最乖了,以后也要乖乖的,还要一直快快乐乐的……”

    “恩。”李荣华低着头,用着鼻音回应。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上一世。

    上一世,爬到高位后的她,总是忍不住怨啊,念啊,怨母亲外室的身份卑微,让她即便狠狠往上爬,也永远矮别人一头,念母亲不多在她身边久一些,让她那么早就面对可怕的世界,可这一刻感觉那温柔抚慰的手,所有一切就全释怀了。

    即便这样的抚慰会无比短暂,这样的抚摸,她很快会再次失去。

    李荣华如今唯一想做的,便是小心翼翼的吸取着这一丝一刻的温暖,哪怕只是短到不能再短的时间。

    感觉李荣华情绪平稳一些,柳氏才温柔的摸着李荣华对着陈妈妈开口:“陈妈妈,把新生的孩子抱来我看看吧。”

    陈妈妈赶忙将孩子递到柳氏眼前。

    柳氏看了一眼孩子,微微叹气:“你本不该来这个世上的,是我的私心,明知道你身份不正,会受苦,依然留下你,只希望你以后能保护你姐姐,成为你姐姐的依靠……”

    柳氏没再说下去,却是看向李荣华:“华姐儿,你最乖了,能答应娘亲一件事情吗?”

    李荣华满脸泪水:“只要娘在荣华身边,荣华什么都答应,什么都答应。”

    柳氏笑的更加温柔,看着李荣华更加宠溺:“娘亲太累了,大约是要长睡了。但娘亲放心不下你和弟弟,以后你和弟弟好好互相照顾,好好在李府生活好不好?”

    李荣华一怔,没想到母亲临死之际竟会想送她和去父亲那里,也是,对于母亲来讲,李府至少能让她不愁吃穿一世,只可惜,母亲不知道那李府是吃人的地方。

    即便上一世,她靠着李府避免了跌落红尘,逃出魔爪,最后也一步步爬上高位,可李府的可怕,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云月,我也可以照顾他们的……”屈子杨忍不住开口。

    “闭嘴!华儿的身份尊贵,怎么能跟着你过凄苦的日子,她必要过小姐的日子的!”柳氏虚弱的状态仿佛被什么刺激了一般,竟是突然扬起声音:“你们必须帮我将他们送入李府!”

    屈子杨想说什么,对着柳氏的眼睛,最终只是点头。

    李荣华微微疑惑,下一刻,却是沉重。

    如果母亲知道李府是一个什么样可怕的存在,会不会还这么坚定,只是这会,她不想让母亲失望,更何况,想起李府中记忆中最深刻的那个人,回去也是应该的,若不然,如何弥补上一世的愧疚。

    李荣华见柳氏看过来,重重点头:“娘,您放心,我会在李府照顾好弟弟的。”

    这话不单单是说给柳氏听,也是说给她自己听。

    柳氏温柔的笑起,抚着李荣华的动作越来越缓慢,最终停在李荣华的头上再没有动。

    第五章:幕后黑手

    眼见柳氏失去声息,一直站在一旁的杨产婆急忙向外走。

    “杨产婆,你这是要去哪?”李荣华眼角扫到杨产婆的脚,抬眼冷冷的看着杨产婆,这个人,夺走了她的母亲!

    所有人看向杨产婆,杨产婆只得停住脚步,尴尬的笑起:“柳夫人生了,这里也没我的事了……”

    “谁说没你的事了,如果不是你,我们家小姐何至于如此!”陈妈妈愤怒的看向杨产婆。

    屈子阳想到诊断柳氏的结果,看着杨产婆的眼神也变得难看。

    “这怎么能怪我,生产本身就有风险,你们太不可理喻了。”杨产婆说着就想逃走。

    李荣华静静的看着一切,直到陈妈妈将她弟弟放到床上,快步吩咐小厮拦住杨产婆,才开口:“杨产婆,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害我娘吗?”

    杨产婆身子一颤,对眼前这个六岁的孩子心中忍不住恐惧,要知道从开始到现在,会出现那么多变故,都和这个六岁的孩子有关,而这会,这孩子又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陈妈妈死死的盯着杨产婆:“没听我们小姐问话吗,还不快说!”

    杨产婆心中一跳快速开口:“说什么,你们可不要随便污蔑我,我替柳氏接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要是害我,官府也会找你们的!”

    “哦。”李荣华轻轻的应了一句,一脸天真的看向一旁的屈子杨:“屈大夫,我听娘说,有些药很厉害,吃了会如同千刀万剐,一点点被折磨死,偏偏又看不出是毒害的。”

    屈子阳微微讶异,看杨产婆脸色变了,恍然接话:“哦,你说的蓝月草啊,正好我今日带了一份来。”

    “你们别吓我,我不会信你们的话的。”杨产婆嘴上说着不信,脸色却分外惨白。

    “屈大夫,杨产婆不信,您就让杨产婆尝尝呗。”李荣华一脸恳求的看着屈子阳,就仿佛杨产婆想吃,被屈子阳拒绝了一般。

    “我不要吃……我为什么要尝!”杨产婆慌忙开口。

    屈子阳眉头微蹙,看到杨产婆的反应,顺着李荣华的话继续:“也是,这就给杨产婆尝尝。”

    说着,屈大夫走向杨产婆,手也伸进怀里掏东西。

    杨产婆眼看着屈大夫走近,脸色越来越白,身子也越来越颤,待得想要甩开小厮之际,屈子阳已经走到她跟前:“来,将嘴打开。”

    杨产婆看着屈大夫伸到她嘴边握药的拳头,脸上血色尽失,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

    “杨产婆,您怎么了?放心,这药不难吃,听以前吃过的人说,药是甜的。”李荣华天真的看着杨产婆。

    杨产婆这会哪里觉得李荣华是个孩子,这分明就是个魔鬼,偏偏恐惧已经让她说不出话,看着屈大夫又将手低下凑近她嘴角,杨产婆心一慌:“我说,我什么都说!”

    “恩?杨产婆要说什么?”李荣华一脸天真的看着杨产婆。

    杨产婆吓得快速低下头:“我说,我什么都说,给柳氏用那些药,是李府里的下人王二家的吩咐我的,我也没想害死柳氏的,我真的不想的。”

    “可是你已经做了。”李荣华轻轻的开口,这声音落在杨产婆的耳中,简直比陈妈妈掐脖子还可怕。

    陈妈妈没注意到杨产婆的惊恐,听到这些话眼睛瞬间通红:“该死的,你怎么能这么做!我要杀了你!我要你替我家小姐偿命!”

    说话间再次冲向杨产婆,这动作快速的一旁的屈子阳都拦不住,眼看着陈妈妈死命抓住陈产婆的脖子,屈子阳做为一个大男人竟都掰不开,一时间,脸色因担心陈妈妈真的杀了杨产婆要偿命无比难看,偏偏又完全束手无策。

    就在屈子阳觉得只能看着陈妈妈杀了杨产婆,最终偿命之际,李荣华略带哭声突然响起。

    “哇……陈妈妈,您不要华儿了吗?”

    陈妈妈动作微顿,赶忙看向李荣华:“陈妈妈怎么会不要华儿。”

    “可娘说杀人要偿命的,您现在要杀杨产婆,这不是不要华儿了是什么,华儿已经没有娘亲了,难道陈妈妈也要抛弃华儿。”李荣华说着哇的一声哭得更加伤心。

    陈妈妈再下不了手。

    小厮赶忙将杨产婆拉开。

    陈妈妈最终没有追杨产婆,转身直接抱住李荣华,却是跟着大哭:“我可怜的小小姐,还我那连名字都还没有的可怜小小少爷,小姐走了,你们以后可怎么办!”

    屈子阳鼻子也跟着发酸,想到李荣华这么小的一个孩子,遇到眼前这么乱的状况,没有大人照应着,反而还要努力的做些什么,心中只觉得什么梗住了一般,呼吸都变得困难,最终狠狠的看向杨产婆,对着抓着杨产婆的小厮开口:“将杨产婆捆起来,带上证据,送去报官。”

    随着小厮带着杨产婆离开,陈妈妈抱着李荣华哭声渐渐低下来,屈子阳才看向依旧抱着李荣华的陈妈妈:“陈妈妈,为了华儿和小哥儿,我看还是不要遵着云月的遗嘱送他们到李府了……”

    屈子阳的话音才落,便听外面隐隐传来小厮的惨叫声。

    屈子阳和陈妈妈面面相觑,赶忙快步向外。

    李荣华眉头紧皱,看了一眼床上的弟弟,最终也跟着快步向外,拼着雨跑到院门处却是心中一凸,便见屈子阳和陈妈妈搀扶着满脸是血的小厮往回走,却哪里还有杨产婆的身影。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小心,不然就不会让害死夫人的杨产婆跑了……”

    李荣华手微微攥紧,虽然她知道即便抓住了杨产婆,以李府的权势,最终最多也只会到王二家的为止,却没想到指使杨产婆的人竟还有后招,上一辈子会那样一步步走错,到得最后认知都变得扭曲,果然是她一开始太轻敌,这一辈子,绝不会再这样。

    李荣华深吸一口气,没有跟着陈妈妈和屈子阳,却是走回屋中,将衣服擦干,乖巧的照看弟弟。

    这一世还长,有的是时间慢慢查害母亲的幕后黑手。

    只是看着弟弟,李荣华突然忍不住叹一口气,因为她发现,她这一世面对这个世界艰险的难度或许会比上一世更强,因为上一世只是拼命的向上爬,为目的可以不折手段。

    这一世却是要换一种活法,她这个恶人,被人骂吃人不吐骨头的存在,竟然还需要保护个这软软的东西,而眼前这软软的东西竟还是她弟弟。

    李荣华想着忍不住戳了戳床上的小人儿,感觉那比自己想象中更软趴趴的状态,惊的忍不住后退。

    怎么办,保护人恰恰是她最不擅长的。

    李荣华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明显被戳的不舒服,忍不住扭动身子的小人,嘴角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状态下微微勾起。

    母亲虽然走了,但至少,留给她一个弟弟,这辈子不会孤单,而且上一世选择慷慨赴死之际,不就想过,如果重来一世,要换那个人说的活法试试吗?

    正好放肆的试试!

    能重来,真好!

    第六章:变故

    陈妈妈处理完小厮李三的事情回到屋中,看到的便是李荣华似模似样照顾新生哥儿画面,眼睛不由一酸。

    如果小姐在,看到儿女如此的画面,该多开心,可如今这样的画面映着忽明忽暗昏黄的烛火,只叫人心酸。

    都怪她,若是她再仔细一些,早些发现杨产婆下了药,小小姐就不会没了母亲。

    本想着,凭借杨产婆揪出幕后害人之人,再想办法送小小姐入李府,让小小姐安稳生活,结果却连害了小姐性命的杨产婆都弄丢了。

    她自道将小姐和小小姐都照顾的很好,虽然有些事情阻止不了,也无能为力,可如今,却连小姐的遗嘱都要做不到……

    这样的她,有什么脸面这样活下去,继续照顾小小姐……

    “陈妈妈……”正当陈妈妈想到悔痛处,一个脆脆的声音响起。

    陈妈妈低头,便见李荣华眼巴巴的看着她,心中一紧,赶忙收拾心情,担心询问:“小小姐,可有什么吩咐,是不是觉得凉了,老奴给您取毯子去。”

    说话间,陈妈妈看到床上已经去了的柳氏:“可是怕了,老奴这就带小姐和哥儿换间屋子。”

    李荣华却是摇头:“我不冷,也不怕。”

    “那可是饿了?”毕竟从昏迷中醒过来,就一直不曾进食,陈妈妈不由更加担心。

    李荣华却是再次摇头:“我也不饿,只是感觉陈妈妈在华儿身边,华儿觉得好安心,还有陈妈妈在,真好。”

    陈妈妈眼睛一酸,忍不住再次夺眶而出,赶忙转身擦掉:“恩,老奴也觉得能在小小姐身边很好。”

    “那陈妈妈要一直陪在华儿身边,可不许和娘一样说想长睡。”李荣华抬眼看向陈妈妈,上一世陈妈妈是在母亲过世后半年去世的,说起来会过世除了李府那一顿打骂,更多的却是伤心过度,损了心肺。

    如果上一世,陈妈妈不因为伤心过度,又操劳过度过世,一直在她身边,会怎么样?

    说起来,这一点上一世的她从未想过,也或者说从不敢想,因为总想这些就会变得懦弱,懦弱的人怎么能在李府生存。

    而今,她却或许可以直接试试……

    陈妈妈听到李荣华的话一震,低头看向李荣华,便对上李荣华一双眼巴巴的眼睛,更心疼了:“诶,老奴会一直在小小姐身边陪着小小姐的,会照顾到小小姐以后出嫁,直到小小姐有完美归宿为止。”

    这般说着,陈妈妈愧疚的心变得坚定,现在可不是伤心这些的时候,小小姐还需要她照顾呢,她一定要替过世的小姐照顾好小小姐。

    看到陈妈妈表情变化,李荣华嘴角微微勾起。

    母亲的死,她无法阻拦,陈妈妈却是不许了,她要试试,上辈子想都不敢想的那些生活,让陈妈妈一直陪着她,便是第一件。

    至于第二件,当然是好好的将弟弟带大,想着不由看向这会还躺在柳氏不远处的弟弟。

    却说陈妈妈见李荣华说完话,眼角扫向新出生的哥儿,还以为李荣华是在看死去的母亲,想到李荣华小小的年纪,要压抑无数情绪,还要这么乖巧,那是有多少的不安,一时间心疼的无以加复,忍不住一把抱住李荣华。

    李荣华被这么一抱,不由一愣,转头疑惑的看向陈妈妈:“?”

    看到李荣华疑惑的神情,陈妈妈更加心疼:“没什么,老奴就是想抱抱小小姐您。”

    李荣华表情变得松弛,也回手抱住陈妈妈,感受到陈妈妈的体温,整个人不禁放松,有陈妈妈的在,感觉确实不错。

    这一放松,疲惫却是一下子就上来,直接昏睡了过去。

    说到底,她这身体还处于生病的状态。

    却说陈妈妈见李荣华抱着自己,心也放松,目光也不由看向柳氏。

    小姐,老奴怕是要很久以后才能过去照顾您了,在这之前,老奴就一直替您好好照顾小小姐,替您看着小小姐长大,也替您看着有一天,小小姐出嫁。

    李荣华是第二天下午听到屋外嘈杂的声音才醒过来的,醒过来便见新出生的弟弟躺在身旁,软软的糯糯的,只是屋中竟没有照看的人。

    这实在不像陈妈妈的风格,除了昨晚匆忙外,陈妈妈还从未忽略过对她的照顾。

    难道宅子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荣华想了想,小心躲开弟弟,下床打开门。

    门一打开,便见满院的灰白,以及陈妈妈难看的脸色:“你说什么,人牙子那边得了李府的吩咐,不给我们找奶娘?”

    李三垂丧着头:“城里的人牙子我都问过了,一听我们是麻线胡同的,就全都拒绝帮我们找了。”

    李三说着一顿:“不仅如此,回来的路上,我还看到李府的人,听说李府的奶奶知道老爷将这宅院借给夫人,如今夫人没了,就打算派人要回……”

    “她们难道是想逼死人不成,已经害了小姐的命了,竟然还做这样的事情,李府的人究竟想怎么样!”陈妈妈说着眼睛红了一圈:“难不成连新出生的哥儿的性命都要了不成!”

    李荣华心中一紧,不禁仔细回想,上一世确实有李府赶她们出这个宅子的事情,只是这是陈妈妈找了李府,想送她回去才发生的,想不到这一世陈妈妈还没前往李府,就发生了这件事情。

    虽然同样的事情即将发生,但结果却绝不许相同。

    不说她不想和陈妈妈随便在外面凑合,就说新出生的弟弟体质脆弱,也必须过好的日子。

    不仅这宅子不能还回去,她还要带着弟弟就着此事回李府。

    李荣华想着眯起眼睛,前世这两年李府发生过什么事情来着,似乎除了作为李府家主的大伯从五品的礼部郎中变成了四品的礼部侍郎外,没发生什么别的事情。

    或许这件事情可以利用一二。

    正当李荣华思考之际,却听李三畏畏缩缩地声音响起:“陈妈妈,钱家当铺缺个小二,月银给的不少,我……我还有一家子要养……所以也就答应了。”

    第七章:史上最牛忽悠

    陈妈妈愣住:“她们给多少,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况,不成我就再给你加些。”

    “翻了两倍,更何况,那边也安全些。”

    “能不能过些日子再过去,这边白事到底离不开人……”

    “恐怕不行,钱家当铺就这会招人,错过了,可就没机会了。”

    陈妈妈脸色难看:“难道就不能等等吗,小姐待你不薄,当初你病的半死,可是小姐救的你,如今小姐尸骨未寒……”

    李三神情躲闪:“昨儿晚上,为了小姐的事情,我就受伤了,想来该还的我也还了,我知道我对不起小姐,可我还想留着我的小命,毕竟一家老小都眼巴巴的指着我。”

    “难道就不能再等几日,毕竟在这危难的关头……”

    “陈妈妈,李三想走,就让李三走吧。”就在李三听了陈妈妈的话,要开口继续拒绝之际,李荣华开口。

    陈妈妈听到声音,赶忙回头,待得看到李荣华,脸上全是紧张:“小小姐,外面风大,您这般出来做什么?还是赶紧回屋歇着吧,陈妈妈处理完外面的事情,一会就进屋照顾你们。”

    陈妈妈语速急切,显然担心李荣华听到太多伤心,偏偏又不敢问。

    李荣华心中一暖:“陈妈妈,李三要走,就让他走吧,反正我们要回李府,到时候也带不了一个小厮回去。”

    一旁的李三猛的听到李荣华说的这样的话,忍不住好笑。

    李府都要来把这外室呆的宅院收回,明显是狠心不认孩子了,结果小小姐竟还天真的认为自己是要回李府了,真是人傻天真。

    陈妈妈心中一酸:“小小姐……”

    李荣华笑笑:“陈妈妈做什么这么叫华儿,我喜欢听陈妈妈叫我华姐儿,听着暖暖的。”

    “华姐儿……”陈妈妈开口,又变的坚定:“华姐儿不怕,有陈妈妈呢,陈妈妈会一直照顾你的,无论我们能不能回李府。”

    李荣华点头:“华姐儿知道,我们一定会回李府,等我们回去,弟弟就会有奶娘,陈妈妈您就可以不那么操心了。”

    陈妈妈想说什么,又担心说出什么伤到李荣华,一时间僵硬在那里。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啪的一声打开,闯进一行人,看也不看屋中的情况,便推东西,大声开口:“这是李府的宅子,我们奉命来收回,无干的人赶紧离开。”

    李三看向陈妈妈:“您看,真像我说的,李府的人来了吧。”

    说话间,赶忙退到一旁,如此一来,陈妈妈和李荣华便变成了直面李府家丁。

    陈妈妈赶忙护住李荣华,虚张声势的开口:“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住着李府三爷的小姐和少爷吗?”

    “李府三爷的姐儿和哥儿?那都在府里呢,你就是要编瞎话,也说个像真的,赶紧滚出这宅子,然后滚出京城,否则,小心我们不客气动手。”来人大声开口。

    李荣华眼睛微微眯起,滚出京城?

    看来这些人是因为杨产婆害母亲的事情暴露了,才提早折腾出这样的事情,想将整件事情掩盖下来。

    这样也好,说不定还能顺藤摸瓜,早点查出对母亲出手的人。

    想着,李荣华天真的仰头:“陈妈妈,他们是爹爹派人来接我们的吗?”

    李荣华的话一出,院内哄堂大笑,李三更是摇头,小孩就是小孩,面对这样的情况,竟然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护着李荣华的陈妈妈却是眼睛发酸。

    华姐儿这般懂事的孩子,若不是失去了母亲,没了依靠,太想父亲,又怎么可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只是华姐儿的父亲,李三爷那样的人……真不是好父亲。

    想到华姐儿知道这些人是赶她们不是接她们的失望,陈妈妈心都疼缩起来了,屈大夫怎么还不回来,报个案怎么就报了那么长时间。

    李荣华却仿佛感觉不到陈妈妈的焦急,也听不懂旁人的嘲笑,反倒更加天真的仰头看着闯进来的李府下人:“难道我听错了?不是说李府大老爷上峰礼部侍郎告老还乡,如今正好出了空缺,大老爷和人争个位置,需要好名声吗?”

    李荣华的话一出,所有人不由面面相觑。

    李府家丁直接翻白眼:“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如今府里已经下了命令,你们必须立刻离开。”

    “这样啊,可是屈大夫说,大伯如果赶我们走,就是做阴损的事情,做阴损的事情,传出去就会失去官声和升迁的机会。”李荣华说着满脸委屈:“不是说,就为了这些,大伯也不会赶我们走吗?”

    陈管家皱眉,忍不住看李荣华。

    跟来的家丁没注意到这一点,不耐烦的开口:“这和大老爷有什么关系,别和她们墨迹了,赶紧把人都赶了吧。”

    李荣华仿佛感觉不到这点,脸上的表情更加疑惑:“陈妈妈,娘不是说李府是大伯,也就是李府大老爷管事,当家做主吗?这里既然是李府的宅子,他们要赶人,怎么会不是大老爷下令?”

    李荣华说着一顿,突然露出恍然的表情:“你们是不是和我背着我娘玩水一样,是背着大老爷来的,难怪前天大老爷派人来安抚,打算帮爹爹照顾好我和我娘亲,你们却来这样闹大。”

    “我娘说,坏大老爷事,耽搁了大老爷的前程,会被乱棍打出李府的!”

    李荣华的这话一下,所有闯进来的家丁都忍不住迟疑,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带队的陈管事。

    虽然他们嘴硬,可到底是听进去了李荣华的话的,若不然,也不会说动手,却一直没有动手,毕竟旁的说出这样的话,会被当做胡说拖延,可说话的是一个将将八岁的孩子,由不得他们不多想。

    不是真的听到过,一个八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说的这样有鼻子有眼。

    只是,若真是这样,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命令下来。

    这么想着,陈管事看向李荣华:“你娘是怎么对你说这些事情的?”

    李荣华歪头:“这不是我娘和我说的。”

    “那你说你娘说……”小管事脸色瞬间沉下。

    李荣华吓得后退几步:“这……这是我偷听我娘和别人说的。”

    陈管事见是偷听来的,不由更信李荣华的话。

    李荣华见陈管家信了,嘴角微微勾起:“娘当时还说,事情也可能出现变化,毕竟李府有些乱,说不定有人害人,就故意不说清楚,让不知情的人捣乱,最后倒霉。”

    李荣华说着伤心的哭起:“陈妈妈,是不是荣华偷听了,娘才会说要睡很长的觉,娘究竟什么时候才会醒啊。”

    陈妈妈听到李荣华的问话,眼睛瞬间酸了,赶忙上前哄李荣华。

    却说李荣华的话一出,陈管事的脸瞬间变了,至于,李荣华后面伤心的话,却是一句都听不进去了,甚至最后竟直接下令,带着所有人转身走了。

    打着看热闹的主意的李三看着急转而下的情况不禁愣住,难道李府真的是要接小小姐回府的?

    天,他究竟错过了什么,若是一直跟着小小姐,再跟着回去,岂不是就是一个官家小姐面前的红人,这在外面得多有脸面,那可是在官家老爷府邸里当差!

    不行,这机会不能错过。

    想着,李三不由上前开口:“小小姐,我,我刚才就是脑子发蒙……”

    李荣华见李府的人走了,收住哭声,听到李三开口一脸天真的抬头:“李三,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哦,你肯定是担心我们回李府,不放你离开,放心,我娘说了,做人,一定不能挡了别人的前程,我们不会挡你财路的,你安心走吧。”

    李荣华说着面露腼腆:“李三你能过的好,我们也很开心,只是,只是……我现在要出恭……”

    李荣华说着扑进陈妈妈的怀中,陈妈妈哄了李荣华一句,冷眼看李三:“小小姐现在有事,你如今已经不是府邸里的人了,还不赶紧离开!”

    李三脸色僵硬,有心厚着脸皮留下,可看着李荣华焦急的模样,以及陈妈妈冰冷拒绝,绝不会留下他的表情,最终点了点头离开,只是心底悔开花了,去当铺做事情,又怎么比得上官家小姐面前红人来的有出息,偏偏这样的机会,他竟然就这么错过了。

    陈妈妈看着李三离开,才领着华姐儿进屋出恭,只是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开口询问:“华姐儿,小姐是和谁说的这些话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若是早知道有这样的事情,我还担心什么你回不了李府。”

    “噗。”李荣华笑喷:“陈妈妈,您怎么也上当了,我娘当然没和人说过这样的事情。您难道忘了,这几天,我都大病中,我娘因为怀孕,都被您逼着避着我一些,我怎么可能能听到这样的话,至于后面……”

    李荣华没有说下去,陈妈妈也沉默。

    好一会,陈妈妈才开口:“小姐若是还在,能看到华姐儿你这么聪慧,定会无比欣慰。不过华姐儿,这样的事情你以后可不要再做了,你这样骗这些人离开,李府赶我们离开的事情,不会结束,到时候依旧会回来。”

    “所以,在这之前,我们要回到李府,只要回了李府,也就没人赶我们了。”李荣华说着微微一顿,对着陈妈妈撒娇:“陈妈妈,您能相信我吗?相信我的话,您就陪着我再做一件事情呗。”

    “什么事情?”

    “一件,让李府必定会接我们回去的事情。”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