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奉天城传说故事《东北大院那点事》第二章 老烟虫

发表于:2017-07-04 13:05:20   

    奉天城传说故事《东北大院那点事》第二章 老烟虫

    三朝洗礼、满月礼、百日礼,转眼间泰安便满了周岁。部队大院满院欢腾。大院里头住的都是当年吴司令在战场上的左膀右臂,停战之后这些在战场上骁勇善战的部队标杆一下没了目标。吴司令虽是军人,却也明白这些人如果走上正途倒也罢了,若是搞个什么邪门歪道也会让人头疼,便就协调几个兄弟一起住在大院里,已然三年有余。

    虽说是十二月数九寒天,但是自家烧的火炕让屋里丝毫没有寒意。女人们在炕上边逗小泰安边唠着家常,男人们则在离炕不远的大桌上喝酒划拳,聊些当年的故事,虽然这些故事他们每次喝酒都要提起。

    章诗慧看着时间差不多,便下炕走到吴司令身边俯身跟他说:“老吴,时间差不多了,要不我们抓周啊?”

    吴司令先是一愣,而后大笑:“奶奶个孙子的,净跟你们扯犊子,差点把正事忘了。来来来看看我们家泰安能抓个啥。”,酒桌上的老哥几个也顿时来了兴趣纷纷放下酒杯。

    “司令的儿子我估计肯定得抓个枪,想都不用想。”“我看不一定,抓个印章也行,当个大官多好。”在一屋子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中,炕上已经铺上红毯子,毯子一头放上了印章、算盘、毛笔、小锤子。吴司令看着毯子一头的东西说道:“差点东西,差点东西啊。”,说罢便将一个精致的玩具小手枪放在了锤子旁边。章诗娴见状想要起身把玩具枪拿走,章诗慧轻轻的拍了拍姐姐,略微摇了摇头,章诗娴便赌气坐下不作声。

    烟嫂将小泰安轻轻地放在红毯子上,烟嫂是当初吴司令打仗时的情报专员严郑的老婆。严郑因为烟不离身又姓“严”,所以被人称为“烟虫”。小泰安趴在红毯子上,攥着小拳头向前方爬去,全屋子的人都很好奇小泰安到底能抓个啥。小泰安在一排物件前停了下来,似乎真的在思考自己到底该抓什么一样。

    这时屋里一声惊呼“诶呀!我的金镏子(金戒指)呢?”,说话的人便是烟嫂,坐在烟嫂旁边的老烟虫被吓了一跳:“败家娘们!咋呼(叫唤)啥啊?你要是耽误了小少爷抓周,老子饶不了你。”说罢便看了一眼小泰安,这时老烟虫才发现小泰安紧握的小拳头闪过一丝光亮,一下愣住了然后瞪大自己的小眼睛,又揉了揉,确定自己没看错后,脸上一阵惊喜。两步跨到吴司令身前跟司令说:“司令,少爷抓完了,少爷抓的是金,以后能发大财!”,吴司令一脸不解看向泰安,这时泰安翻开粉嫩的小手掌把玩着一枚做工有些粗糙的金戒指。

    吴司令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相反章诗娴看却是喜笑颜开:“哈哈哈,抓金好,富贵命!”

    老烟虫跟吴司令说道:“司令,我们两口子跟着你这么多年,承蒙照顾,我家婆娘这金镏子虽然打的不怎样但是有些分量,就送给小少爷了。”烟嫂刚要说话,可是话到嘴边就看到老烟虫转过头瞪了她一眼便收了回去。

    吴司令说道:“这怎么可以,慧儿快把安泰手里的金镏子给老烟虫。”

    老烟虫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司令我有一事相求!”

    “怎么了?咱们兄弟有话直说,别墨迹(别废话)!”

    “我能不能把我这一身本事教给小少爷,也算是让我这手艺没有旁落。”

    吴司令没有说话,章诗慧看了看自己丈夫说道:“严郑的本事我和老吴还有在坐的各位都是知道的,可是......老烟虫,和平年代这种本事再精,恐怕也无用武之地吧?”吴司令抬手示意了下章诗慧,继而又对老烟虫说:“老严啊,那时候的事是那时候了,有些本事就不该在这个时代,你就认了吧。慧儿快把戒指给拿过来。”老烟虫连忙拒绝,吴司令便收下了这枚戒指。小泰安的生日宴就这样有些不完美的结束了。

    时光荏苒,转眼泰安已过了三周岁生日,又是个冬天。

    今年似乎格外冷,脚踩在厚厚的雪上咯吱咯吱得响。屋子里,已经九个月身孕的章诗慧躺在燃烧着耀眼的红色火苗暖炉旁边的炕上,身畔姐姐已经削好了苹果正打算递到她的嘴边,诗慧眉头一紧,转过头对姐姐说,“泰安跟老吴出去半晌了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又到哪里疯去了。”

    姐姐笑声说“你家老吴你还不知道啊,得了个儿子恨不得天天拴在裤腰带上,宠起来时啊,眼里只有他这个宝贝儿子。不过他那头倔驴,泰安稍微不乖乖吃饭,他就得把眼睛瞪得像牛眼那么大,咯咯,你真是养了两个儿子一样啊。”

    诗慧接过姐姐的苹果,手浮在肚子上低眉轻道“希望这胎是个女儿,都说女儿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我还真是想要个小棉袄呢,女儿都乖巧,也好给泰安做个伴。”

    诗娴起身往炉子里添了些煤渣,坐下说道“不管儿子女儿,我看都好,倒是你的老吴啊有多少个儿子都不嫌多,光想着再带兵打仗时能带一个儿子连呢,不过,慧儿,姐姐是心疼你。本来身子骨就不好,现在又坚持要生个二胎,苦了你了。”

    “不好了不好了,吴司令领着泰安在外面喝酒跟人打起来了。”外面一阵骚乱,诗慧连忙起身跟姐姐说,“姐,你快出去看看怎么回事,老吴那脾气,生起气来九头驴也拉不回来,我怕他伤了人。”

    “慧儿,你别急,我这就过去,你待着不要动。”说着便起身,随来报人出去了。

    姐姐去了一刻钟的功夫,章诗慧听到外面院子里人说这雪下得欲发得大了,转念一想刚刚晾出去的泰安的衣服还在外面挂着,挣扎着起身去拿,刚掀开院帘,漫天的雪花便飞过来似地直扑面颊,诗慧还没立定突然被风吹了一个趔趄,“哎呀”刚进院的李嫂循声望去,见诗慧已倒身在地,“快来人啊,来人啊,不好了……”

    又是盛京医院,又是飘雪的冬天,吴建国和抱着泰安的姐姐章诗娴在走廊里看着进进出出的护士心急如焚,姐姐不停埋怨着:“都怪你,要是慧儿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饶不了你。”

    喝了酒的吴建国自知理亏也任由姐姐去呛,时钟在叫嚷声中滴答走着,将近过了两个半小时护士出来了“恭喜恭喜,是个千金,母女平安。”

    吴建国眼泪都出来了紧握着护士说“真的,太好了,太好了,慧儿没事就好,慧儿没事就好啊。”心里刚刚落定,急急忙忙跑出个小护士“不好了,产后大出血了。”

    姐姐心里刚刚落定,急急忙忙跑出个小护士“不好了,产后大出血了。”刚还在报喜的护士已经急忙的跑回急救室,吴建国楞了一下也冲进了急救室。

    几个小护士边拉边挡着吴建国,吴建国着急的眼里噙着泪,远远看着诗慧,雪白的床单已染上暗红,如绽放着一朵妖冶的花。“快通知血库备血袋,这里的已经不够了,快去。”医生说完,看看门口的吴建国,郑重地走到他面前:“吴司令,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还是请你在门外等候,这里交给我们。”说着就示意小护士们将神情恍惚的吴建国推出门外,转身关上了急救室的门。

    章诗娴见人出来了,忙上前问:“慧儿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吴建国呆呆地没有说话。 “你倒是说话!慧儿她怎么样了?” 她的手着急地抓住吴建国的衣服用力揪着,几乎地歇斯底里带着哭腔喊出来。然而并未得到任何答复,这份蚀骨的安静几乎抽净了她身体的全部力气,瘫软在地上,脸上尽是泪痕。

    也不知过了多久,护士们来来回回的跑着,一趟,又一趟。吴建国就像是静止在了走廊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急救室的门。一旁的章诗娴已经哭成个泪人。

    终于,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摘下还带着血迹的手套,拿下口罩:“我们尽力了,你去看看她吧。”说完摇摇头走了。几个小护士边走边回头看愣在那里一动没动的吴建国。心想刚刚还急着冲进去,现在反倒是愣在那不动了。

    吴建国像是反应过来了,冲进急救室,看着面无血色的诗慧,曾经鲜艳的嘴唇已经泛白,总是笑意盈盈的脸已失了光彩。见是吴建国,诗慧虚弱的弯了弯嘴角,吴建国抖着手握住章诗慧。

    “老吴,你别难过。不能和你白头到老了,你自己...自己照顾好自己。女儿的名字我起好了,叫柔嘉。对不起,这次起名又没跟你商量。这几十年,我没白过,能给你留下一儿一女,真是太好了。我走了,你们,好好活...”手臂落下时,诗慧嘴角还是挂着浅浅的笑。

    “慧儿……慧儿……”一直噙在吴建国眼里泪终于掉了下来,掉在那染满了血的床单上,连痕迹都消失了。站在门口的章诗娴还是没有承受住这打击,倒在了地上。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我们的故事没人看(xscyxz)

    《东北大院那些事》章节链接

    奉天城传说故事《东北大院那些事》第一章 泰安

    奉天城传说故事《东北大院那点事》第二章 老烟虫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