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 >>正文

美女你滚一个给我看看,帮了我你也没损失,你最好实话实说

发表于:2017-07-04 14:36:59   

    美女你滚一个给我看看,帮了我你也没损失,你最好实话实说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于网络,故事纯属虚构)

    “出去!”冰冷的两个字响起在两人之间,声音是低沉的男低音,华丽得仿佛撕裂的上等丝绸。

    都进来这么久了,才注意到屋子里有人,方池夏的脸蓦然抬了起来,看清了眼前那张脸时,呼吸一滞。

    这是一张英气逼人的脸,五官的每一笔一画,都精致到让人无可挑剔。

    他的脸部和鼻梁的线条是最好画家都勾勒不出的完美,目光流转间的勾魂神魄,像是要把人的魂魄都吸附了进去。

    他的眼眸很深邃,冰寒闪耀之中像是有着一抹光华在流转,气质华贵犹如夜之王者。

    他的唇形也很漂亮,花瓣似的薄,色泽潋滟,很少有人单单一个唇形就能完美到让人想入非非的地步。

    这是一个集上天宠爱与一身的男人,明明身上的气息淡漠斐然,但是却耀眼得让人不可逼视。

    方池夏盯着他那张脸看了又看,体内药性驱使,让她忽然产生了一股扑过去吻上他的冲动。

    然而,这样的热血刚产生,却被门外那只豺狼的一声吼给拉了回来,“方池夏,你给我出来!”

    “你们给我用力撞啊!”房间外,方荣的叫嚣还在继续,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

    方池夏脑中所有快要飘远的理智强制性地被收回,目光求助性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帮帮我!”她的眼神很无助,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像是小鹿斑比似的,清澈又无辜。

    她神色很紧张,方池夏是真的很怕自己下一秒被他给推出去。

    看方荣那副不依不挠的样子,如果她就这么出去,一定会玩完!

    她是真的快用上求的了,然而,面前的男人却是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松动一下,冷漠地再次回了她三个字,“滚出去!”

    他的口气,带着浓浓的嫌弃,那感觉神祗似的让人不可高攀,仿佛多和她说几句话,就会亵渎了他似的。

    方池夏没想到会遇上个这么薄情的,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不得。

    横竖都没个好的下场,她也没什么可畏惧他的,下巴一抬,她以和他同样高傲地姿态,反回了一句,“你先滚一个给我看看啊!”

    洛易北幽深的眸子危险的一眯,一股肃冷的杀气骇然升起。

    方池夏被他看得冷不防打了个寒颤,往后退了几步。

    手握着门把,很想冲出去,可是,顾忌到外面还在等待着她的方荣,又硬生生把冲动按压了住。

    门外,几个人都折腾了那么大半天仍旧半点反应都没有,方荣怒火中烧,想要自己上亲自撞门,手刚抬起,像是想到了点什么,冷不防飘出一句,“这里面住的是什么人?”

    一句话,提醒了都在外面撞了半天的几个服务员。

    几人的头蓦然抬起,瞥见房号“1573”几个字,傻了几秒,汗水开始“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洛,洛少……”其中一个服务员颤抖着跟他解释。

    “哪个洛少?”方荣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脸色骇然白了几分,“容熙国际?”

    容熙国际对于外界一直是一个传说般的存在,首席执行总裁目前是洛易北,主要业务是珠宝设计。

    早前还是由洛易北的父亲,人称洛二少的洛熙宸接手的时候,几乎已经将亚洲和欧洲的珠宝市场垄断。

    近几年由洛易北接手之后,容熙国际更是势如破竹般的发展,甚至拓展出了好几个别的方面领域的业务。

    容熙有两个传说,一个洛熙宸,还有一个,就是现任的首席掌舵者——洛易北!

    容熙让外界敬而生畏远远避之的原因,一是因为其雄厚的财力,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传说其在黑白不明的强大背景!

    在c市,洛家的人是横着走,竖着走没有人敢阻拦。

    提到洛家,也几乎是人人望而生畏,更别提招惹!

    吵闹了好一会儿的门外在那声“洛少”响起后就安静了下来,自此之后,再也没了半点声音。

    方池夏隔着门板听不清几人讨论洛易北的事,还有些纳闷几人怎么就没了声。

    不确定外面的人到底离开没,她还是不敢贸然出去。

    身体死死地抵着门,目光看向面前冷漠斐然的男人,她尝试着说服他,“你看,你也听到了,外面有人在找我!这个时候我如果出去了,一定会被吞得连骨头都不剩,你让我在里面呆一会儿你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她的口气很可怜,那双小鹿似的眼睛不安地闪烁着,脸蛋很红,像是在克制着什么,身上的肌肤也染上了一层诱人的粉色。

    方池夏体内的药性还在作祟,她撑不了多久,如果这个时候被他丢出去,她不敢想象等待自己的会是怎样的后果。

    方池夏边一脸恳求地看着他,目光边在房间的其他角落打转。

    瞥见不远之处的一方阳台,缓慢地挪着步子走了过去。

    横竖都没有退路,她想的是,如果眼前这个男人非要把她赶出去,那她就算是跳窗,也不会让让方荣得逞!

    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的脸色,方池夏边走,边再次尝试着劝说,“只需要让我呆到那群人离开就好,我保证不会打扰到你做任何事,你就当我不存在就好,可以吗?”

    她都说得这么婉转了,不提男人,就算是一般的女人遇上这种情况,大概也会心生怜悯了。

    然而,面前的男人从头到尾只是冷酷着一张脸,甚至连表情都没转换一下。

    薄唇一启,回答她的,仍旧是凉薄的两个字,“出去!”

    声音较之先前,似乎还多了丝起伏的沉怒。

    真没人性!

    方池夏最后的期望都被他那话破碎,心里暗骂了一句,目光转向了身侧的窗户。

    看来只剩这个方法了!

    楼下距离她所在楼层七八米处一个突出的阳台,七八米,大概两个楼层的高度,如果她幸运的话,应该不会受多大的伤。

    手紧紧握着护栏,方池夏挣扎了一下,重新振作起勇气。

    七八米不算很高,如果她落下去的时候能抓住阳台上的什么东西把自己的速度降低,或者坠地的时候增大支撑点,可以减轻受伤程度……

    洛易北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看着她翻出护栏,看着她一直不停地在吸气,甚至看着她的手松开护栏,沉寂四海的黑眸里,始终没有半点波澜。

    直至,方池夏的身体快要从护栏脱落的那一瞬间,脖子上有什么东西随着她的动作晃了一下,一道光芒随后折射而出——

    那是一道非常特殊的光芒,黑与白交织,仿若交替的黑夜和白昼,璀璨得赛过天边的星光!

    洛易北一怔,身体如同一只迅猛的猎豹似地冲向她,赶在她的身体坠落前,一把将她的手拉了住。

    方池夏整个人都悬挂在护栏外的,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做出这么个动作,头僵硬抬起,看着他的目光写满了诧异。

    洛易北站在护栏内,一只手拉着她的手,动作看起来并不吃力,脸上甚至都没什么表情。

    “名字!”目光盯着她的脖子处,他似乎并没有立即拉她上来的意思。

    方池夏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很简单的款式,链子是一条黑绳,吊坠则是一个指环。

    很漂亮的一个戒指,看起来似乎是男士的款式,两圈世间罕见的细小黑钻中间镶嵌着密密麻麻的一排白钻,纯净无杂质的质地,上好的切割工艺,一看就价值不菲。

    方池夏被他看得又是一怔,没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

    她的名字,和他救她有关系?

    “名字!”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洛易北拉着她的手松了松。

    “不要!”方池夏脸色骇然一变,两只手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慌乱拉紧了他的手,“你先拉我上去!”

    她刚选择跳下去是别无选择,现在好不容易他看似会帮她了,不攀紧他这棵大树的人是傻瓜。

    “我没多少耐心!”很显然,洛易北不接受和人讨价还价的余地,将她的一只手掰开,拽着她手腕的手再次松了松。

    方池夏吓得心一紧,一句话脱口而出,“池夏,方池夏,许一方城池,安你一世盛夏的方池夏!”

    洛易北慢慢咀嚼了一下她的名字,冷漠的脸部曲线,不自觉地柔化了些。

    方池夏……

    方池夏还吊在护栏外的,这样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等了半天没等到他把自己拉上去,手腕在他手中抽动了下,想要尝试着做困兽之斗,洛易北拽着她的手却倏然施力——

    方池夏的身体像是脱线的风筝似的腾空飞起,被他顺势往阳台内一拽,身体撞上他的怀抱,拥着他一起重重倒向了身后的地面。

    方池夏还没从刚的事中缓过神来,趴在他身上呼吸急促地喘着气。

    她本身体内的药性就还在,情绪一起伏,呼吸更急促了。

    热烫的气息,淡淡萦绕在洛易北的脖颈间,痒痒的,酥酥麻麻的,让本来没有半点反应的男人一股热血直往小腹处冲。

    她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还带了一丝清新的花漾气息,不知道是什么花,很淡很淡。

    不是任何人工香料的味道,倒更像是纯天然的……

    洛易北被她身上的气息撩拨,心像是被一只手轻轻地挠了下,忽然有点痒痒的。

    方池夏趴在他身上,不停地在喘气。

    她的呼吸很急促,药性作用下,喷洒出来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鸡尾酒香,是清冽的柑香酒的味道,体温热烫得有些灼热,身上的肌肤不满了一层粉色,如瓷雪肌,像是飘荡在水中的桃花花瓣似的醉人。

    洛易北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的反应,目光淡淡地从她脸上扫过,一眼看穿她的异常。

    “被下药了?”很低沉的嗓音,较之之前的冷漠,多了一份骨子里透出的慵懒。

    他说这话的口吻很淡,似乎还有点饶有兴味的样子,也没推她起来。

    “不关你的事!”贝齿紧咬着红唇,方池夏忍得脸蛋似充血似的红。

    “可是,你似乎很需要帮助!”洛易北眉梢一挑,淡淡地盯着她打量。

    方池夏的五官尤其的精致,下巴小巧,鼻尖挺翘,肤白胜雪,清纯又明媚。

    甚至都不需要任何修饰,一瞬间的惊艳冲击过来,让人过目不忘。

    这样的一张脸,是极美的,尤其是现在这样的时刻。

    药性作用下的她,双眼迷离,本是清纯的脸蛋比平时多了几分妩媚,娇艳欲滴得像是水中绽开的朵朵蔷薇似的。

    这个样子的她有多诱人,大概她自己都没注意到。

    洛易北喉咙一阵干涩,视线沿着她的脸庞缓缓下移,在她身上淡淡扫视了一眼,修长的手如弹奏乐章似的,忽然抚上了她的身。

    他的动作放得很缓慢,绝对是故意的。

    方池夏本来就忍得很辛苦,现在被他这么一碰,体内的躁动就像是快要冲破闸门的洪水似的,随时都可能挡不住。

    “不要碰我!”指尖狠狠掐了掐手心,努力地想要让自己保持理智,却发现此刻的她,连忽视他的存在都这么困难。

    偏偏,身下的男人似乎折腾她上了瘾,冰凉的手,甚至探入了她的衣服里轻轻地抚弄。

    洛易北是真对这个样子的她提起了兴趣,明明都忍得快控制不住了,竟然如此无动于衷。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第一次有女人在他面前,既没有想法设法主动引诱他,甚至还抵触他的碰触。

    “住手!”方池夏想要从他身上爬起,然而,才刚有动作,洛易北搂着她腰的手忽然一紧,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他的身形很高大,目测一米八七,八八的样子。

    方池夏一米六多,在女孩当中不算矮的,但是,和他一比,却显得那么娇小。

    被他压在身下的时候,身体被他完全笼罩,连点边边角角都没暴露在外,更别提反抗。

    “混蛋!拿开你的手!”抬起手,想要挣扎,然而,做出的动作,却是身体不受控制地向着他贴了过去。

    她的身上很热,大概是天性冷血的关系,他的身体很凉,两种截然不同的体温互相融合,方池夏的身体一碰上他的,像是引线被点燃,轰的一下,一发不可收拾。

    想要再靠近他一点,想要汲取更多……

    (因文章篇幅字数有限,内容未完结!点击下方“了解更多”,可阅读全部内容,有时需多点击几次才能跳转)

    网友们还在找