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触“墓”惊心(悬念故事)

发表于:2017-07-04 14:36:33   

    入夜,坐落在城郊的精神病院45号房间内,正躺在床上安睡的伊宁突然跳起,狂躁地挥舞着手臂冲管理员大喊:“给我电脑,我要去犀比古墓——”

    今年26岁的伊宁是半年前入院的,被诊断为恐怖性神经症。听到喊叫,管理员忙将一只长方形托盘摆上床。伊宁瞅瞅托盘,歪着头问:“阿姨,你只给我键盘,没有显示屏怎么玩啊?”

    “哦,我马上给你装显示屏。”管理员顺手又取来一只托盘。伊宁满意地笑了,手指在“键盘”上像模像样地敲打起来。可玩了一会儿,伊宁又没了兴致,呆呆地自言自语:“没劲。我好想找人陪我一起玩!”

    就在伊宁发闷的这天半夜,住在秀园小区A栋1306室的许毛毛碰上了一桩怪事:只听“吱”的一声轻响,早已关机的电脑居然自动开机了!

    不会是被黑客远程控制了吧?许毛毛纳闷不解,再次关机。孰料半分钟不到,黑屏又亮了,一行醒目的大字倏地跳出:“请插入‘犀比古墓’光盘。”

    犀比古墓?许毛毛扭头看向扔在桌上的一张光盘。下午时分,他收到了一份没有署名的快递。打开一看,里面只有这张连个标识都没有的裸盘。由于忙,他还没来得及查看。嘀咕着,许毛毛将光盘塞进了驱动器。可盯着屏幕看了不过三两分钟,许毛毛就猛地一颤,随即发出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啊——”

    三天后,精神病院的46号房住进了一位新病人:许毛毛。

    大夫说,因受到极度惊吓,许毛毛已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至于那晚他看到了什么,警方也没给出个确切说法。他的样子很吓人,目眦尽裂,脸孔扭曲,像是活见了鬼。警察细致地勘查了室内的每一个角落,没发现外人潜入的痕迹。他的笔记本电脑里,除插着一张很常见的探险游戏光盘外,各盘内非常干净,甚至连部恐怖片都没存。在医院治疗了两天,大夫建议将他转送精神病院。

    送许毛毛来的是他的好友赵天和童乐。办完手续,赵天一头雾水地看向童乐:“这事也太怪了吧?你说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了?”

    童乐四下望望,嘴角掠过一丝得意:“疯了还不好?”赵天一听,禁不住打了个寒战,盯着童乐:“不会是你害的许毛毛吧?”童乐连连摇头,“你闭嘴,我童乐是那种不仗义的人吗?再说,连警察都说当晚没人出入过许毛毛的房间,难道我会飞不成?”

    话音未落,45号房内便传来一阵清亮的笑声:“你不会飞,我才会飞呢。来呀,我飞给你看。”

    是伊宁!赵天尴尬地搓搓手,隔着窗子问:“伊宁,你还好吧?”

    废话!伊宁是个精神病人,哪里能听得懂问候?童乐暗想。事实也是如此,伊宁目光散乱,扬着双臂在房间里跳来跳去。跳得累了,突然瞄向门口,神情怪怪地说:“47号房快腾出来了。你俩谁先来?”

    惶惶地奔回秀园小区童乐的住处,赵天再三质问是不是他害了许毛毛。童乐被问得急了,冷冷地说道:“我再跟你说一遍,不是我!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我,你想怎样?别忘了,你也是参与者!”

    赵天顿觉不寒而栗:伤害许毛毛的,十有八九是童乐!童乐一向自私骄狂,20万美金三个人分,一人还拿不到7万;而两个人分,一人就是10万!不,如果童乐动了独吞的念头,那下一个倒霉的将会是我!

    “童乐,别把事情做绝!”扔下话,赵天摔门而去。身后,童乐跺脚大嚷:“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啊!”

    夜色已深,赵天越想越心慌。他,许毛毛和童乐是大学同学,两年前毕业后,都在秀园小区租了房,准备合伙开一家公司。但手头没钱,开公司的事一直是八字没一撇。如今,那笔20万的美金旁落的可能性已不大,难保童乐不会起歹心。念及此,赵天掏出手机想警告一下童乐:我赵天也不是吃素的!可尚未拨号,童乐倒打来了电话:“赵天,真是活见鬼了!我的电脑在不停地开机,我关一次它重启一次。”

    赵天嘲弄地说:“兴许是中了木马病毒吧?中毒还好办,如果中了邪那可就难办了。”

    “少跟我扯闲篇!又重启了,它让我插入光盘。”童乐大喊。短短三两分钟后,童乐又惊叫起来:“赵天,是一款游戏,不,是一座坟墓!我进去了……主角怎么是、是我?”

    “既然是游戏,你就遵守规则,好好玩吧。”赵天故意将“游戏”和“规则”两个词眼咬得格外清晰。但就在挂断的那一刻,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骤然撞进了他的耳鼓:“啊——”

    赵天咒骂着挂了机,暗暗思忖:童乐,你不是要骗我过去,对我下手吧?

    赵天坐到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敲下了一篇日志——

    如果有一天我像许毛毛一样疯了,害我的人只有童乐。这所有的一切,都缘于“恐怖客栈”策划的一次征集活动。“恐怖客栈”是一个专门刊载凶杀、自杀事件的境外网站,半年前推出了一项奖金高达20万美金的“无‘恐’不入真人秀”视频征集活动。活动要求参赛作品必须真实,点击率最高者将独揽大奖。童乐找到我和许毛毛,提出拍摄一段恐怖视频。童乐说,地点他已经选好了,就在鲜卑山中的一个山洞里。那个深不可测的山洞,据说是个“鬼洞”。早在明朝永乐年间,不肯归顺朝廷的数百鲜卑人被驱逐进洞,并封死了洞口。当地的山民纷纷传闻:那数百饿死的鲜卑人全变成了阴魂不散的厉鬼。对此荒诞之说,我当然不信,可这个充满诡异色彩的地点还是不错的。只是三个大男子进洞,根本拍不出恐怖氛围来。童乐得意地说:人选他也定好了,就是他的女友伊宁!

    伊宁是被童乐以游玩的名义骗去的。我和许毛毛事先入洞藏好,暗中偷拍。拍到最后,在山洞的一个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一副棺椁。在童乐的鼓动下,伊宁掀开了棺盖,当即被吓昏过去。借着火把,我发现棺材里躺着的竟是一具面容被毁、狰狞可怕的尸体!

    伊宁疯了,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被命名为《古洞探秘》的视频一经上传,点击率便一路飙升。再过半月,征集活动即将截稿,赢取大奖也已成定局。可为了私吞这笔奖金,害了女友的童乐又冲朋友下手了……

    写到这儿,赵天做了保存。不一会儿,“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了。

    夜半三更的,是谁敲门?赵天很快想到了童乐。看来,这小子要动真格的了!可蹑手蹑脚地凑近门板,赵天没看到人,只看到了一张光盘。令人吃惊的是,刚捡回光盘,驱动器便鬼使神差地自动弹出了托盘!

    将光盘放进光驱,显示屏上顿时跳出了一行字:“欢迎和我一起进入犀比古墓。”

    几秒钟后,屏幕上出现了一座拱形的高大古墓。赵天拉动鼠标点开墓门,进入了墓道。谁知刚一迈步,厚重的墓门便轰然合拢。光线暗淡的墓道里,隐约现出一个人影,那个虚拟的人影居然是自己!

    赵天皱着眉一路走了下去。走着走着,赵天发现画面越来越熟悉,所谓的“犀比古墓”就是他们拍摄恐怖视频的那个山洞!潮湿的洞壁,阴森的白骨,惊飞的乌鸦……每一个画面都做得那么逼真!他战战兢兢地不知拐了多少弯,一副棺身流畅圆润、棺头圆凸阔气的漆花棺椁突兀地拦住了去路。

    那天,挡在伊宁面前的便是这口棺椁。走到棺前,怔怔地注视了几秒钟,赵天弯下腰抠住了棺盖。几乎在猛力掀开的同时,赵天的瞳孔亦在无限放大,放大——

    他看清了,棺椁里躺着的,又是一个活生生的他!转瞬间,棺中的他忽地脸孔扭曲,痉挛撕裂,紧接着七窍血喷,黑色的尸虫潮水般从眼眶、嘴巴、心口纷涌而出,黑压压地扑向站在棺旁的另一个他……

    第二天,警察接到报警,说秀园小区名叫童乐和赵天的男子发疯了。警察快速赶去,并在赵天的电脑里看到了那篇日志。一周后,童乐住进了精神病院45号房,赵天住进了47号房。住在46号房的许毛毛瞅见他俩,一个劲地傻笑:“来啊,我们一起去犀比古墓——”

    而就在两人入住时,45号房的病人伊宁却出院了。一回到秀水小区A栋的住处,她就看到那个照顾她的管理员在拆解一只无线智能鼠标。

    “别拆啊萧姨,费了好大劲才做出来的,拆了多可惜!”伊宁冲上去抢。一不小心碰到了按钮,顿见一缕幽光射出窗外,光点落在了对面B栋楼的一扇窗子上。与此同时,就听那家的女人惊讶大叫:“老公,咱家的电脑怎么自己开了?”

    “做这种小玩意比你在光盘里隐藏远程执行代码、启动视频头还要简单。对了,把我们的‘三件套’作品传上‘恐怖客栈’吧。我相信点击率一定能超过《古洞探秘》。”被伊宁叫作萧姨的女人笑笑,又抬手指着书柜里的瓶瓶罐罐说:“倒是那些东西,你可要好好保管,千万别让外人接触——”

    是的,那是一堆只有鲜卑族后人才能提纯出来的花草汁液:乌羽玉浆,毒蝇伞汁,金森草汁……只需一嗅,便足以让人产生大量光怪陆离的幻视幻听。而涂抹在光盘上,经过物理加热、挥发后效果更理想。一旦钻入鼻孔刺激脑神经,所看到的一切比现实还要真实百倍……

    网友们还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